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保密配方“云南白药”的百年历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5 07:23: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传说中,在刀光剑影的江湖里,它是侠士们除暴安良的随身必备品;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它是战士们起死回生的救命仙丹。这就是被称作疗伤圣药的“曲焕章万应百宝丹”,后来人们又把它叫做“云南白药”。

       云南白药创制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凭借神奇的疗效,畅销海内外,其处方现今仍然是中国政府经济知识产权领域的最高机密。云南白药,围绕着它的创制人———曲焕章,展开了扑朔迷离的故事。


曲焕章开创了一个规模空前的白药帝国,然而他成功的谜底到底是什么?是一个土匪头子的鼎力相助?是战争需求的推波助澜?还是曲焕章暗中策划的秘密行动?曲焕章的死亡与白药有关吗?在曲焕章死后,白药药方又是怎么保存下来的?



白药寻踪  


1938年3月,中国军队取得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在中方军队的阵营里,一支来自云南的部队让人惊讶。他们头戴法式钢盔、脚踏剪刀口布鞋,作战十分骁勇。他们身上还带有一小瓶白色的粉末。这些战士受了伤,不管伤势如何,只要还能动,就不打绷带、不坐担架,只把这白色的粉末,吃一点,外敷一点,又上阵拼杀。这就是被称作“疗伤圣药的曲焕章万应百宝丹”,后来人们又把它叫做云南白药。

临床研究发现,云南白药具有强大的止血生肌和活血散淤功能,对于治疗跌打损伤、内外出血等伤科病症,确实有很好的疗效。研究者们证实,云南白药的有效治疗名单上还包括胃病、呼吸道炎症、红肿毒疮等多种疾病。甚至,白药还显示出一定的抗癌活性。

云南省档案馆的地方文史资料中有这样的记载:云南白药为云南人曲焕章创制、是专门用于伤科治疗的中成药散剂,至今已有100多年历史,其处方现今仍然是中国政府经济知识产权领域的最高机密。

曲焕章,字星阶,原名曲占恩,1880年,出生于云南省江川县赵官村。1902年,曲焕章研制成功云南白药的前身“百宝丹”。

据曲焕章的妻子缪兰英讲述,曲焕章年少时,父母双亡,跟随姐夫袁槐启蒙学医。1896年,16岁的曲焕章离家开始了游医生涯。有一天,曲焕章突患重病,倒在街头,幸而被姚连钧所救。姚连钧是一位精通外科药理的游医。两人一见如故,随后曲焕章就拜姚连钧为师。师徒俩一边采集草药,一边四处行医。几年下来,曲焕章得到了师傅的全部真传。姚连钧的医术据说得到武当派道医指点,所以,他们制作的草药大多是用来防治练武中的跌打损伤、伤骨淤血,也就是常说的金疮药。不久,姚连钧染病去世。曲焕章又返回云南江川、通海一带,继续行医。

在曲焕章生前惟一留下的著述《求生录》中,有一段自序:入山则学神农之遍尝百草,入都则求市隐之奇效专药,虽跋涉险阻,不辞足茧手龟,不怨得一。经过不断地实践,百宝丹终于研制成功。这种白色的药末具有很强的消炎止血,活血化淤功能,在他的治疗中,没有开刀打针,更没有石膏夹板,只把这药末外敷内服,就可以取得很好的疗效。人们根据外观把它叫作白药。后来,经过钻研,曲焕章进一步研制出了“一药化三丹一子”,也就是从白药演化出普通百宝丹、重升百宝丹、三升百宝丹和保险子,进一步加强了药效。

1916年,国民政府正式允许百宝丹公开制售。到了1922年,除了生产百宝丹之外,曲焕章还研制出了虎力散、困龙散、撑骨散等17种药,这些药的原料都来自云南民间,并被广泛使用。


白药王国


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时中国正值多事之秋。滇南,山高林密,盗匪猖獗。上天似乎很眷顾曲焕章,不断为他手中的白色药末提供表现的舞台。在兵荒马乱,外伤病症极多的年月,百宝丹对治疗跌打损伤、内外出血等疾病的神奇功效,渐渐为曲焕章带来了显赫的名声。

1913年,云南都督唐继尧,开始派兵清剿云南匪患。有一天,曲焕章在行医途中碰巧救治了一个受伤的人。这个伤者,竟然是赫赫有名的滇南大土匪头子吴学显。在那次偶然搭救了吴学显之后,曲焕章的药铺一直吉星高照,但是,久而久之,有人就控告他通匪,官府得到消息后,立刻下了通缉令。曲焕章不得不踏上了逃亡之路。

1925年,唐继尧准备联合其他军阀,打垮孙中山的广州革命政府。刚一开仗,被他以军长头衔收买的滇军前锋吴学显又受伤了,是右腿骨折。许多会诊的专家主张截肢。这一次,又是曲焕章用草药把吴学显的腿治好了。吴学显当时也算一个名人了,所以此事成了昆明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曲焕章被称为外科神医。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历史不经意间,又把曲焕章推到了前台。曲焕章给出省抗击日寇的云南军队每人一瓶“曲焕章万应百宝丹”和一张说明书。曾经给云南省主席龙云担任过侍卫长的朱希贤,当年在台儿庄战役中,对白药有了亲身的体验:伤口伤得太重,拿出白药洒上一点,包扎起来,两天伤口就愈合了。差不多每个人都把白药看成至宝,救命的至宝。通过一系列运作,曲焕章的万应百宝丹迎来了一段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马帮一驮一驮地把白药运往全国,曲焕章大发其财。此后,他又出资10万滇币在昆明市金碧路盖起了曲焕章大药房。曲焕章梦想中的白药帝国逐渐开始成形,他经营的各种药品以大药房为中心,向各地发售,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集散式销售网络。为了使百宝丹的销售更加方便迅捷,曲焕章还在国内外的一些大城市分别开设了分销店和代销点。

随着台儿庄战役打出的威名,“曲焕章万应百宝丹”的名声,更与抗日浪潮一起传遍了中华大地,产品还远销到了海外。到1938年,百宝丹的产量也因抗战的需要创纪录地达到了40万瓶。

鲜为人知的是在白药身上还发生了另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1935年,长征中的红军进入了云南,截获了一批国民党的物资,其中也有云南白药。毛泽东当即命令将白药送往卫生部,分配给各军团。靠着这批白药,许多垂危的战士从鬼门关里又被拉了回来。

1938年,58岁的曲焕章达到了他医药事业的最高峰。


魂牵白药方


就在曲焕章的医药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一个阴谋也在曲焕章的身边悄悄进行着。

1938年春天,国民政府以捐款支持抗战为名,让曲焕章捐款国币30万元,尽管生意做得大,但曲焕章一时也拿不出这么多现金,随后,他被关押起来。曲焕章一时走投无路。就在这时,国民党中央委员焦易堂以中央国医馆馆长的名义,诚邀曲焕章到重庆,共同为“抗日”做出贡献。曲焕章见到一线生机。1938年8月,也就是曲焕章到达重庆两个月后,噩耗突然传来,曲焕章因病辞世。蒋介石曾发表过广播谈话表示哀悼。蒋介石评价说:“在抗战正需要人才之时,我国著名的曲焕章医士的逝世,实为国家之不幸!”曲焕章的突然去世,留给世人一个谜。当年云南省公安厅的档案如今已交到云南省档案馆统一保存,可在这些材料中却没有发现相关的记录。

从曲焕章在重庆留下的遗嘱来看,他的思路相当清晰,而这份遗嘱立于1938年8月16日,离他去世仅仅几天而已。昆明民族民间医药开发研究所所长曾育麟也曾经进行过调查。解放后,1955年、1971年和1982年,国家曾经专门组织过三次针对白药的调研。曾育麟就曾担任过1971年调研组的组长。但是,他的调查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曲焕章是由于烟瘾和生病而丧命,这听上去有点离奇,并且和以往的报道也有出入。曲焕章去世后,他的遗体被送回昆明安葬。

曲焕章的一生有两次婚姻,在他的后人中,与前妻李惠英生有3个儿子,老大曲万增一直从医,至今还有后代在云南白药厂工作,兄弟曲万从、曲万信回江川务农。而曲焕章和第二任妻子缪兰英育有3女1子,其中女儿曲竹林一直从事白药生产。在遗嘱里,曲焕章把大药房的继承权授予了妻子缪兰英。

新中国建立后,1953年,周恩来总理到云南视察,他专门询问了白药的状况。当时的医药市场非常混乱,周恩来当即对云南方面做出了指示,要求发掘、保护白药。云南省政府立即成立调研组,开始着手整顿白药市场。整顿后,市场上只保留了缪兰英的曲焕章万应百宝丹、曲万增的曲焕章父子百宝丹和曾泽生的白药精3种白药。1956年,昆明制药厂正式接收了缪兰英贡献的百宝丹,并把它改名为“云南白药”,投入批量生产。白药方被列为了国家最高保密级别,直到今天都还受到严格的保护。1971年6月1日,云南白药厂正式建成投产,自此,云南白药年产量达到了1000万瓶左右,进入了现代化阶段。

但是,贪婪的人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白药的渴望。十多年前,他们又一次把手伸向了白药方。20世纪90年代初,严保清当时正担任云南医药管理局局长。一天晚上,一个40岁的女人突然上门拜访了他,每天晚上都到严保清家哭诉。原来,这个女人在不久前认识了一个20多岁的外国留学生。短暂接触后,两人迅速坠入了情网,并相约出国结婚。但这个女人当时却在云南白药厂的某部门工作,她极有可能接触到国家一级机密———白药配方。经过多方调查,有关部门最终拒绝了她的请求。几年后,通过其它渠道,我方的保密部门最终查明了那个留学生的真实身份———某国的经济间谍。白药又一次度过一劫。

白药从诞生那天起,神奇的药效和传说就让人们广为传诵,迄今已经116年。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