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物 | 丁日昌:开启近代化建设阀门的巨擘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5:03: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融汇世界的客家  展示客家的世界  

我们致力于客家文化传承和产业发展

讲述客家故事,带您领略绚丽客家风情


本文源自曾国藩读书会,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他一生倡言改革,勇于实践,主持创设了近代中国第一个大型兵工厂——江南制造总局;他第一次上奏清廷开办银行,融资开源;他首倡并规划建立中国新式海军;他还是近代中国经营和建设台湾的先驱。一位英国海军将领在1877年访问台湾后发出感言:关于开辟此岛的天然财富,并以西方科学的器械发展它的资源这个开明政策,丁巡抚是创始人。这个政策使他有资格受到外国人的尊敬。他是一个有意志和才能的中国官吏,是在偏见与反对面前做出了所可能成就的事业的典范。


这位被敌人所敬重的丁巡抚,正是出生于广东梅州丰顺县汤坑镇的丁日昌晚清著名洋务活动家丁日昌。丁日昌非军事将领,被敌人敬重,必有其超越同辈的才能和远见,那么他“在偏见与反对面前”做出了怎样的事业?产生了哪些影响?

创办近代第一家军工企业

光绪元年(1875年),丁日昌向清政府上书《海防条议》,系统地提出建立新式海军的战略构想。大理寺少卿王家璧上奏皇上、皇太后,抨击丁日昌是“丁鬼奴”,对大力兴建海军嗤之以鼻。自此,“丁鬼奴”之名从京城传开。

丁日昌是晚清高官中的另类,20岁中秀才后花了10年光阴考举人,屡考屡败,最终蔑视科举制度。他在诗中写道:“果是成仙应慧骨,谁云入网尽通才?”他的入仕之径很特别:他给州官出谋划策,成功解除农民起义军对潮州城的围困,由此受赏赐而为官。更意外的是,这个“文凭”不高的丰顺人在穷困潦倒之际去江西投奔曾国藩,居然获赏识而成幕僚,并与同为曾国藩幕僚的李鸿章结识,成为知己。接着丁日昌又与亲历西方、洞悉洋务的黄胜、容闳、王韬等结识,因而他比科举入仕的洋务派官员更深刻、更放达、更注重实际,不仅“每看时局疑前史,偶得奇闻信异书”,还开始用西方科技制造枪炮。在给李鸿章的书信中,他阐述了他所看到的“中西差别”,表达变革的决心: 

天下事穷则变,变则通。中国士夫沉浸章句小楷之积习,以致所用非所言,所言非所用,无事则嗤外国利器为奇技淫巧,以为不必学;有事则惊外国利器为变怪神奇,以为不能学。不知洋人举国视利器为身心性命之学者已千数百年,一旦豁然贯通,参阴阳而配造化,实有指挥如意、从心所欲之快。今幸而流入中国,足资滥觞,苟能由浅而深、由粗而细,安见西人独能以坚船利炮称雄海外也哉!

1863年,李鸿章向清廷上奏,要求把“学识深醇,留心西人秘巧”的丁日昌从曾国藩那里“挖走”,调往上海,专管“学习洋人制造各项火器之法”。次年,主持上海“洋炮局”的丁日昌起草《论火器制造书》,提出“师夷长技”不能限于仿造洋枪洋炮,而要建立中国自己的近代工业企业,“中国欲自强,则无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师其法而不必用其人”。此书得到同治皇帝的赞许,李鸿章和丁日昌开始筹划建立机器制造局。

不久,丁日昌又向李鸿章呈递一份秘禀《请开船厂书》,提出中国要谋求自强,还应当建立轮船制造业,先请洋匠教授,渐渐转向中国人自己制造轮船,自己驾驶轮船,甚至为军事行动服务。这份秘禀由李鸿章转交总理衙门后,认为非常有远见,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1865年夏,丁日昌看中美国商人在上海虹桥开办的旗记机器铁厂,设备完善,规模较大,不仅可以制造枪炮,还可以扩建制造轮船。但是美商要价很高,尚无充足经费收购。恰在此时,上海海关一位官员因为索贿事发,被逮捕入狱,丁日昌借机迫使他捐款赎罪,该官员和另外两位受贿官员共捐出白银4万两,遂买下了这家美资企业。不久,曾国藩又把从美国购回的100多台机器添了进去,成立“江南制造总局”,由丁日昌总办所有业务,中国近代第一家军工企业由此诞生。江南制造总局不断扩大,从制造枪炮到车床、起重机、轮船,业务逐渐扩大,成为国内最大的军工厂。1868年8月,中国自行制造的第一艘蒸汽机军舰“恬吉号”下水,载重600吨,392匹马力,长185尺,宽27.2尺,配炮9门,中国乃至西方都为之震惊。这是一项划时代的成就,不仅标志着中国开始自造军舰,而且对于直接带动一大批近代工业企业的兴起,起到了发韧的作用。

近代航运业的开路先锋

在创设江南制造总局的同时,丁日昌积极倡导建立中国的新式航运业。两次鸦片战争结束后,西方国家取得中国沿海各通商口岸及长江各口岸的通商贸易权,凭借雄厚的资本、先进的轮船和关税特权,垄断了航运业。

丁日昌对中国传统的航运业所遭受的灭顶之灾看得很清楚,他建议中国船商放弃传统帆船,首次提出了“准中国富绅收买轮船夹板②,以裕财源而资调遣”。这一主张经过3年酝酿,变成了中国近代航运业得以起步的第一个官方文件——《华商买用洋商火轮夹板等项船只章程》,于1867年10月颁布,允许华商购买新式船只,准许拥有新式船只的船主从事国内各口岸及涉外航运贸易,华商和洋商在关税上一致。丁日昌还进京向慈禧太后面陈华商购置轮船的种种好处,提出要让参加乡试的未来精英们从小懂得轮船的效用。在他离任江苏巡抚后的1872年,中国第一家官督商办的新式航运企业——上海轮船招商局建立了。创办这家新式航运企业的李鸿章说,建立轮船招商局是丁日昌任内“久创斯议”,乃“踵前议而行之”。当代历史学家认为,丁日昌在建立近代航运业上具有创榛辟莽的开路之功。

促成第一批留学生留洋

丁日昌在江南制造总局中设立翻译馆,聘请英国人傅兰雅、美国人金楷理翻译西方科技著作,并请来徐寿、华蘅芳等中国科学家协助,先后翻译出化学、物理、测绘学、医学、法律等方面的西方书籍。他要把不扣不折的西学引入中国。更显远见的是,当好友容闳提出派遣留学生直接到国外学习时,他立刻成了留学计划的第一位也是最热烈的支持者。1868年容闳在苏州拜会丁日昌时提出有关构想,丁日昌大为赞赏,让他拟就详细报告。丁日昌还借进京觐见之际向朝中大臣推荐,创造机会让容闳以“翻译”身份接近曾国藩、李鸿章等名臣,最终说服曾、李联名上奏清廷,留学计划得到批准。

1872到1874年,中国派出四批共120名学生赴美留学,开了近代中国出国留学教育的先河。后来在美国哈特福德的中国留学生事务所里,长期悬挂着丁日昌、曾国藩、李鸿章的肖像,铭记他们在留学教育上所做的贡献。

与洋人斗智斗勇的硬汉

丁日昌在洋务上作风强硬,雷厉风行,保守官员私下里都骂他是“丁鬼奴”。但这个“丁鬼奴”非但不是洋鬼子的奴仆,恰好相反,他最擅长对付洋鬼子,表现出杰出的外交才干。

1864年初任上海道台时,江苏巡抚李鸿章要他遣裁戈登率领的英国“常胜军”。这支军队是清政府为镇压太平军而专门向英国聘请而来的,有3000多人。但战事结束后,这支英军把持着上海各城门及上海县学宫、城隍庙、丝茶公所等“名胜要害之地”,让中国官民觉得耻辱,更令人气愤的是,中国方面还要给英法军队高额津贴,这笔津贴,甚至成为上海财政的“第一漏卮”。

丁日昌通过外交途径数次与英国交涉,致使英国同意调戈登回国,并要“常胜军”限期撤回英国。丁日昌拿到英国裁遣军队的文件副本后,英国驻上海的领事巴夏礼却拒绝和他见面。丁日昌派清兵封锁了英国领事馆,不准任何人进出,说:“英领事密件失窃,这里实施戒严,禁止通行。”巴夏礼听到禀报大怒,欲出使馆寻找李鸿章,被把守的清兵挡住,说“奉丁大人令,密件没有找回以前,任何人不准出入。”巴夏礼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几日后,领事馆存留的一些食物已全部吃光。巴夏礼再也支撑不住,走到门口,可怜巴巴地对清兵说:“我已找回裁遣‘常胜军’的文件,请丁大人相见。”丁日昌来到领事馆,等他在文件正副本上均签了字,才命令清兵撤离。英法军队就这样按期裁遣,为上海清除一大祸患。

丁日昌治理上海期间,从俄、英商人手中收回吴淞口炮台地基。他禁止外国小轮船进入中国内河,并在租界取缔赌场,皆以中外签订的法律条约为武器。在英商私自架设电报线后,丁日昌秘差乡民将200多根电线杆全部拔掉。英国领事馆发来赔偿要求时,丁日昌严词回绝:“中外交涉事件,凡载在条约者均可通行;其条约所不载之事,即属所不准之事”。

丁日昌谈及与洋人打交道的经历时感叹道,“每与彼族交涉,见其无礼挟制,辄有及尔偕亡之愤。”后来有人这样评价丁日昌的外交风范:日昌遇事引约力争,不为屈……他人所愕眙不敢前者,日昌独以理折、以气伏,卒如其志以行。至今言上海道外交强项者,独以日昌为首屈。

首倡并实施海洋御敌战略

1870年丁日昌的母亲黄氏病逝,次年他离开江苏巡抚任,扶母亲灵柩回乡守孝,举家迁往邻近丰顺的揭阳县城居住。四年的乡居生活中,他把自己的藏书楼“持静斋”(又名“百兰山馆”)经营成当时海内四大私人藏书楼之一。其间,他对洋务运动如何向更深更广阔的领域拓展,进行了全面思考。

1874年发生日军侵犯台湾事件后,没有任何官职在身的丁日昌通过老友李鸿章,向朝廷上奏了一篇长达一万多字的《海防条议》,详细阐述自己对洋务拓展和实施海洋御敌战略的看法和建议。他大声疾呼,“及今而能变,则尚有可通之日;及今而不变,则再无可变之时”。他指出要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的精神来对待改革事业,图谋中国自强:精卫填海,未必一时而海即成田;愚公移山,未必半锄而山即改道。惟有不计其效之迟速,但求其效之有无,日积月累,成效必有可睹。

《海防条议》提出建立新式海军的具体战略规划。丁日昌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在历次军事行动中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新式海军,因此要建立以铁甲舰为主力的舰队。同年清廷发布上谕,批准组建全国统一指挥的第一支新式海军——北洋海军,丁日昌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

《海防条议》还提出大兴民办企业,以发展国民经济,筹集海防资金。其中包括建立农机工业和纺织工业;设陆路电报,以“通军情”、“减驿费”;设立“公司银行”,以开财源;开发台湾岛,“以收自然之利”。丁日昌是向清廷提出建立“公司银行”的第一人:设公司银行,凡官民公司皆得入股,以通天下之有无,以报随时之贴息。将来开矿一局,亦即从此公司生根。银行一设,则银纸可以通用,如古者钞票之类。开源之端,孰大于是?

1875年10月,丁日昌就任福州船政大臣,总办国内最大的造船厂福州船政局。他在任的7个月时间内,实现了从制造木质船向铁胁轮船的技术改造,将中国制造的第一艘铁胁军舰“威远”号送下水。他还实现了向英法两国派遣船政人才留学进修的大计,并聘请外籍教师来船政学堂任教。

经营建设台湾的先驱

1876年12月30日,丁日昌以福建巡抚的身份接手台湾事务。他早就认识到台湾在中国海防上的重要性,曾提出在台湾屯田开矿,设厂办公司,将来“利窦日开,生聚自可日盛,数十年后竟可另设一省于此”。到达台湾后,他足迹踏遍台岛南北,调查和规划台湾政治、经济、防务和民族关系,谋划蓝图并启动了台湾的近代化建设历程。他慧眼识人,发现了后来的抗日保台志士、著名爱国诗人丘逢甲。

丁日昌预料到日本日后必占领台湾:“彼族之所以眈眈虎视者,亦以为据此要害,北可以扼津沽之咽喉,南可以拊闽粤之脊膂”,如不认真整顿海防,“速筹备御之方,不出数年,日本必出全力以图规取,其时恐不止如前辄,尚能以言语退敌也。”于是,他向朝廷提出建立新式防务体系的规划:为台湾目前计,必须购中小铁甲船一二号,以为游击之用;练水雷数军,以为防阻之用;造炮台数座,以为攻敌之用;练枪炮队各数十营,以为陆战之用;开铁路、建电线,以为通信、运粮、调兵之用;购机器、集公司,以为开矿、开垦之用。

丁日昌从福建省筹集了98万两白银,开始了台湾新式防务建设,购军火,练军队,并且富有远见地把防御和建设的重点从台南转移到台北。他在台湾建成95公里长的电报线,这是中国人自己架设的第一条电报线,成为中国自办电报的开端。为筹防务和建设资金,他督导开办了基隆煤矿、基隆硫磺矿、淡水石油矿,还准备筹建台湾铁路。

丁日昌在驻台任事的短短4个多月,显示了他远大的目光和锐意改革的开拓精神。尽管他的很多理想因经费困难和守旧派的阻扰而无法实现,但他不愧为近代中国经营和建设台湾的先驱,他的治台主张深深影响着后来的继任者。难怪英国海军将领评价他“有资格受到外国人的尊敬”。

1878年丁日昌辞官回到揭阳养病。尽管清廷后来任命他为南洋海防大臣、加总督衔、沿海水师统归节制,兼任总理各国事务大臣,他均辞未就任。1882年,他病逝于揭阳寓所,终年60岁。


微信ID:Hakka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客家网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点赞鼓励小编 | 转发传递价值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