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特辑】我身边的共产党员:老赵的铁汉柔情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6:35: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共产党员是什么样的人?每个人都可以去回答,因为8700多万中国共产党员,就在我们身边,是同事、朋友、家人,是茫茫人海中熟悉又陌生的一张张面孔。


然而,走近基层党员中那些优秀分子,总让人有一种别样的触动和感悟……有时他们被称为“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但更多时候他们也被凡人琐事包围,也有寻常的喜怒哀乐。


本文的主人公叫赵吉坤,是湖南高速警察常德支队的一名老党员。今天,我们来听听他的故事。


(一)


写在最前头的话:余华在《活着》的序言中写道“就是这篇《活着》,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写作的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并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情所活着。”

(二)


“中枪,只是工作中留下的一个伤疤”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赵吉坤,生活的枪林弹雨将他打得千疮百孔,几次与死神的擦肩,同命运的搏斗,让他如草芥般坚强地活着。


第一次见老赵,人很好,特意从5楼办公室下来接我。办公室收拾得很干净,桌上整齐地堆了一些文件。



工作中的老赵


就在那个不冷也不热的下午,老赵坐在办公室里,向我讲述了他自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故事应该是这样开头的:


“我从1993年参加工作,96年在搞专项整治的时候中过枪 ,所有的磨难都是从那时候开始。”


1996年,老赵在张家界桑植县公安局做一线民警,在一次行动过程中发生了枪支走火的事故,子弹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老赵的手上,导致右手手背第三节骨头被打掉。


当他伸出手时,手背上还有一条不是很明显的疤痕,但可以看见,右手原本四个骨关节已经只剩下了三个。


中枪这件事,老赵只是轻描淡写地和我聊起,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对于他来说,这不过是自己工作中留下的一个伤疤而已,于往后的经历相比,算不了什么。


(三)


“一针一针地缝,像用刑一样,到现在还是忘不了”


生活是由一件件意外串联,由一个个意外决定以后。在意外面前,我们要么选择束手就擒,要么就选择挣扎反抗。


老赵的生活就是由一连串的意外组成,充满了戏剧性。


就在中枪后的一年,也就是1997年,又是一次出勤执行任务。老赵和一位法院民警一同在湘西出差,二人开着车走在盘山路上,突然在车前出现了几个巨大的坑,老赵急忙踩了刹车。


由于当时出警的吉普车是机械刹车,极容易出现单边的情况。当车子往上那边撞上去时,老赵便往回打。


等回过神时,二人已经掉下了30多米高的山崖下面。老赵回忆当时的情境时说,那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脑袋里一片空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刚才还在山上跑,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山下?”


所幸的是,汽车并没有打滚翻下山崖,而是直直地四轮着地。恢复一点意识后,老赵闻到了口中的一股儿血腥味,才记起在刚才坠地的时候,嘴巴狠狠地砸向了方向盘,嘴里一篇血肉模糊。


“我以为是自己的舌头掉了下来”,含着自己的“舌头”,想到自己以后可能就是哑巴再也不能讲话。


就在这一瞬间,老赵感到了绝望这个词的全部含义。实际上并不是舌头断了,而是整个嘴唇翻了出来。


同行的人整个都被撞到了方向盘底下,昏迷不醒。老赵用力推搡着他,喉咙里模模糊糊地喊着他的名字,但都没有任何反应。老赵以为他死了,死活不肯接受这个现实。过了几分钟后,同行的人终于醒了过来,自己爬了出来。


两人急忙离开警车,在路上拦了一辆车请求把他们送到当地卫生所。在镇卫生所里,医生看了看老赵的口腔,里面所有牙齿上半部都折断,下部分牙根留在了里面,混着血水。整个受伤部分位于“生命三角区”,如果要缝合伤口的话不能打麻醉。


“只能一针一针地缝,像用刑一样,到现在还是忘不了。”


人们常说痛苦的时候“咬咬牙就过去了”,但现在老赵却没了牙齿让他咬。当地一名战友赶了过来,一直握着老赵的手,老赵一针一针数着,总共缝了20多针。进行简单的缝合之后,老赵被人送去了当地县医院。


医生看后,只说了一句话:“这个要不得,要拆线重新缝上,牙齿也要全部拔光。”


这就相当于在伤口上撒了一次盐后,刚愈合伤疤,又重新揭开伤疤,再撒一次盐。这中间所承受的,只有老赵才知道。


当医生拿出刀剪伸进老赵的口腔时,老赵几乎晕厥了过去。


老赵的表哥是县医院有名的外科医生,他熟悉手术的整个过程:必须用刀划开牙龈和肉,把他们用刀撕开,再把断在肉里的牙齿取出来。


最痛苦的是,还要用钻子将牙床上的肉一遍遍地磨平。所有的手术过程都要在不打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一向看惯了生与死的表哥这一次也下不了狠心,不敢看着老赵做这个手术,就只能将他交给科室的其他医生。


他指着自己的牙齿说,现在嘴里的都是假牙,嘴唇上也都留下了缝针拆线的痕迹。


只有真正经历过这些事情时,只有等到慢慢沉淀下来,把当初称为“绝望”的情绪在口中变成“只是过去”的时候,那一段往事才能真正算划上了一个句号。


(四)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安娜·卡列尼娜》


生活总是这样,在看你倒在泥潭中时,还不忘给你再来一场大暴雨。


2000年,老赵的女儿烨子降临,这给老赵添加了几分的希望与安心。


老赵当时在单位上是110巡警大队负责人,经常需要24小时在岗随时待命,只能一心扑在工作上。女儿交给在市区单位工作的妻子照顾,自己也只能二十多天回家一次,每次待上一天就要匆忙赶回队里上班。


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老赵以为此后就可以过上忙碌充实却又平静幸福的生活。


想到这里,老赵总觉得以前没有好好陪女儿,亏欠太多。


谁也没想到,女儿在半岁时突然发高烧,送进医院后仍不退烧,抽筋不止,经过医院的多次治疗,烨子的情况日益恶化,被医生诊断为癫痫并且有碍生长发育。


“你当时知道女儿发高烧吗?当时回去了吗?”


“女儿发高烧的时候我知道,但是当时工作太忙,我责任心也重,从不会因为私事去耽误公事,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这成了老赵一辈子的痛。


老赵的妻子或许因为忍受不了他对于工作的热情,把烨子丢在家里留给她一人照顾;或许是因为两人两地分居,很多事情还没坐下来好好地商量解释,最后和老赵离了婚。


烨子因为半岁时留下的癫痫后遗症,那时几乎每天都会发作,老赵离婚后便开始一个人照顾女儿。


有好友看见老赵又当爹当妈,还不如把烨子送掉,既减轻了负担,也不会让孩子受罪。对于这种好意,老赵并没有接受,他要照顾好自己的女儿。


由于特殊的上班需求,老赵开始请了一名保姆在自己上班的时候照顾好烨子。


每天下班,老赵会按照医生的嘱咐把药物按剂量仔细分好,才能安心地把烨子交给保姆。


直到有一天,老赵看见保姆一边看电视一边在喂烨子吃药,烨子当时就吐了出来。癫痫对于药物的依赖程度十分高,只要是药量没达到或是不按时吃,就会加速发病的频率。


老赵狠下心辞退了保姆,把烨子送到远在桑植县老家交由母亲照顾,后来因为老家拆迁才搬到了县城里面。父亲常年在外面做生意,老赵和母亲分好工,母亲负责白天照顾。


下班后,由赵吉坤负责为女儿烨子做饭、喂饭、洗衣,照顾生活起居。为了不让女儿的病情反复,女儿的每顿药物,他都必须亲自计量、计时,以免因吃药不规律造成病情反复,久而久之,这已成为他生活中的重要习惯。


那个时候,为了照顾到烨子,同时为了照顾到工作,老赵坚持每天6点钟起床,把女儿的早餐、药物和衣物准备妥当后才去上班,如果晚上不用值班,他就每天带着女儿散步、陪她玩耍。


生活和工作的重担并没有压倒老赵,相反他在工作上越来越好,经常立功受赏。同时知道他得情况后,有时又都帮忙应衬。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原本身体就不好的母亲照顾烨子几个月后,也累倒下了,长住在医院里卧床不起。老赵便和已成家的兄弟姐妹商量,母亲就大家轮流照顾。


为了不让自己的私事影响到工作,老赵只能在上班前将她反锁在家,把所有门窗都关死,喂完烨子吃药后,就尽量让她睡到中午十二点。自己再中午赶回去做饭、喂饭、喂药。下午上班之前,就把烨子托付给别人稍微照看。


而就在2000年年底腊月二十八,当所有人都沉浸在过年欢乐的氛围中时,老赵却突然倒下了。那天晚上老赵还在值晚班,大半夜的时候准备起来上厕所,一头栽了下去。幸好被值班的同事看见才被送去了医院。可病情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在昏倒的前几天,老赵就因为过度劳累出现了“感冒”症状,一直都吃不下饭,就只能去医院吊葡萄糖水和补钾。谁也不承想,如此年轻的老赵在那时就被检测出糖尿病。过度地输进葡萄糖水导致原本就高得血糖突然飙升。


过度昏迷已经导致肾等多个内脏衰竭,医生通知家属“要准备后事”。可老赵姐姐始终不信弟弟年纪轻轻就会离开,便留下照顾。在之后的二十多天之内,姐姐照顾起老赵的生活起居,吃饭、穿衣、擦洗无微不至,而老赵完全没意识,在医院一趟就是二十多天。等病情稍微好转时,便出了院。


经历过枪伤、车祸、生死的老赵在此之后都愈感生命的顽强与可贵,觉得自己在生死线上挣扎过好几次,连死神都带不走他,命硬。


(五)


女儿烨子慢慢学会了叫爸爸,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老赵再一次地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当中,上一次的绝望还是在出车祸,以为自己再也不能说话。


这一次是2002年的某一天,这两年来,老赵又当爹又当妈的照顾烨子,甚至都挤不出一点儿时间去修理自己的头发,最后头发长到看不下去的时候,老赵只好带着女儿去理发店,让女儿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烨子一刻也坐不住,在理发店里这里走走那里摸摸,老赵就请店里的服务员带着烨子去门口玩一会儿,转一转。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服务员一个人走了进来,老赵问服务员烨子人在哪里,服务员指着外面说在看别人打牌。


老赵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烨子不会乖乖待在一个地方看别人打牌,便和服务员一同走了出去准备把烨子找回来。


刚走出门,就看见烨子一个人跑向大街,刚好一辆拖拉机开过,直接把烨子撞倒在地,一侧的车轮直直地从烨子左腿上碾压过去,老赵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呆了,缓了好一会儿才跑到女儿身边,抱着女儿的腿才发现就像抱着一团棉花一样,软塌塌的。


老赵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绝望,烨子就是他的希望,未来很可能被这一场车祸压得粉碎。


清醒过来后,看着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女儿,老赵硬着头皮,告诫自己要坚强起来,为了女儿,自己必须更好的活着。


于是,他第一次向单位请了假,担负起了照顾女儿的责任。


住院期间,他几乎24小时无法正常休息,连续十多天用手抱着女儿绑着夹板的腿,避免因孩子乱动而导致碎骨移位造成二次伤害。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老赵的悉心照料下,女儿本已粉碎的腿骨较好的实现重生,恢复了正常行走,并没有留下当初想象中的残疾后遗症。


经历了女儿的不幸,老赵这才发现自己孑然一身是没有办法做到照顾女儿的重担的。烨子太需要人来照顾了。几年来,他拒绝了身边众多的爱慕者,老赵很明确,一定要找一个能接受并且愿意真心实意照顾烨子的人。


这是他唯一的条件,但是,对于他这样特殊的家庭,一般人都非常乐意接受他的个人,却无法接受这样苦难的家庭。老赵说他也能理解着这种正常情绪,他心里暗暗发誓:就算终身不娶,也不会让孩子受到任何委屈。


后来的三四年在老赵的照顾下,女儿烨子慢慢学会了叫“爸爸”,学会用“水、饭”等简单的单词交流,学会了喜怒哀乐的情感表达,这使赵吉坤心底多了一丝慰藉,也从与女儿的简单交流中看到了希望,感受到了别人无法体会的快乐。


(六)


对于普通家庭而言,孩子到了五岁以后便进入了“放养式”阶段。然后赵吉坤却不一样,由于女儿的病情特殊,吃饭、穿衣、洗漱等生活方面都不能自理,不光起床、穿衣需要照顾,连日常吃饭、喝水、上厕所都是问题。


2005年底,母亲给老赵介绍了他现在的妻子,她愿意接受老赵的条件,也愿意照顾女儿烨子。


二人之间很少有交流,就像在上演一部无声的话剧,一个为了烨子,一个为了生活有依有靠,一段从一开始就不是因为爱情而走在一起的婚姻就开始了。老赵说,就凭她愿意照顾烨子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哪怕他并不喜欢她。


老赵坦言,十年前面对着妻子“这堵冰冷的墙”矛盾过、痛苦过。谁不想拥有一段完美而正常的婚姻?


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相亲时遇到的一位女老师小慧,两人都对彼此充满了好感。在得知烨子的情况后,小慧一口回绝了和老赵交往的念头,但后来又忍不住地和老赵联系。两人在一起的几个月让老赵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他笑笑,“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生活得很幸福”,但电脑中一直保存着一封写给小慧的“情书”,深情款款又隐隐作痛。


时间有时候是一副良药,可以把过去痛苦的事情抹得再也勾不起任何的波澜,也可以把两个不爱的人变成彼此相爱的人。十年一晃,老赵很感谢这十年来妻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照顾烨子,照顾整个家。两人也从开始的一言不发到现在有共同的话题与爱好。


15年如一日,老赵不厌其烦的做着同样的事情,照顾女儿起床、穿衣、吃饭、上厕所……这些只有在电视里出现的镜头,在他身上却每天都在上演。


在朋友眼里,他是个典型的急性子,可在女儿面前,他却表现出了常人所不具备的耐心。每当同事和朋友说起这些,都不由得伸起大拇指,而这些对于老赵来说,是再也稀疏平常不过的事了。


为了克服孩子的自闭,他只要有休息时间,都全部花在女儿身上,与女儿连猜带蒙的交流,带孩子出门散步,玩耍,推不掉的朋友同事聚会,老赵也会带上烨子一起去。为了孩子开朗起来,他经常像孩子一样,为女儿舞蹈、唱歌,让孩子开心。


只要女儿高兴,他都会像孩子般的笑得合不拢嘴。无论在家里还是出门在外,女儿总是和父亲形影不离,她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每当见到爸爸的那一刻和父亲身边的那种高兴劲,便足以让众人感动万分。


生活的重担不仅没有压垮老赵,反而让他更加坚定要给烨子快乐和幸福。


多年来,为了治好女儿的病,老赵辗转带着孩子前往长沙湘雅医院和北京、上海等地大医院治疗,先后花费高达20多万元,凡是能够治疗女儿疾病的医院,他都跑遍了;凡是能够治疗女儿疾病的方子,他都试遍了;不光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还欠下十多万元的巨额债务。


目前,女儿每天仍然需要长期服药,服用抗癫痫和补脑药物,每个月花费上千元,这些都没有难到他。在他心里,每天粗茶淡饭,自我满足是克服困难的上等良药。


(七)



老赵与女儿烨子


在他们后头,我听见烨子说了一句话:“不放……不松手……”


在见到烨子之前,我一直在想象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在去老赵家的路上,老赵一直在和我说,烨子长得很漂亮。虽然她的认知基本停留在童年阶段,也很难理解外界,但她心里知道爸爸对她好,她也一直都很粘着老赵。


每天就一直在等着老赵下班带她外出散步散心,如果有事不能带她出去时,烨子会变得孩子狂躁、多动。由于女儿大脑先天性亢奋的原因,每天至少在凌晨一点后才能进入睡眠,有的时候甚至通宵无法正常睡眠。


为了避免孩子到处跑动发生危险,往往要等孩子进入睡眠后老赵才能正常入睡,经常通宵达旦无法休息,这导致他长期睡眠不足,身体处于极度亚健康状态。


对此老赵毫无怨言,烨子在他心里就是他的一切,他有责任看着烨子开心健康地长大。


老赵一打开门时,烨子就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回来。一看到爸爸,烨子冲了上来使劲搂着老赵的脖子,嘴里喊着“爸……爸爸……爸”。随后转身拿了一双拖鞋放在老赵脚下,站在一旁手捏着手看着爸爸。


到这时我才看到了烨子,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白白净净,穿着一件亮黄色的针织衫,剪着起齐耳的头发,刘海乖巧地盖在额头上。她朝我瞄了一眼,又将眼睛转向别处。老赵对烨子说:“烨子,我带了以为姐姐来看你,快叫姐姐。”


烨子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双手环着圈抱着我,叫“姐姐……姐……”,又轻轻地在我左脸和右脸上各亲了一下,就拉着老赵的手走近客厅。


老赵回过头来想我解释:“这是她喜欢人欢迎人的方式。”


老赵的妻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腆着一个大肚子,看着烨子笑了笑。要孩子的事情是这两年的事,老赵说现在还年轻有时间和经历,“等到我和妻子老了的时候,就没人能陪伴烨子了”。


烨子走进房间,拿出了一副扑克牌。


她没有任何的规则,拉着老赵坐在她旁边,洗好牌后指说“打……”,洗牌、抓牌、打牌毫无概念。“一对4”,老赵说,烨子随手丢出了一张K,我丢出了一张7,这就是烨子的规则。


打牌时的烨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一会儿摸摸老赵的头,一会儿抓抓自己的脚。老赵说这么多年来,烨子给他带来了很多的安慰,也非常地粘他。每天下班她总是会在门口等他,然后拉着老赵出门玩一玩,有时是在楼下的小区里,有时候会开车带她去公园玩。


“烨子,爸爸带你出去玩。”


烨子一听这话,蹭地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在客厅里总来走去,快乐得不知所以然,脸上也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老赵去到房间给烨子找袜子,烨子跟了进去,随即又跑了出来。“她这是害怕,以为到了房间就会要她去睡觉。”


老赵蹲在门口为烨子穿鞋,烨子立刻弯下腰来搂着他的脖子,一个劲儿地亲着老赵的后脑勺,手中仍然紧握着那幅扑克牌。


来到他们常去的丁玲公园后,老赵一如既往地选择了烨子最喜欢的小火车和碰碰车,“每次来这边都要玩这两个项目才会回去,有时候会带着她绕着湖边走一圈,她就很开心了”。


在玩碰碰车时,老赵一只手始终横在烨子的前面,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时不时地看看烨子的表情。


那天来公园游玩的人很多,在路灯的照应下,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烨子不说话,但脸上写满了开心。望着他们的背影,烨子始终保持着一种姿势:一手紧紧抓住父亲的手臂,一手搭在他的肩头。


(八)


我很惊讶我能将老赵的故事完整地回忆起来,在没有任何材料的情况下。


老赵说他到现在为止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是这些让他成长起来,成为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人。“我觉得我特别能抗,特别能承压。”曾经有同事压力很大受不了,说承受不住,老赵就说“你和我比比看”。


在现在的同事眼中,老赵是个特别讲工作原则的人,从地方公安局选调到高支队工作后,为了克服照顾家庭与工作的矛盾,他干脆变卖了老家的房子,举家搬迁到单位驻地常德居住。他是个特别讲工作原则的人,从不将生活中的情绪带到工作上。对自己要求极高,每天是第一个到办公室办公,从未迟到早退或因私请假;但凡单位有重要工作,都少不了他的参与;作为单位中层骨干,要求同志们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要求同志们不做,他自己首先不做。在他的努力下,他负责的信息宣传工作连续多年取得先进地位;他积极建议献策,多项特色工作得到领导的重视并付诸实现,组织策划的重大活动得到了社会各届的好评。由于表现出色,他先后被评为全市优秀人民警察、人民满意政法干警,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数十次获得上级表彰和嘉奖,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


老赵就是这么一个人,身上有着共产党员铁和血的意志,他用一生许下了对生活的承诺,在逆境中与命运抗争着。


编者注:本文原载于大湘社区(略有改动) 原标题:【长沙微光第四期】在枪林弹雨中活着——一位民警爸爸和他15岁癫痫女儿的故事 作者:但少闲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