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荐|红袍蝎子糖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10 14:09: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说到李碧华,你会想到什么?是《青蛇》还是《诱僧》?李碧华的故事似乎都有一种妖冶在其中。连写到美食都是蝎子糖这样略带诡异的小食,当然当初只因为《红袍蝎子糖》这个书名就把它拿下,还有她的一本诗集《只是蝴蝶不愿意》。好久未更新公号,昨日听曹老师提到了沈复,本想再重温他与陈芸丝丝情谊,打开电脑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近朝五晚十的忙碌人也混沌,是来一些轻松的内容比较好。


蝎子糖

李碧华

有朋友生日,送什么礼物较有趣?终于我送了一堆几款的“蝎子糖”。

那是英国Edible的制品。


他们生产大量虫类小食:——薄荷蚂蚁糖、周打炸蚕、BBQ虫、蟋蟀巧克力、杂虫罐头、大黄蜂蜜糖……


当然他们有正正经经的驯鹿肉碎,和浪漫冶艳的玫瑰花瓣糖,但所有产品中,还是蝎子糖声色艺全,音容宛在。


一款被巧克力裹着的蝎子,看不清全貌,但形态十分生动。另外两款,蝎子棒棒糖(透明。有Teguila和Vodka两种酒香。我较喜欢伏特加),蝎子拖肥糖(琥珀色半透明),都可清楚见到一只张牙舞爪的全蝎标本,被甜蜜浸浴包围。


这些蝎子经过挑选,体型健硕,分了头胸、前腹、后腹三个部分,黑褐色,琵琶状。一双如利剪的螯(钳),四对脚,尾部弯曲上翘,那如钩的毒针当然是主角的独门武器,传家之宝。在灯光下,它们栩栩如生,像随时会破糖而出,所以“观赏价值”较高。


我们买来也舍不得吃。

虽然中国人吃蝎子是很普遍的。


在北京王府井的小食摊子便摆卖各种奇怪的串烧:羊肉、羊腰子(肾)、羊鞭、黑色的臭豆腐、蝉、蟋蟀、蚕蛹、麻雀、蚕虫……少不了蝎子。

鲜活蝎子洗净后入油锅炸至焦香上桌,十分美味。西安还有著名的蝎子宴,是刘家厨师三兄弟与陕西洛阳一位养蝎为生的蝎子王,携手钻研“医食同源”的食谱,而“满汉全席”的一道“青州全蝎”又提供了灵感,故推出了二十余种以蝎为菜的佳肴,名噪一时。例如“珊瑚全蝎”、“龙戏钳蝎”、“钳蝎荷叶鸡”、“蝎茸鸭羹”、“箱内藏宝”等等。蝎子还可以浸酒。


去年北京“桂香春”食品公司,推出过“双蝎拜月”的莲蓉月饼应节(“月”是蛋黄)。有受礼者不知就里,切开后吓得脸色煞白,打电话向传媒投诉,见报后大收宣传之效。今年中秋节,不知是否延续此幽默?


蝎子的药用价值有数千年流传的经验,具有祛风,益气养血,美颜健体……对了,还可以解毒。


民间传说中最剧烈的“五毒”之一。毒可解毒?便是矛盾和吊诡之处。


你也许疑惑,一条小虫,毒性有多烈?——先搞清身世,蝎子不是“昆虫”,它是6科70属650种组成,节肢动物中一个古老群类。早在四亿五千万年前,世上便有蝎子了。

它是“动物”,与螕、螨等同属蜘蛛网,即蜘蛛的近亲。


蝎子紧钳猎物,翘起尾部,然后一记“倒踢”反刺的经典动作,乃注册商标。在印度“瑜珈”中,原来有“蝎子式”,瑜珈迷B曾示范给我看。他先面壁仗下,双手反V形按地,运用腰劲,并齐的双腿蹬起踩在墙上,这“倒竖葱”招式,在中国京剧演员基本功中,唤“墙鼎”。也有“爬鼎”,又为“蝎子爬”,顾名思义,双手作重心交替爬行时,双腿便客串蝎子上翘的尾了。


可想而知此曼妙的杀招,功架十足。尾部钩状毒针释出毒液,令被螫刺动物麻醉、痉挛、窒息。蝎子爱吃肉,它吃蚯蚓、蟋蟀、蝗虫、蜈蚣、毛虫……还吃亲戚蜘蛛,还吃同类。雌蝎子交配后(甚至交配中),便“咔嚓咔嚓”的把新郎毒死吃掉。雄蝎子明知情欲的结果是送命,仍为交配而追逐。蝎子妈妈让卵孵化后,小蝎子爬到它背上,背着行走,一次可背三十只。若不是它的骨肉,其他小蝎子在跟前路过,它也会抓住毒杀,大饱口福。


所以栖息隐蔽处,昼伏夜出的蝎子,一直与“毒辣”、“不择手段”、“残酷”、“神秘”、“死亡”等形容词挂钩。


你们知道吗?近日在印度街头,有路边摊,蝎贩子提供“上电”服务,不是嗑丸、吸毒,而是放出铝罐中一只活生生的蝎子,在你手心螫一下(飞快,不能久),疼痛感便被凌空漂浮的high的快感取代。他们不愿招待陌生顾客,除非是熟客介绍。蝎子毒液中有令人兴奋的复合物,浅尝辄止。若中毒,六小时后丧生,堪称“超级杀手”。

冒险小说中写到热带探险家,每天早上起床穿靴子前,会有把它们倒一倒的习惯,只怕里头“暗藏杀机”,死了也不明所以。


蝎子那么毒,它解毒的方法便是“以毒攻毒”:针对湿热火毒、疮瘫、瘰疬、肿瘤、麻风、血栓、心脏病等。如果中蛇毒,据说可用蝎子毒解之。

——所以这块蝎子糖,说不定是“看门药”,以备不时之需。


它经典姿态的定格,愈看愈可爱。首先,我们“隔了一层”,有距离美。而且,再毒的蝎子,再冷血无情的动物,浸淫在糖液之中,跑不了,也不愿逃出生天,它的毒,便变得温柔含蓄和过期了。正如任何一个恶女,就怕被甜言蜜语折磨,失去本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