在动荡年代,设计师是如何活下来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10 14:30: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文章来源:AssBook设计食堂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删


在设计师心中,德国制造等同于一张品质保证书。


可说到德国制造,又不得不提起包豪斯。它始于一战结束,因为纳粹最终关闭,存在短短14年(1919-1933年),却影响了近百年的设计思潮。


这些离经叛道的设计师即便饱受质疑和压迫,终究改变了世界。



 动荡年代中,挣扎的建筑师 


一个词概括包豪斯的历史,就是挣扎。


包豪斯创始人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原是一位相貌堂堂的贵公子,因为亲历一战的残酷,他决定弃武从文。


格罗皮乌斯在一战时的制服照


对政府来说,假如能培养出大批设计师以及经济实用的设计,有助于战后的德国建筑。


1919年,36岁的格罗皮乌斯成为“国立包豪斯(The State Bauhaus)”第一任校长


作为综合性的设计学院,包豪斯设计课程包括新产品设计、平面设计、展览设计、舞台设计、家具设计、室内设计和建筑设计等, 甚至连话剧、音乐等专业都有。 


包豪斯云集了当时才华横溢的设计师和艺术家


好景不长,1925年魏玛新上台的右翼政党取消了包豪斯的经济支持;相反的,徳绍政府却愿意接纳这所前卫的学校,还给了一大笔钱用于建设。


1926年12月4日, 格罗皮乌斯精心设计的徳绍包豪斯建成。开学典礼那天,居然有1000多人参加。


建筑四四方方,结构和材料本身的质感都如实表现,打破了古典主义设计的传统,排除华而不实的装饰,这在当时相当前卫。


德绍包豪斯校舍


可万万没想到,格罗皮乌斯不久后突然辞职了:“长久以来,我90%的工作都在捍卫学校……如果还不走,无论作为一个建筑师还是一个人,都已经穷尽了。”


心力交瘁的格罗皮乌斯离开了包豪斯,继续从事建筑实践工作。


格罗皮乌斯等,卡尔斯鲁厄住宅项目,1929年


汉斯·迈耶成了第二任校长,让学校获得了第一笔营收,但他把包豪斯卷入与德绍政府相对的政治立场,让包豪斯面临了生存危机。1930年6月,汉斯·迈耶被迫辞去校长职务。


密斯被任命为包豪斯第三任校长。


在1929年,密斯设计了代表作国际博览会德国馆。虽然这栋建筑在当时没有引起太过关注,但到了现在人们还以不同方式来讨论它。


国际博览会德国馆


1932年9月30日,包豪斯被封,纳粹进入校园。密斯在柏林郊区租用了一处废弃的电话制造厂,改造成教学用房。


1933年8月10日,密斯向包豪斯全体学生散发了一份传单,宣布“校方在最后一次会议中做出了决定,解散包豪斯”。


包豪斯存在14年,却给现代建筑留下了“经典案例”;真正的设计实践在二战后的美国生根发芽,影响了世界建筑、艺术、产品设计。



 包豪斯未死,设计刚刚开始 


1937年格罗皮乌斯去了美国,成为哈佛设计研究生院的精神领袖,还和弟子创立了TAC建筑师事务所,参与的项目遍布全球。


格罗皮乌斯和TAC建筑师事务所的弟子们


同年,密斯也去了美国,在1938年担任美国芝加哥阿尔莫理工学院建筑系主任,设计了西格拉姆大厦、范斯沃斯住宅等项目,还以一句“Less is more”影响了后来的设计风格。


纽约西格拉姆大厦


两任包豪斯的校长,重新找到了机会,直至退休一直留在美国。


晚年的密斯坐在自己设计的椅子上


受包豪斯影响,德国设计开始追求简单、经典及实用性设计。


它们在当时都极有创造性,而且工艺上也达到高水准,即使几十年过去仍然不失光彩。


密斯的巴塞罗那椅

博朗(Braun)收音机 

保时捷911 



 低调但有料,建筑师的偏爱 


建筑师对德系品牌偏爱,既是对“现代建筑”的怀念,也是对“精湛工艺”的肯定。


在德国还有这样一个品牌:一度消失40多年,终于在1990年重回世界表坛。


它就是 A. Lange & Söhne(朗格)。


偏心构图的Lange 1 与Lange 1 Daymatic表盘设计草图 


因为对工艺的极致追求,朗格每年只产出几千枚代表最高品质的腕表。无论入门或顶级款全部搭载手工组装的独家机芯。


每一位制表师都要通经过5年的专业培训,历经如建筑系一般的严格考核。


Lange 1  正面


正面德文logo比较低调,但大日历显示很醒目,比一般日历大三倍,每个零点都能准时跳转日期,这是朗格的特色之处。其实它以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五分钟数字钟为灵感,将一个原本建筑上的细节浓缩在了表盘上。


Lange 1 的大日历


乍看干净的外表下,隐藏了丰富的内心。裸露的机芯美轮美奂,如同精致的艺术装置,所以藏家们甚至希望将表“反戴”,才不负这样的工艺和设计。


小小机芯,就藏有整个美学的宇宙。


Lange 1  背面


为了增加机芯的稳定性,当年朗格的创始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发明了四分之三夹板,今天这种夹板已经成为朗格机芯的特征之一,也是它区别于瑞士制造机芯的一大显著特征。另外,半裸露的效果也更有赏玩的趣味。


出人意料的是,外观高冷如朗格,机芯却是暖金色。夹板和桥板为一种特殊材质:德国银。德国银的成分包括铜、锌和镍,因为氧化会逐渐覆盖黄金锈色表面,避免进一步氧化,因而可以免除电镀工序。 然而这种“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在工艺上带给制表师巨大的挑战。


图片来源 A. Lange & Söhne


红宝石轴承、黄金套筒、蓝钢螺丝这些代表“贵族御用”工艺的古典元素延续到了当代腕表,既增强了艺术性,也很有德国味道的制表元素。


古典怀表机芯(左)  现代腕表机芯(右)


腕表机芯的组装非常复杂,比如精确缠绕发条盒的芝麻链就由超过600个独立零件组成。然而,每一块朗格表都要经过两次组装:组装—拆解—再组装,只有用“极致+精密”才能描述整个过程。


图片来源 A. Lange & Söhne


除了美观精致,朗格还有一段艰难的创业史。


朗格始于1845年,由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在小镇格拉苏蒂创立了朗格表厂,并通过一代代的努力将朗格带上德国制表的顶尖。


1945年二战即将结束,苏联飞机炸毁了朗格的工厂。第四代成员瓦尔特‧朗格作为一名制表师,曾竭力重建家族企业,但公司被强行充公,终结了他的愿望,他也流亡到了西德。70年代他常返回厄尔士山区,与家乡人联系,不忘初心。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半身像前的瓦尔特‧朗格


柏林墙推倒后,66岁的瓦尔特·朗格在1990年12月重新建立了品牌;1994年,朗格发布了重回世界表坛的4款手表;2015年,朗格新厂房落成,德国总理默克尔参加了剪彩仪式。


默克尔跟朗格制表师进行交流


设计、工艺和历史看,朗格都充满独特魅力。


在它重生后的二十多年里,没有代言人,好产品即是最好的代言。


设计师的一生是有限的,但那些经过时间打磨的设计,却可以穿越上百年,重新焕发生机。


历经斗争,涅磐重生,更显价值。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