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志 看这些画笑了几次,说明你的年龄就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21 20:12: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生于八十年代的苏北。大运河畔,村庄依山而成,山下则是开阔平坦的田地。儿时在变幻着色调的庄稼里穿梭,在青山绿水中徜徉。看似无拘无束却又无所事事。然而在不知不觉中,这些草木滋生出我的秉性,这些山水浸润了我的心灵。我用一些小画留住遥远的童年,你经历过吗?

 
偷瓜


五月麦子青黄杏儿熟,秋来栗子核桃落满山。夏日,则瓜果丰沛,蝉鸣噪噪。瓜熟蒂落时,瓜农总是在田中央,搭起凉棚,防偷瓜人。我家也种瓜,父亲日夜守在田头,我自告奋勇,要看守一晚。夜幕袭来,月高风黑,树影婆娑,仿佛有千万偷瓜人。我蜷缩棚里,不敢睁眼,那时我尚年少。

 

纸元宝


学期还未结束,书本还没学完,就偷偷地把前面的纸页撕下来,叠成一打纸元宝。放学途中,不急归家,于树荫之处,三五围拢,扔下书包,散落一地元宝,挥汗如雨。

  

戏水


家临大运河,夏日最爱戏水,整天浸泡,不知所归。运河里来来往往船队不断,船队多由十余艘货船连接,装着满满的货物,吃水很深,夹板几乎与水面齐平。我们悄悄爬上第一艘船,船家老婆子发现便一阵追骂。船“呼呼”往前开,甲板烫脚,我们拼命往后跑,跑到末船尽头,紧闭双眼,纵身一跃........



拔河


小学时,拔河是校运动会必不可少的比赛项目。同年级以班级为单位,各出二十余名身强力壮者,执大绳两端,中线为界。往往势均力敌,每个人都涨红了脸,咬牙切齿,身体后仰,拼命往后拽。稍有不慎,便一泻千里,而胜者亦人仰马翻。

 

放风筝


春风盎然时,村前空旷之地染绿,绿见风就长,泥土也松软起来,正是放风筝好时节。天色青青,风筝密密麻麻,大小,高低,远近,错落着,线条交错。我的风筝很大,有着苍鹰图案,逆风而上,越过房屋,飞过大树,仿佛要高过山丘。风筝越飞越高,线越放越长,直至放尽,嗡嗡作响。“砰”,我心一惊。线断了,苍鹰飘飘荡荡,向着田野深处,阡陌纵横......

 

老鹰捉小鸡


游戏前先分角色,一人当老鹰,一人为母鸡,其余的是小鸡,小鸡依次在母鸡后牵着衣襟排成一队。老鹰站在母鸡对面,凶神恶煞,左右摇摆,欲捉小鸡。母鸡张开双臂极力保护,身后小鸡随着母鸡左躲右闪,欢乐一团。

 

跳山羊


剪刀石头布,输者当山羊,弓着背,俯下身去。胜者依次排开,助跑一段距离,双手支撑山羊背部,一跃而起,岔开双腿从山羊身上越过。几乎每一个小孩都是跳山羊高手,但并非每一头山羊都是合格的。当个头较小的山羊,窥视即将接近的小胖子时,心中不免寒颤,双腿发软,毫无支撑力。然而,小胖子的双手已重重压来,后果可想而知。

 

投皇上


拣一块较大的砖块竖于地上作皇上,周围竖一些小一点的砖块作鼻子、耳朵、小辫儿、顶门杠等。距皇上数米外划一线为界,玩者站在线外以砖块击投。击倒皇上、鼻子、顶门杠等者,即用自己的砖块压在上面,别人可再投,最后那位击投不倒者便是输者。



斗牛


"小孩小孩都来玩,麻花油条一小篮,小孩小孩都走了,麻花油条没有了”。一听到这呼唤,我匆匆放下碗筷,飞奔至村前的那空旷之地,这是在夏夜,星光清凉。大伙已兵分两队,双方人马依次出战,抬膝相攻,一决雌雄,其余人等围坐呐喊助威,亦跃跃欲试。

 

跳绳


体育课时跳大绳,两人摇绳,绳长数米。在摇绳人一侧,我们依次排好。绳儿悠悠,我们陆续跑到绳儿飘荡处,蹦越一次绳子,马上跑向另一摇绳人,绕到他,并再次排在队伍后面,如此反复。有时,跳绳人没把握好跳跃机会,就会被大绳牢牢绊住。绳儿悠悠,不知绊住了多少人,却终究绊不停时光。

 

玻璃球


冬日,大雾弥漫,山村的雾是纯洁的白。我匆匆吃了早饭,便冲出家门,手捂着口袋,里是满满的玻璃球,叮叮作响。雾尚未消散,十余人等或蹲,或立,或弓着背,甚至趴在地上,玻璃球散落一地,被雾吞噬,不知所踪。弹击玻璃球要求高,既要瞄的精确,又要控制好力度,以确保其撞击后,落滚至理想位置,而我就是玩玻璃球能手。

 

吹泡泡


往杯子里倒半杯水,再放些洗衣粉,吸管搅拌调和,就可以吹出泡泡了。实验各种,到底用什么调和吹出的泡泡会更大,洗衣粉,洗洁精,洗发露,还是....... 大大的泡泡,轻盈,透明,在空中飘游,不可伸手触摸。风大,泡泡随风飘荡,飘向更高处,又在一瞬间破灭。



李玉辉

苏州大学艺术硕士研究生

星期天艺术坊创始人

西交利物浦大学艺术选修课讲师




苏州艺术志

苏州最具号召力艺术类微信订阅号

投稿邮箱:464514324@qq.com



去苏州艺术志微店逛逛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