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水齐风】山东无二于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传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20 06:37: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淄水齐风》是李淑阔老师

耗时4年,拍摄了6700多张照片

全景展示淄河风貌的珍贵资料

今天,我们继续走进《淄水齐风》

揭开淄河的又一层神秘面纱


 庙子到牛山


1926年日本人开始勘查城址。1964年以后,山东省文物管理处同北京大学考古专业联合对遗址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发掘。 齐城由大、小两城组成。大城为郭城,平面呈长方形,南北最长处4.5公里,东西最宽处近4公里,周长14公里余。东墙因临河修筑,多曲折。城墙用夹板夯筑,从东周至汉代经多次增筑和修补,基宽20~30米,最宽达43米。地面保存最高处达 5米以上。已探出城门 6座,东西面各1座,南北面各2座,门道宽一般10米左右。城内已探出 7条主干道路,大多与城门连接,路宽 6米以上,其中两条南北主干道路宽达20米。这些道路多十字交叉,把城内划分为若干街区。小城为宫城,在大城的西南方,东北部嵌入大城,南北长 2.5公里,东西宽 1.5公里,周长7公里余。城墙基宽20~30米,最宽处达60余米。有5座城门,东、西、北面各1座,南面2 座。东、北门通向大城。探出的 3条主干道路分别与南门、西门和北门连接,路宽 8~17米。城内有排水明渠。大城西部有一条南北干渠,南与小城东北角城壕相接,北部分为 2支,一支出北墙注入北护城河,一支向西北出西墙注入系水。东北部也有水渠分别注入北护城河和淄河。小城有曲尺形水渠,经宫殿区穿西城墙注入系水。



1929年,日本人岛崎役治拍摄的临淄城内超然耸立着的牌楼。


美丽的碑楼——节孝坊本身没有什么稀奇的意义,但是从柱子底部到柱子顶部的云上升天的龙的细致雕刻中蕴含着超越时代存在的古韵。


淄河西岸韶院村孔子闻韶处。


墙正中镶嵌着一方石碑,碑上隶书大字题曰“孔子闻韶处”。石碑左右,分嵌两方石刻,比碑略小。左边一块为“舞乐图”,上刻二人席地而坐,一人执管横吹;另一人居右,端坐正视,似乎全部心神沉入美妙的艺术境界中,当是孔子在欣赏音乐;下刻两个美女,长袖飘带,翩翩起舞。右边的一块为“韶乐及子在齐闻韶”简介。石刻文载:传说在中国远古虞舜时期,有一种叫做“韶”的乐舞,又称“箫韶”或“韶箫”。因韶乐有九章,故亦名“九韶”,是一种非常高雅的乐舞。到春秋时期,韶乐在齐国仍然盛行。所以,孔子当看到齐国化的《韶》乐时,便情不由衷地赞曰:“《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论语·述而》记载:“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


民国9年《临淄县志》载:清嘉庆时,于城东枣园村掘地得古碑,上书“孔子闻韶处”。后又于地中得石磬数枚,遂易村名为韶院。



位于临淄城区晏婴公园内的晏子筑台济民塑像。


晏婴,也称晏子。春秋时齐国夷维(山东高密)人,齐国大夫。他是春秋后期一位重要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公元前556年,其父晏弱死后,继任齐卿,历任灵公、庄公、景公三世。传说晏子五短身材,“长不满六尺”,貌不出众,但足智多谋,刚正不阿,以有政治远见和外交才能,作风朴素闻名诸侯。他爱国忧民,敢于直谏,在诸侯和百姓中享有极高的声誉,为齐国昌盛立下了汗马功劳。传世有《晏子春秋》一书,当是战国时人搜集有关他的言行编辑而成。《左传》载:晏子的住宅靠近街市,景公想给他换个地方,晏子却不肯换。他嘱咐说:我在世时居住在街市附近,死后难道就改变心意吗?于是他死后就葬在自己的故居,后人称为清节里。在临淄石刻馆内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孔子对晏婴的评价: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西墙排水道口遗址。


西墙排水道口东西长16.7米,宽约7~8米,高约 3米。有3层流水孔,每层5孔,各层孔互相错列。水孔一般高50厘米,宽40厘米左右。排水道口底铺石块,东西进出水道的两壁均用石块垒砌,水道曲折蜿蜒,结构极为复杂。向外可以排水,城外的敌人却不能从孔中钻入城内,充分体现了古临淄人的非凡智慧,具有宝贵的科学研究价值。


河流以某种方式流淌,将内陆和大海连接起来,在铁路和汽车问世之前,以水为路是商业和贸易发展的重要通道,人类贸易往来或者劫掠征战的主要通道是河流与海洋。春秋战国时期,也是运河工程的初创期。由于封建生产关系的兴起,各诸侯国势力日益强大,纷纷与周天子分庭抗礼。开凿人工运河,发展水上交通,成为大江大河下游各诸侯国兴图霸业的战略举措。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主持开凿今扬州至淮安的邗沟,连通了长江水系和淮河水系,这是世界上有文献记载的最早的人工运河。夫差同时还开凿了今江南运河中的无锡古运河段。公元前361年,魏国又在今开封附近开凿了鸿沟,把黄河与淮河支流颍水相连,从而使黄河、淮河、长江三大水系可以通航。齐国为了沟通都城临淄和中原水路联系,也开凿了连通淄水与济水的济淄运河。司马迁在《史记·河渠书》中精练地概括了这一时期运河工程开凿的盛况:“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西方则通渠汉水、云梦之野,东方则通沟江淮之间;于吴,则通渠三江、五湖;于齐,则通淄济之间。”济淄运河虽短,却解决了齐国的大问题,船只就可以由淄水,通过运河进入济水,驶入中原。


《禹贡》中这样记载古济水:“导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东出于陶邱北,又东至于菏,又东北会于汶,又北东入于海。”济水发源于河南省济源市王屋山上的太乙池。源水以地下河向东潜流七十余里,到济渎和龙潭地面涌出,形成珠(济渎)、龙(龙潭)两条河流向东,不出济源市境就交汇成一条河,叫水,至温县西北始名济水。后第二次潜流地下,穿越黄河而不浑,在荥阳再次神奇浮出地面,济水流经原阳时,南济三次伏行至山东定陶,与北济会合形成巨野泽,济水三隐三现,百折入海,神秘莫测。济水流经河南、山东两省入海。


在古代,济水地位非常煊赫。古人把有独立源头,并能入海的河流称为“渎”(du)。《尔雅》中提到的四渎:江、河、淮、济,就是古代四条独流入海的河流,“济”指的就是济水。古皇帝祭祀名山大川,即指五岳和四渎。唐代以大淮为东渎,大江为南渎,大河为西渎,大济为北渎。


5世纪末以后,菏泽以西的济水上段逐渐堙塞,济水仅余下段,唐代改称为清河。至北宋,又称北清河。大约在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黄河决溢合北清河入海,从历城东北又决出一股新道,北流入济阳县境,与漯水合入渤海。其流经地区大致与今之历城以下黄河所行地区相同,此后黄河多次经此道入海,河道逐渐宽广,而历城以下济水则源短流微,渐趋堙塞。齐刘豫时期(1130~1137年),大致循历城济水故道,挑挖疏浚,成为独流入海河流。为增加水源,在华山(今历城县华山)下筑下泺堰,使源于济南各泉的泺水,注入新开的河道——小清河。小清河在元、明、清以至民国时期,均有所疏浚,河道亦屡有变迁。1855年,黄河夺大清河入海,黄河河床高悬于平地之上,泺水等河不能入黄,泺水演变为小清河上源,泺水之名遂废。


那么战国时期的济淄运河到底在哪里呢。


在数字中国的网站上找到的地图中,明确的标出了济淄运河在清水泊以北羊口附近。


齐文化专家姜健介绍,在临淄城西北25里,有一条时水,与淄水相通,实际上是淄水的支流;时水之北就是济水,淄水与济水相距很近。为了发展与中原地区的水运交通,在淄、济之间开了一条运河,其运道由临淄附近开渠北上,借时水运道至博昌(今山东博兴东南),再引渠入济。淄水与济水沟通以后,齐国船只既可由淄入济,又可以直接通往中原各地。这是史念海先生考证绘制的济淄运河图。这倒是更加古齐国开放务实的特征。

按照这样的分析,系水就应该是人工开凿的济淄运河的东段了。



1975年沿系水走向重新开挖的运粮河。


历史给后人留下了许多谜团。依靠3500年的文字记载考证一条亿万年的河流是非常困难的。若是非要搞清楚,那就只能留给那些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了。



古系水附近的稷下学宫遗址。


稷下学宫是齐桓公所立齐国的高等学府,在齐国都城临淄的稷门,也称稷下之学,又称稷下学宫。齐威王和齐宣王时儒、法、道、阴阳等各家各派在此论学授徒,当时的著名学者有孟子、荀子、邹衍、慎到、接子、环渊、鲁仲连……据说,齐王对这些“不治而议论”的学者隆礼有加,曾授予76人以上大夫的官爵,各派弟子有数千人,最多时达数万。是战国中后期全中国最大的学术活动中心,对当世及以后的学术文化产生过巨大影响。他们疑虑太多,无法集中精力。他们最喜沉思,热衷于辩论,却不善于集中权力,果断地处理世事。


在教育的殿堂里授业解惑的是如此睿智的人物,只有那些十分完善和成熟的文明才有资格拥有。一般人认为,一个国家的富裕程度是与先祖留下来的财富成正比的。



1934年,法国人艾天理神父主持修建的临淄天主教堂。



2003年,临淄区基督教会在临淄区国家村北奠基建设新教堂,2005年献堂使用。主、副堂为二层建筑,部分为三层,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


耶稣受难节之夜,手中的蜡烛——象征着信仰之光,照亮了前进的道路。教堂那立在水中的巨大的十字架成为四季变换的忠实提醒物,已与自然的节奏一同化为永恒的象征。这座教堂仿佛有生命一般,表现出一种令人陶醉的真实。它源于自然,并强烈的传达着精神和情感的感悟。


欧洲人为人类贡献出了世界文明,亚洲人为人类贡献出了世界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世界三大神论宗教主宰了当今的人类社会,更为有趣的是,它们的诞生地都在亚洲大陆。


各自所信奉的神灵的起源地都是在亚洲大陆。当一个天主教传教士同一个孔门弟子辩论时,各自所坚持的也都是亚洲的思想观念。亚洲不仅是人类宗教信仰的渊源,而且还把基础性的文明框架奉献给了人类。当我们对西方的科技发明和社会进步大肆颂扬时,请别忘记,西方人过度夸张的进步只不过是延续了东方人早就开端了的进步。


信仰危机会导致极端地享乐,并将人类带入了一个全面多元而无中心的时代。社会和价值信念的丧失既是解放,同时也是困惑和绝望。


崖付大桥的东端,是皇城玫瑰谷的起点。



冰封的河面。


崖付大桥北1.7公里,于家村附近的淄河东岸。


1993年2月拍摄的淄河东岸,恰似一位最早正在哭泣的母亲。



1993年2月和2015年6月拍摄的于家宗祠。


于家宗祠“奶奶庙”里的始祖母画像。


山东无二于。基本意思是:在山东姓‘干勾’于的源于一个始祖。令人称奇的是别的姓氏祭祀的先祖都是男性,惟独于氏祭祀的是女性。


一个家族的凝聚力来源于一段传说,一段传说又揭开了明初那场史无前例的民族大迁徙。

传说明朝大将胡大海在未发迹以前是个叫化子,来到山东地段讨要,因为他年轻力壮,很少有人施舍于他。后来他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向朱元璋请求要雪耻之事,朱元璋答应他可以杀尽一箭之人,也就是把箭射出去,杀到箭落得地方。皇帝既让他报了仇,又可以少杀人。也许是天意,胡大海射中一只兔子未死,兔子带箭前面跑,官兵在后面杀戮。


其实在元末,山东已经是官兵和起义军的主战场。待明朝建立时,这里已经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又加上黄河和淮河的多次泛滥,至使房庐遭毁、百姓十亡八九、大量的农田荒废。
  

而当时的山西蒙古人统治的很久,战事相对较少,经济没有遭到破坏,外省人民大量逃难涌入至此,形成了地少人多的局面。明朝皇帝由此颁布迁徙令,山西洪洞县的歪脖子大槐树下成了移民的聚集的,移民们在这里登记造册、发放川资凭证。


在这千万的迁徙大军中,有一个寡妇,背上的包袱是她的全部家当。她用孱弱的双肩挑着一对儿女,用那裹过的双脚迈着艰难的步子。他们前无目标,后没有退路,只是一味的走下去,走下去……担子上的孩子问他:娘,咱们究竟到哪里去?寡妇既无望又无奈的说:哪里狸猫倒上树,哪里就是我们的家。


一路风餐露宿,历尽艰难,终于来到临淄地界。坐在前面的男孩有一天突然说:“娘,前面有一个狸猫倒着上树呢。”寡妇睁大双眼,果然就见一只狸猫正在倒着身子慢慢的往一颗松树上爬。她决定:就在这里定居下来。


她和泥坯割茅草盖了简陋的房子,依河开垦了荒草地,每日里早出晚归侍弄着庄稼,闲暇之余,养了鸡鸭,生活有了生气,家也慢慢的像个家了。孩子大了娶妻生子,随着生命的衍续,慢慢就形成了一个村落。再以后随着这样那样的原因,陆续有迁出村子的另立了村落。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母亲他们建了“奶奶庙”,每到祭祀的日子他们从各地聚集于此拜祭。

人为什么要迁移呢?为什么他们不远万里、不畏旅途艰辛,从山西老槐树下来到淄河岸边?为了无垠的土地,为了生存的良机,为了不再挨饿。于氏一脉的家族发展史,向人们展示了临淄女性自古以来坚韧不屈奋斗精神。一个姓氏、一个家族的繁衍生息,兴盛衰亡,无不记载着祖先们感人至深的创业历程,打上时代的烙印,折射出历史文化的光辉。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的根在何处?”这种生生不息的寻根意识,正可以增强民族的认同感、向心力、凝聚力。



2011年9月泄洪时冲倒的树木和挂在树上的垃圾。


河崖头村位于淄河西岸,是齐国故城的东北角。


治理过程中。

治理后的淄河。


在河崖头村以北1公里处,齐都镇污水处理厂排出的净化水流入淄河,形成了一片不小的水面,吸引了不少垂钓爱好者。


水丰草旺羊肥


沂水县69岁的韩老汉在褚家村东面的河滩里放着近200只羊,他住在河崖头村北1.7公里褚家庄的闺女家里,已经在这里放了4年羊了。


横跨淄河的高压线。


小铁佛村向北1.4公里的淄河西岸,就是许家圈村。



在徐家圈村东面和北面的淄河河道中,有一条人工修建的堤坝,这是堤坝的最南端。



徐家圈村这位74岁的徐大叔说:这是村里的胡传国修的,河道右侧是他的采沙场,左侧是流水的河道。

 


这里成了临淄的坝上草原,成了人们休闲的好去处。

 


朝霞映红玫瑰谷。



徐家圈是武状元徐华清的故乡,找了半天,只在村里的街道上看到了这条标语。



在齐国故城遗址博物馆里,保存着武状元徐华清用过的127斤重的大刀。

在人类的启蒙时期,等级观念就已经尽人皆知。 “超群绝伦、出人头地”的思想在人类的人性中是十分普遍的。中国的科举制度由此而诞生。科举制度自隋唐到清朝流行了1300年。至1904年最后一名状元出现,中国历史上一共有777名文、武状元。姓名和籍贯可以考证的有440名,期中山东有36人,淄河沿岸只有武状元徐华清一人。


徐华清(1787~1850),山东省临淄区徐家圈庄人。清朝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初六,徐家圈庄徐相臣,梦一白虎飞入夫人房中,夫人马氏产下一子。徐相臣惊异并以为是吉祥,给儿子起名华清,取字际唐。


徐华清少时,从师就读,颇颖敏,然志气英果,更喜骑射,徐相臣因从其志,使其习武。岳飞后人岳道长云游至此,见徐华清大神巧,收其为徒,课以文武。


嘉庆十二、十三年,徐华清乡试、会试连捷,殿试夺得武状元,补头等侍卫,期满授直隶督标右营游击,逾二年改甘州城守营参将。奉命往新疆塔尔巴哈台屯田。道光二年,徐华清随甘肃提督齐柏川用兵西宁平叛插账野番。道光二十三年,徐华清署固原提督,兼署西宁总兵,调青海平叛,转战于贡尔盖、乌兰水一带,连战连捷。最后,玛庆雪山一战,全歼叛军。九月,实授福建陆路提督。任内,在军中禁食鸦片,巡防斩杀汉奸,逮捕英夷奸商,与挚友林则徐修建炮台,抵御英国侵略者,使英夷不敢犯境。


徐华清任满入京陛见,行至浦城,于道光三十年十月二十六日因病而卒,终年六十三岁。朝廷赐谥“威恪”并给全葬,御制碑文,祭文遣官致祭,于咸丰元年九月二十四日葬于故里。

徐华清戍边三十八年,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奋斗终身,是伟大的民族英雄、杰出的清代爱国爱民军事将领。


许家圈村西北1公里是白兔丘村。



位于白兔丘村东南、淄河西岸的高傒墓。


高傒,号白兔,谥敬仲,世称高子,是姜太公的十一世孙。高傒受周天子命,为齐之监国上卿,地位显赫,德高望重。齐襄公之乱后,公子小白得立为国君。《史记.齐太公世家》载:“傒与国氏,实为内主”。当时齐都临淄高墓附近出土的高子戈 分21乡,桓公领11乡,高、国各领5乡。齐国有三军,桓公与高、国各领一军,且有发号施令之鼓。高傒历史之功,在于拥立小白为君,与管仲、鲍叔牙、宁戚、隰朋等人,辅佐桓公,成就齐国霸业。高傒去世后葬礼崇隆,驻卫士护墓。


韩国原总统卢泰愚和新加坡三德集团在高傒墓前后立碑。高傒墓东临淄河,西傍齐燕大道。原墓冢高大巍峨,气势峻伟,后人曾在墓顶建魁星楼,在墓西建关帝庙。日军侵华期间,在墓顶拆楼、扒庙、建据点。该墓屡遭破坏,现已大失原貌。1977年,高傒墓被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立碑以志。现在墓地前后有26尊精致的石碑,分别刻有高傒简介、高傒传、高傒功德录和新加坡,韩国、天津、甘肃、福建、浙江、广东、贵州、湖南、浙江、温州、蓬莱、新泰、平潭、深圳、厦门和敬仲的敬祖铭和归铭记。在此值班的老人说:这是全世界凑钱修的!


因高傒号白兔,故其墓就叫“白兔丘”,卫士带家属定居墓北,世代相沿,逐渐形成村落白兔丘。



九十年代修建的济寿路321省道淄河大桥。


这里也是我1993年2月行摄淄河的终点。当时这里有座漫水桥,白兔丘漫水桥位于白兔丘村东,跨淄河,1977年建成通车。桥长119米,宽6.5米,高4.1米,10孔,跨径10米。


未完待续……


作者介绍


李淑阔,1960年生,淄博七中高级教师,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1985年开始接触摄影,1992年开始参加摄影比赛,1995年开始发表摄影作品。2010年重新拿起相机拍摄,主要从事《火红的年代》和《淄水齐风》两大系列的摄影创作。


《淄水齐风》是李淑阔老师历时4年完成的鸿篇巨著。他用3年的时间,或徒步,或骑助力车,行摄淄河,拍摄了6700多张照片,从鲁中山区到鲁北平原,足迹踏遍淄河流域。他用1年的时间整理照片,撰写文字,四易其稿,最终完成了《淄水齐风》系列的摄影创作。4年的文化苦旅,他向我们全景式的展示了淄河两岸美丽的自然风光和丰厚的人文精神。


李淑阔老师授权小鲁哥发布!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