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老师聊电影:成龙的武打好在哪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9 15:59: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成龙主演的新片《绝地逃亡》今天上映了。近年来,成龙主演的电影口碑有所下降,估计这部也好不到哪里去,可能是因为他太把自己当大哥太爱说教了。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的打戏很好看,到目前为止,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同样只此一家的,是成龙喜欢在各种场合将自己描绘成一个为了电影经常受伤,并且不怕受伤的硬汉。这么爱讲自己受伤的演员,估计古今中外也别无分店了。


大卫·波德威尔在《香港电影的秘密》中揶揄成龙是“极端自虐狂”,说他喜欢在电影的彩蛋部分,展示自己受伤的场面。那种全身扎起纱布绑上夹板,还能痛苦并微笑着向镜头做出胜利的 V 字手势的样子,让观众既爱又怜。作为谐趣武打的开宗立派之人,我倒是认为成龙这样的成功人士怎么说都是有道理的,反正我们也只是听听而已。


当然,要得到观众五十年如一日持久地欣赏,光靠耍宝是不行的,作品的质量才是生命力的保证。先不管文戏如何,至少他的打戏每回都能值回票价。


在看新片之前,我们先来欣赏一段打戏,找一下感觉。


这段打戏节选自2001年的《特务迷城》,发生在伊斯坦布尔。


这是非常经典的成龙式武打。


他被一帮来路不明的人追杀。一个逃,一群人追,处境不妙。不仅如此,他还逃得特别狼狈,因为刚刚被从澡堂里追出来的,没来得及穿裤子,只裹了一条浴巾,这条浴巾看来不是很牢固。所以裤子问题,会成为打斗戏里的一个持续的笑点。


果然,打斗还没开始,他的浴巾就掉了。


他的屁股在很多电影里向观众卖过,已经不值钱了。但是对于电影中的角色来说,还是很要命的。


这是成龙惯用的手法,先将自己置于看似无法摆脱的困境之中,然后就是巧妙脱困。他跟李小龙不一样,李小龙是不败的,而他失败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没开打,就已经失败了,就像这部电影里展示的那样。


一个光屁股的男人,在异域街头,被一群人追杀,这不是传统的英雄形象。这更像捉襟见肘的小人物的投射。所以,电影想要大卖,一定不能讨好那些眼高于顶的知识分子,比如像我这样的,人民大众才是票房不竭的源泉。


这个陷于困境的男人,看起来好像对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毫无心理准备,尽管他常常遭遇各种生命危险。成龙经常扮演那种很傻很天真的滥好人,别人虐他千百遍,他始终待人如初恋。所以,他从来不会随身携带铁棍斧头蝎子之类的防身利器,哪怕手上有枪,也不绝不开枪射人。他的武器都是就地取材,捞到什么就用什么。自行车、三角梯、辣椒面、咖喱粉、手推车,不锈钢的盆什么的,都是非常称手的兵器。


用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效果,这是香港人务实精神的体现吧。他充分汲取了街头流氓斗殴的养分,把过去电影中十分郑重的武打场面搞得随随便便,将侠的精神解构成平民趣味。平民趣味,才能得到平民们认可。


至于怎么打才好看,波德威尔在《香港电影的秘密》中说,港产武打片的节奏,就是停-打-停。通俗地说,就是打一会儿,歇一会,再打一会儿,歇一会。再好看的动作,看多了观众也会腻,所以节奏非常重要。成龙跟追他的流氓,打斗一会,然后逃脱;接着又被追上,打一会儿,又逃脱……节奏就是重复与变化,这不仅是电影的规律,也是所有的时间艺术的规律。观众也吃这一套,只要一直这么干就可以了。


波德维尔的发现,是在看了很多电影之后得出的。成龙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很会琢磨观众,他能从观众的反应中得出经验,再成功地用在自己的电影里,可见其天赋。


武打,必然意味着流血和暴力,暴力还意味着恐怖和作恶。哪怕一个好人怀着巨大的正义感去杀坏人,那也是人类残忍地自相残杀,毫无美感可言。


成龙说,他喜欢武打,但不喜欢暴力。虽然他自己常常受伤流血,但是他的电影里的角色都很少流血。他常常是被动的挨打反抗的,他的对手常常是呆萌的,他们都不是流血牺牲在所不惜的汉子,他们都怕疼,疼起来挤眉弄眼。


也就是说,在成龙的电影力,所有他发出的暴力行为都被迫发生的,都是他力图避免而不得的。他几乎不会置人于死地,还常常救人于危难,哪怕是敌人。所以,除了用谐趣转化武打带来的暴力之外,他还将武打作为自救和救人的手段,以降低武打的暴力程度。这是李小龙之后,成龙武打的创新。


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在有电影分级的地区和国家,过于暴力的动作,很容易被定为少儿不宜。降低暴力,使得成龙能够被各个年龄层次的观众接受,这也是成龙作为一个成熟的电影人,在商业上的考虑。弥足珍贵。





冯  健

我校2001届文学院毕业生,电影学硕士,教师,一位有“情怀”的影评人。欢迎关注其个人微信号“电影拉片室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