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士勇 || 革命和他的疯女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3 13:40: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革命和他的疯女人

 

文/毛士勇


       村里的建房队是村中劳力自发组织起来的,几乎人口多的村庄都有,选出一两个德高望重的或建房子的师级的能手来当领头的,农闲时节,那家拆旧房了盖新房了,一年四季都不闲着。

         革命就是建房队里的一员,革命十几岁就死了爹娘,从此就跟着建房队。走西家串东家,有时还要到十几里或几十里的外村去干,主家除了工钱还管吃,烧一锅小米汤,再熬一锅豆腐白菜,蒸一簸箩白馒头,有时还有肉,掏力流汗的人吃的多,很少有人亏出力人的,可以尽吃饱,一天还有一盒烟抽,是农村常吸的那种很便宜的“芒果”烟。

         革命是打灰工,打灰是需要力气的活,紧要时抡圆了臂膀干一阵,干一阵还可以小歇一会,抽支烟,喝口水,闲聊几句,干久了,革命就干出了技巧,就不觉得累了。

       革命的女人是个疯女人,三十好几的男人还娶不到媳妇,革命只能娶个疯女人,疯女人是怎样疯的,没人知道,是从三十多里外的村子过来的,疯的很历害,娘家拿她没办法,给了革命就等于找到了一个归宿。

         村里的夜寂静的能听到蛐蛐的鸣叫。革命就抽烟,欣赏自己的女人,多少年了终于有了自己的女人,女人疯是疯,蓬头垢面,发乱如麻,可还能看出脸庞的轮廓还是很清秀的,身材还是很丰腴的,革命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今晚革命有了很强烈的男人的欲望,疯女人却不配合他,疯女人好像不懂男人和女人的事,革命刚一碰她,她就又撕又咬,弄的革命好惨。怎么办。革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经过几翻较量。革命还是很聪明的,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若是不从就不给饭吃,或者弄好吃的哄着疯女人听话,吃“炸面泡”~豫北的一种油炸食品,或煎葱花油饼蘸酱,疯女人就吃的很香,疯女人没有男女的欲望有吃的欲望,这就好办了。革命就把她强摁到床上,在床上就像马戏团里的动物一样配合着革命表演,表演完了就能得到吃的赏赐,时间一长就形成条件反射,于是女人也不闹了就顺其自然任凭革命的摆布了。

          那时我刚辍学,也在村里的建房队里干活,就知道了革命的这些事。

        不久疯女人的肚子就鼓起来了,常常在大街上见到革命的疯女人,啃着很大的一个馒头,一边吃一边傻笑,穿一件浅蓝色的脏布衫,身体比怀孕前肥胖多了,蓝布衫有点小,只能强硬的系上一个钮扣,绷得紧紧的,更显得肚子又大又圆,十足的一个疯傻女人相。

         很长时间后,我很奇怪,怎么没有见到过革命的孩子。孩子。建房队里的同伙说:早让革命给卖了。卖了。我有点惊讶。她那样怎样带孩子,听说这是革命的主意,在建房队干一天才十几块钱,革命的一个娃儿就卖好几千嘞。

        也许革命从那时第一次感到了疯女人的真正用途。

         革命一发不可收拾,革命的生活有了劲头,革命觉得跟自己的女人干一次就像干一场打灰的活,或者犁一晌午的地,流一身汗很痛快。春种秋收,革命的女人如庄稼一样被革命收割,人贩子每年都往革命家跑,革命找到了一条生财有道的好办法好门路。好几千元从革命手里把孩子抱走,听说人贩子卖的还要贵。

         革命就要彻底改变贫困的窘况了

        听同伙说,革命过了年就要把自己家的破房子坼了建楼房。请我们都过去帮忙,除了工钱外,好酒好肉,尽吃尽喝。看来革命的生活真要芝麻开花节节高了。

         那年秋天,天气比往年阴冷的更早一些,秋风呼呼冻的人萧瑟发抖,我在建房队里听到一个噩耗,革命的疯女人死了,死于产床,好像是大出血连同孩子。那年的秋风扫下了树上的所有落叶。

         革命又成了一个鳏夫

         埋葬疯女人的时候,疯女人的娘送来一张张纸烧了,那是一张张写满字的信,是女人上高中时,恋人写给她的,字体端正清晰,和她写给恋人没来得及寄出去的,端庄秀丽的笔迹。娘在她坟前大哭。你的命咋这么薄呀。

        是疯女人的娘棒打了那对伉俪的鸳鸯,她让女儿非要嫁给一个并不相识的男人。

         女人就是这样疯的





作者简介

毛士勇《真名:毛世永》籍贯河南滑县人,75年生,1994年毕业于当地一所农校,自幼热爱文学,在校曾编辑校报,后务农6年耕读生活,期间写诗写散文,微小说,在市级报刊和广播电台播出发表,2000年到重庆工作无暇顾及写作,但心中一直放不下文学的梦想,2015年又拾笔,写诗歌等在微刊发表。现仍居住重庆,某公司聘任经理。


原创作品,文章由作者授权发布



《作家故事》作者团队,欢迎您加入!


投稿请看投稿须知


(排名不分先后)

胡正美(贵州)、郭香荣(河北)、刘清华(山东)、阿籽、宋新强(广东)、李登祥(贵州)、周建好(江西)、韩炜光(海南)、陈世成(湖北)、许可(四川)、叶细显(湖北)、胡正敏(贵州)、石春艳(辽宁)、陈彦朋(湖北)、苏光建(四川)、陈少书(湖北)、申志强(河南)、曾建新(广东)、秦立才(湖北)、邓高鹏(江西)、董秀岚内蒙古)、贾文(黑龙江)、陈则民(海南)、王学恒(江西)、初心、沈学印(黑龙江)、董保良(云南)、马金香、江雪、魏碧波(湖北)、李国七(马来西亚)、徐斌(安徽)、李雪松、秦利英(河南)、张喜学(甘肃)、殷显菊(青海)、徐竑(甘肃)、陈爱霞(甘肃)、刘迎利(陕西)、陈萍(河南)、伊焕章(黑龙江)、王秀(辽宁)、吴学友(河南)、田萍(陕西)、马永钦(河北)、陈世茂(湖北)、蔡来升(河北)、邱子文(黑龙江)、陈洁(陕西)、许久香(山东)、李淑慧(甘肃)、陈国华(河北)、付素花(河南)、王世辉(河南)、蔺长永(山东)、桑树华(河南)、米国珍(甘肃)、景秀秀(河南)赵金凤(青海)宋春玉(吉林)、刘丙菊(河北)、胡培红(山东)邵丹(河北)、伊秋绵(新疆)、魏方(河北)、张碧龙(四川)、韩丽娟(贵州)、浊木(河南)、宋锡全(山东)、关东月(吉林)宋繁勇(河北)、羊亚波(广西)、谢冰洁(河北)、影儿(河北)、杨成志(吉林)、陈志华(河北)、李俊宏(黑龙江)、张奎秀(山东)曹根勤(甘肃)、韩敬(四川)、刘平平(宁夏)贾国忠(河南)、卢小夫(湖南)吴奇峰(陕西)、冷文艳(黑龙江)、尚言诺(河北)素心百合(辽宁)、郐国虎(湖北)、李玉(河南)、毛士勇(重庆)李馥言(吉林)、王云(重庆)、蓉儿(四川)、程跃红(河北)韩凌云(贵州)、席富会(陕西)、谭霞(重庆)李钟晓(陕西)、浪花(黑龙江)、王莉(陕西)、王金良(河南)陈育新(河北)、贾凤鸣(河北)、邹明(广西)易江南(陕西)、李荣喜(湖南)、轻盈(广东)韩兴祖(江苏)、辛军政(陕西)、江枫(广东)、方正(江苏)何俊霖(湖南)武丽华(辽宁)、姜植荣(湖南)、龚清杨(浙江)……


发表文章后五天内:

    阅读量300以上+精选留言10条=稿费10元;

    阅读量600以上+精选留言20条=稿费20元;
    阅读量900以上+精选留言30条=稿费30元;

    阅读量1500以上+精选留言50条=稿费50元。


本平台自2018年2月14日起,增设“最高阅读奖”:在《作家故事》发表文章后五天内(超过五天的不再统计),阅读量破最高记录,精选留言达50条以上的,除发给稿费外,另奖励作者80元。目前统计阅读量最高的文章:《我的灵魂在农村歇息》,作者:刘平平,阅读量:2850(欲知最高记录情况,请留意最新讯息)。

请阅读量破记录的文章作者及时告知主编,以便核对,并请大家监督。

奖励记录

1、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作者:刘迎利,阅读量:1572;

2、宁愿一直被骗,不愿坦诚相见》,作者:陈萍,阅读量:1711;

3、《小丽》,作者:王世辉,阅读量:2085;

4、春草》,作者:刘丙菊,阅读量:2236;

5、《我的灵魂在农村歇息》,作者:刘平平,阅读量:2850。


主编柳西藏(宋新强),广东省江门市作家协会会员,有散文、小说、诗歌在《江门曰报》、《南方农村报》、《五邑晚报》、《五邑文学》、《江门文艺》、《江门作家》、《挚友》、《侨乡文学》等报刊上发表。作品多次获奖。著有长篇小说《百里呼啸》。

点击查看有关章节

第01章    第02章    第03章   第04章     

第05章    第06章    第07章   第08章     

第0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关注



投稿指南

来稿要求原创首发,作者个人简介、相片、微信号。

投稿邮箱:2330992881@qq.com


               《作家故事》微刊编辑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