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是个清白的姑娘,我才不要被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4 19:55:5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一章:重口味

“我姐还是处-子,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的,你看她那身材,那脸蛋,都是极品。”

“条件的确很不错。”男人猥琐的声音淫笑道,“但我们要玩深水炸弹,俄罗斯方盘,S-M游戏……她什么都不懂,怕会被我们玩死吧?”

“别下手太狠,死了会很麻烦。”

“放心吧,这种尤物我还不舍的一次就搞残呢。”

“那你答应我的事情……”

“得啦,模特大赛的冠军一定会是你白珊珊的!”

“谢谢唐总……”

躲在门口外面的白若熙早已经咬得下唇欲要出血,攥着拳头指甲深陷掌心肉里,愤怒得身子微微颤抖。

眼眶红润了,听到她最信任的妹妹跟男人不堪入耳的对话,心撕裂般疼痛。

她不懂深水炸弹、俄罗斯方盘是什么游戏,但是她懂得什么叫S-M,更加清楚自己被同父异母的妹妹骗了。

这艘游艇不是通往她三哥的军营,而是通往地狱深渊的。

毫不迟疑,白若熙快速转身离开。

慌乱中,她失去方向感,冲到游艇的夹板上,眼前的一幕让她顿时傻了眼。

满天星辰,灯光照耀。

浩瀚的海洋中,游艇夹板上正举办着一个成人“开放性”派对。

动感的音乐,美食美酒摆在长方桌上,一群男女衣衫不整,妖媚的女人跳着脱-衣舞,猥琐的男人们各种姿势撩拨,甚至杂乱的啪在一起,污俗得不堪入目。

白若熙胃在翻滚,一阵恶心涌上,她捂嘴作呕,一眼也不想多看,掉头要走。

长廊突然传来白珊珊的呼唤,“姐,你别跑。”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也传来,“捉住她。”

白若熙吓得脸色煞白,刚跑几步就被两男人捉住架了起来,往房间里面走。

“放开我……放我下来……”白若熙慌得泪水飚出来,拼命的挣扎,怒喊:“白珊珊,我瞎了眼才相信你这种猪狗不如的妹妹……”

白珊珊此刻站在角落里冷漠地看着白若熙被人捉进房间,嘴角露出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

房间里。

白若熙手脚被绑在床上,成“大”字形状,她挣扎得手腕都被绳子刮出血痕来。

陌生男人手里拿着几样“特别”道具,目光猥琐,淫笑着说,“哥给你开苞后,再带你到夹板上玩成人游戏。”

白若熙拼命摇头,惊恐不已,嘴巴被封住,还发出“嗯嗯”的拒绝声。

男人却异常兴奋,拿起定制的皮-鞭,狠狠一抽。

“啪啦……”

刺痛的感觉充斥着白若熙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闭上泪眼挣扎,恨不得断掉自己的手腕,逃离这里。

男人往白若熙胸前的衬衫狠狠一扯。

“嘶”的一声。

衣服被撕碎,隐隐透着雪白一片美景,男人露出垂涎的猥琐目光。

白若熙无法承受这种侮辱,绝望得想咬舌自尽,但一想到还在牢狱中等待她去救命的母亲,她就不敢轻易放弃。

蓦地。

“砰!”一声震耳欲聋的踢门声响起。

白若熙吓得一震,含着泪目望向门口。

门被踢开,两名表情俊冷,穿着灰色军服的男人走了进来,靠边站立军姿。

这时,一名健硕挺拔的军/官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他穿着深灰色军装,英姿飒爽,威严不可侵犯。

黑短发下的鹰眸透着一股凌厉的冰冷,充满锋利无比的杀伤力,脸部轮廓线条分明,仿似天神最完美的雕刻,浑身上下散发着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

三哥?

白若熙一怔,很是激动,泪水瞬间盈眶,她不惜千里迢迢来到(夕国)边境海域,终于见到他了。

男人从容自若走进来,目光定格在床边的工具上,绳子,手拷,蜡烛,电棒……

他刚毅的脸沉得可怕,剑眉皱起,声音如同冰窖发出来般冷冽:“玩我乔玄硕的妹妹,感觉爽吗?”

乔玄硕?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夕国)特种部队最高将军……乔玄硕。

猥琐男手中的鞭子啪一声掉下地,脸色瞬间惨白。

双脚一软,“咚”地一下用力跪在地上,惊慌得全身发抖,“将……将,军,我真真……真的不不,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你妹妹,她是白……白珊珊……送过来的。”

乔玄硕周身散发的阴森气场,让人不寒而栗,语气冷得渗人:“原来你喜欢玩重口味的玩意,我陪你玩如何?”

猥琐男脸色愈发苍白,额头渗着冷汗,我“……我……知道错了,我该死,我赔偿,我道歉……”

乔玄硕注意到白若熙身上的衣服被撕破了,一条通红的鞭子痕刺眼般呈现,黑色蕾莎内衣若隐若现,画面十分诱人。

他动作洒脱,快速解下外套甩到到白若熙身上。

白若熙眼眸泛着晶莹剔透的泪珠,眼神满是惊慌恐惧。

军装带着属于乔玄硕的温度,淡淡的香气沁人心扉,白若熙心里微微一暖,说不上来的感激。

乔玄硕双手插袋,转身看向下属:“找几个重口味的男人好好陪他玩。”

站在旁边的下属很是疑惑,顿了。

“让他进监狱之前试试这些工具的滋味。”乔玄硕语气幽冷,让人毛骨悚然,

“是。”阿良终于明白,立刻鞠躬应声,转身出去。

跪在地上的猥琐男惊恐万状,深知自己要遭殃了,快速爬起来,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乔玄硕反应敏捷,眼看猥琐男人想逃,蓦地,一脚飞踢到对方的背部,力道十分强劲。

“砰!”猥琐男被踢飞,狠狠撞上墙壁,紧接着发出一声惨烈的哀嚎。

震耳欲聋的撞击,猥琐男趴在墙壁瘫了,慢慢往下滑,墙壁上残留触目惊心的血迹。

这一幕,把白若熙吓傻了眼。

片刻!

工具和猥琐男被带走。

隔壁房间就传来一阵阵痛苦哀嚎的呻-吟声,鞭-抽声,各种诡异的呻嚎。

听到这种声音,白若熙全身寒毛都竖起来。

太可怕了,面前这个危险的男人真的是她多年没见的三哥吗?。

乔玄硕站在床沿边,清冷疏离的目光盯着着白若熙。

白若熙如蝶羽般长长的眼睫毛眨了两下,乞求地望着他,发出求救信号。

男人却静止不动,像高高在上的王,气场冷得渗人,那么的遥不可及。

既然救她,为什么不给她松绑?她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跟他说呢。白若熙双手开始用拉扯,发出求救的声音,“嗯嗯,嗯……”

蓦地,乔玄硕一手搭在床头架上,倾身而来,居高临下凝望着她,吓得白若熙身子微微一僵,不敢再动弹。

他突然开口,沙哑磁性的嗓音极致好听,但寒气逼人:“原来你喜欢玩重口味的。”

白若熙心里微微扯着疼,这句话是羞辱吗?

男人的目光十分大胆,赤/裸裸地盯着她看,令她呼吸变得急促,心脏剧烈起伏,脸蛋有些温热,越发羞涩、害怕。

第二章:只有你才能救妈妈

空气像结了冰,男人强大的冷气场压得白若熙快要窒息。

片刻。

乔玄硕扯开了她嘴巴的封条,解开她手腕的绳索。

白若熙按住身上的军装坐起来,偷偷擦掉眼角的泪,低头道谢:“三哥,谢谢你。”

乔玄硕没有听见似的,盯着白若熙的目光异常疏离,威严而低沉的声音命令下属:“把这些人押到军舰,通知海警来处理。”

星辰毕恭毕敬:“是。”

白若熙紧张得仰头,连忙穿上军外套,着急道:“三哥,我出海不是来玩的,我是来找你……”

乔玄硕薄凉的唇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找我?”

“嗯,我去过你的军区营找过你,副官说你在公海执行任务,我联系不到你,所以出海找你。”

乔玄硕突然靠近。

白若熙故作镇定,她对这个男人不太了解,心底还是很慌。

他越靠近,她越往后挪。

乔玄硕深邃如冰,不带任何温度的喷出一句:“马上离开。”

白若熙摇头,不愿就这样离开。

“三哥,妈妈是被人陷害的,现在只有你才能救妈妈,她……”

话还没说完,乔玄硕冷冷打断:“杀人就要受到惩罚,冤不冤由法律说了算。”

望着男人冷漠的眼神,白若熙的心里凉嗖嗖的。

他身不在家,但还是知道家里的情况,既然知道,为何不闻不问?

白若熙不屈不挠道,“求你帮我一次,念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

男人突然压身而来,吓得她往后倒,“啊……”

一声尖叫,她又躺倒在床,而乔玄硕双手把她壁咚床上,禁锢在怀下,相隔的距离很近,近得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强烈的阳刚气息。

此刻,她心脏就像住了一只小脱兔,撞得心口发疼。脸蛋温热,羞涩而紧张,呼吸都乱了。

男人居危险的雄性气息强烈而压迫,他脸色阴黯,冷若冰霜地呢喃:“不要用亲情绑架,我说过今生不会再跟你白若熙有半点关系。”

“……”

白若熙轻轻咬了咬下唇,心里滴着血,痛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乔玄硕头缓缓的往下压,吓得白若熙猛的闭上眼睛,脸蛋紧张得绷紧,把头歪到一边去。

男人的炙热的呼吸吹到她耳朵里,沙哑的嗓音邪魅而冷血,“如果你想跟我试试重口味的S-M,我倒是乐意奉陪。”

“混蛋……”这一句,白若熙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下一秒就后悔骂了他。

乔玄硕的脸色没有变化,但锋利的眼神明显沉下来,望着白若熙好片刻,威严地命令:“押她回去。”

说完,男人直起身躯,转身离开。

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白若熙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不管这个男人多讨厌她,多厌恶她,她都要想办法救还在受牢狱之灾的母亲。

阿良走到白若熙身边:“若熙小姐,请跟我上军/艇。”

“三哥……”白若熙不理会阿良,快速追了出去。

长廊外,白若熙追上乔玄硕,往他面前一站,挡租了他的去路。她微喘着气,坚定不移道:“你讨厌我没有关系,不帮我也可以,但你的后妈,你父亲的妻子,现在被冤枉杀人,你怎么可以不闻不问?你这个男人到底还有没有心?”

乔玄硕望着白若熙倔强俏脸,露出一抹轻蔑的冷笑,不屑一顾地淡淡说出两字:“没有。”

白若熙一怔,心里隐隐作痛,平静地与他四目相对。

男人眼神冰冷透骨。

片刻,乔玄硕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冷血般的口吻命令他身后的下属:“把这个女的押走,如果不配合就直接丢到公海喂鲨鱼。”

跟出来的下属也很是严肃应答:“是。”

白若熙缓缓苦涩一笑,笑得比哭还要难看,炙热的目光看着男人英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长廊里,眼眶湿润了,喉咙火辣辣的很是难受。

这个男人真狠。

到底讨厌她到了什么程度才如此狠心。

即便不愿意,她也没有办法跟(夕国)最高将军抗衡,她被带上另一艘军艇。

-

夜更深。

星辰璀璨,浩瀚的大海一片漆黑,无边无际,海风萧萧,军舰鸣笛声间断性响起。

白若熙躲在房间里锁上门,一步都不敢离开,对刚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这艘船都是当兵多年的男人。

久旱逢甘霖,虽然是正义军人,但她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被撕得破碎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房间里只有一套加大号军装,沐浴过后,白若熙就把白色衬衫当睡裙穿。

房间的灯昏黄,暖暖的很温馨。

白若熙心情异常沉重,她坐到床上,拿起那件深灰色军装,幽幽地捂到嘴边。

唇瓣碰到衣服上,鼻尖嗅到了阳刚的清冽气息,属于那个男人身上的香气,淡淡的很好闻。

心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手腕动脉跳得疼痛,她缓缓闭上眼睛,幻想着属于乔玄硕的温暖拥抱。

被一个从小就暗恋的男人讨厌着,这是种无法形容的苦楚。

她依依不舍地叠好衣服,刚准备睡觉,就听到外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认真聆听,好像是乔玄硕的声音。

白若熙很是惊讶,连忙跑过去拉开门。

当她走出门口那一刻,刚好看到长廊走过几名军装笔直的男人,其中一个背影极像乔玄硕。

她激动地喊了一句:“三哥。”

其他男人转身,下一秒,所有人都愣住,目瞪口呆。

白若熙的目光一直凝视着乔玄硕的背影,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表情,诺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