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意外闯入他的生活,从此沉迷宠溺不可自拔.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10 16:40: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


入夜。


邮轮上举行的舞会还在继续,衣香鬓影间是起伏的莺声燕语,调笑呢喃。


穿着一身绯红抹胸长裙的顾非衣,双手环胸瑟缩站在东舱门口。


心中的愤怒和焦灼,让她白皙的小脸泛红,呼吸不畅。


一个小时前,顾依涵轻蔑的话语似乎还响在耳前——


“我说是你推了战夫人下海,就只能是你推的。”


“顾非衣,看看这些,都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妈和男人鬼混的照片,只要我交出去,她就没活路了。”


“是我设计你妈的又怎么样?”


“哼,我劝你还是乖乖去陪曹老板一晚,拍套床上艳照给我,不然,你就做好没妈的准备吧!”


如果在这之前有人跟她说,顾依涵是个口蜜腹剑的贱女人,她肯定觉得好笑。


她的依涵姐姐明明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


可到现在,她只想撕烂顾依涵的脸,再狠狠扇自己几巴掌,叫你犯蠢!


现在,顾依涵用妈妈威胁她去和渣老男人上床,拍那种照片。


而她还得笑着说,我可以。


深深吸了口气,顾非衣环紧了自己双臂,朝着顾依涵指定的舱房方向走去。


只是还没到达舱房,就被焦急等在过道的人截住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就十分挑剔的上下打量她,低声嘀咕,“怎么是个女的?”


“什么?”非衣没听清,那人却来了句“来不及了先试试”,直接拽着她就跑。


顾非衣被他拽跑的踉踉跄跄,心中酸涩连着愤怒,想到妈妈,却只能忍辱吞声。


几分钟后,那人在一个舱房前停了下来,开门把她推了进去。


她被推的一个踉跄,同一瞬间,有只滚烫的手蓦地捏上了她的手腕,将她拽进了舱房。


“砰……”门跟着被关上了。


男人在黑暗中冷冷嗤了声,在她发出叫声之前,将她粗鲁的按在了墙上,捏着她手腕的手牵引着,将她的手掌按在他胯间。


那里滚烫的热意让她羞恼的双颊绯红,恨不得扑过去咬断这个老男人的喉咙。


可男女力量的悬殊让她挣不开,只能急促叫了声,“你先放开我,我会伺候你!”


她还记得,她得和他拍那种照片才算完事。


只要他放开自己,她就有办法拍到照片,之后全身而退。


她怎么会蠢得听顾依涵的,还要真的将自己的清白赔上?


谁知这话才落,人就被狠狠按在墙上,她痛的叫了声。


同时,壁上的开关被人摁下,整个舱房骤然光亮。


顾非衣猛地抬头,双眼在看到眼前的人后,急速的缩了下。


眼前的人戴着遮了上半张脸的面具,显然是参加了今夜化装舞会的客人。


他的双眼幽深而又灼亮,里面幽藏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此刻他正抬手盯着自己的手掌,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


虽然这个男人看着尊贵神秘,但绝对不是顾依涵为自己准备的那个肥肠大肚的老男人。


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来错舱房了!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她飞快的说了句,转身就要去开舱门。


身侧横来一只手臂按在舱门上,将她堵在舱门和健硕的胸膛之间,男人的另一只手试探的抚上她的脸,眼中闪过惊异——


居然没有恶心的感觉。


“你!”


顾非衣有些无措紧张,呆了下,那人的手指突然轻轻碰了下她的嘴唇。


—2—


顾非衣这才回过神来,伸手狠狠推了男人一把。


快速拉开舱门,趁着守在门外的人不备,疯了似的跑了出去。


“太子爷!”舱门外的人瞬间分成两队,一半去追人,一半匆忙进了舱房。


舱房内亮着灯,安静的过分的空间内,男人急促的喘息声显得尤为清晰。


“爷,您?”秦琛仔细看了一会,确定他只是药性没解,没受其他的伤才松了口气,“我让人立刻再送个男医生过来!”


“不用,回我们自己的邮轮。”男人说着,忽然停了下,“找到她。”


秦琛一愣,忽然狂喜,“是!”


他恭敬送人离开,回头就立刻吩咐下去,“你们三个去查下谁那么大胆,敢对太子爷下药,剩下的人跟我一起找那个女人!”


……


“呼……”


“呼哧……”


顾非衣跑在邮轮内,疯狂的向着顾依涵指定的舱房跑。


原来那个舱房在二楼,而她被人中途截住,稀里糊涂带往了六楼。


这几个楼布局都一致,她居然都没发现问题。


不知道那个老男人还在不在,不知道顾依涵有没有等不及,将那些能把妈妈毁掉的照片发出去。


她心中不断祈求着快一点,快一点,可到达指定地点时,还是晚了半个小时。


“砰!”她狠狠推开舱门。


“你迟到了。”顾依涵还穿着舞会时的礼服,应该是从舞会中匆匆赶来的。


她脸色十分难看,“你把我好不容易搭上线的曹老板得罪了,就得付出代价。”


她冷笑着,抬了抬手。


房间里立刻蹿出几个赤裸着上身的魁梧男人来。


“照片我是一定要拿到的,没有曹老板,还有其他人!”


顾非衣没想到她会这么狠,她僵硬地站在原地,脸色煞白,“我妈妈的照片呢?”


“给爸爸了呀。”顾依涵冲她娇俏的眨眨眼,“真以为我会信守承诺啊,哦,你妈妈她好像跳楼了呢,现在躺在医院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贱人!”


顾非衣恨不得冲过去杀了她,可她身边那几个男人时刻提醒着,她不能以卵击石。


她咬咬牙,转身就跑。


如果被抓住拍下那种照片……


不能,绝不能!


她不能就这样被毁掉,她还要回去看妈妈。


身后是不断追逐着靠近的敌人,顾非衣冲到后舱夹板上,便无处可逃了。


她被他们逼到栏杆旁,双手死死抓着栏杆。


盯着两个不断靠近的男人,她眼里却映着顾依涵的身影,像是要把这个人死死印在灵魂深处。


“顾依涵,今天我要是死不了,将来,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世上!”


说完,没有一丝丝犹豫,她以最快的速度翻过栏杆,扑通一声跳进海里。


“她跳海了!”两个男人吓了一跳,只看到一个小小身影翻进了水里,再也看不见。


“还不快追!”顾依涵急得跺脚。


……


身体坠落深海,海水压迫着身体,低温和水压让人呼吸困难,快要窒息。


顾非衣看向不远处另一座邮轮,快速地游去。


冰冷的海水中,突然有只手臂横了过来,将她拦腰一抱。


顾非衣惊呼中,脑袋狠狠撞向男人身体,嘴唇堪堪磕在男人大腿。


她惊恐的四肢乱挥,在漆黑的海水里,猛地一口咬了上去。


男人闷哼一声,松开了手。


“咕噜噜”的水声中,海水倒灌入口,她呼吸更加困难,身体开始发软,止不住的向下坠去……


—3—


“哗啦”声中,泡在海水中消磨药性的战九枭破水而出。


等在一旁的秦琛立刻捧着大毛巾上前。


走近才看到他家太子爷手里,居然还揽着个人。


战九枭看到他过来就松开了手,任昏迷过去的人靠着他的大腿,软软倒在了甲板上。


那人黑长的头发湿漉漉的贴了满脸,有的还婉转的贴在男人赤裸的小腿上,因为寒冷和痛苦紧紧缩成一团,看着十分娇小。


是个女人。


秦琛眼中闪过狂喜。


难道这就是那个,能让太子爷触碰而不会厌恶的女人?


“太子爷,这是?”


“自己撞上来的小东西。”战九枭深邃蕴黑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甲板上的女孩,勾唇,还是两次。


……


装修豪华的邮轮顶层。


战九枭靠坐在沙发上,他穿着松垮的浴袍,修长的腿斜斜安放着。


房间两旁站了五六个清一色着装的保镖,一个个硬着头皮,如临大敌。


唯有秦琛惊叹。


他瞪着战九枭大腿根上那个牙印,不由自主斜眼看向还晕在地板上的女人,这也太厉害了,这才是真勇士!居然连太子爷都敢咬!


“这女孩,应该是被人追杀,无奈之下跳海自杀的。”


“之前还有两个男人一直守在上头,大概是因为知道那是太子爷的地方,没敢过来搜查。”


被人追杀……


战九枭深邃的眼眸微闭,他仰头靠在沙发上,想到她阴错阳差来错房间,想到她在海中撞上自己……


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人追杀?


倒是个有趣又神秘的女孩。


虽然秦琛心中极想八卦,但太子爷的身体最重要。


“太子爷,邮轮上暂时没有男医生,让女医生过来试试可以吗?”


秦琛试探着说道,“也许,您的……‘症状’已经有了起色。”


战九枭清楚他的用意,正好他也想知道,他是真有起色,还是唯独对这个女人免疫?


医生很快便被带了进来。


她似乎很激动,来之前还打扮过,身上喷了好闻的香水,拎着药箱进来时,连走路都走的妖妖娆娆,十分好看。


只是,女医生才靠近,战九枭的脸色就难看起来。


他难以忍受的皱起眉,两片薄薄的嘴唇抿了抿,吐出叫医生花容失色的一个字,“滚!”


“不,太子爷,让我为您……啊……”


“啪!”


玻璃杯一下子摔在她脚边,玻璃碎渣飞溅。


顾非衣就是在一团混乱中惊醒。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在海中被人抓住的那一幕。


现在的她十分害怕人,尤其是三五个一起聚集在一起的男人。


她连想都不想就朝着人最少的地方跑去。


很不巧,一头撞进战九枭怀里。


第三次了。


战九枭眼睑下垂,盯着怀里那团浓的似墨的黑发。


刷刷几声,有些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在转眼之间,直直抵在顾非衣的脑门边。


……枪?


刚醒过来的顾非衣,差点被吓得再一次昏过去。


枪!


她长这么大,头一回亲眼看到这东西,尤其,还是齐刷刷抵在她的太阳穴上。


“别杀我!”她吓得抱着脑袋,一个劲往战九枭怀里钻去。


而战九枭——


他不动声色扣住了怀中女孩纤细的腰身。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