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错了,针灸不是得气就够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7-30 16:39: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 

本文为巩昌镇博士与卢喜学老师关于针灸和脉动开穴的对话,卢老师句句珠玑,在对针灸方面的阐发实在是令人振聋发聩,我们都错了,针灸不是得气就够了,而是要到气调顺了才停啊!


作者:巩昌镇


巩昌镇:卢老师,今天我们谈一谈古今 人们对针灸治病的态度发生了哪些变化? 


卢喜学:过去有人把针灸看作很神圣的事,去病家针灸,要摆香设案,祭祀针神, 很庄重,很神秘,很严肃。出口成章,引经据典,阴阳五行,病人似懂非懂,肃然起敬。


 巩昌镇:现代如何?


卢喜学:到了现代,科学进步,阴阳五行气血之类,看不见,摸不着,总是不如神经肌肉实在,于是强刺激、弱刺激来的实际。一根针一把草,简便验廉,赤脚医生下乡来。但是后来慢慢一些老前辈发现问题来了,开始大声呼吁针灸不是那么简单的。把针灸弄得那么简单,一些疗效做不出来。然而传统的理论又那么高深莫测, 感觉那么遥远,让人望而生畏。


图片来源:花瓣网


巩昌镇: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卢喜学:古人讲,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又讲到,入道多门,唯人志趣,了无一定之法。其一定者,曰诚,曰恭敬。然而现代人太缺乏对针道的敬畏。如果舍本逐末,腔子里面弄乾坤,疗效怎么能提高呢?


巩昌镇:是的,这也是我们每个医者需要自省的地方。


卢喜学:曾经一个中医内科博士仰慕一位传统针灸高手,虚心求教。然而哪位 大师一番教导下来,博士拿起针来手下发抖,更不知所云。我拉他到一边,告诉他,不要害怕,握住他的手,拿住针,告诉他,不要紧,你看顺着手下这个劲,放松,跟着走,一调就可以。用句有学问的话,迎之随之, 以意和之。针下手下要找到那个东西,找到了,就明白了。气这个东西不那么神秘,只要我们心松下来,用心体会。怕的是用针的时候象肌肉注射一样,一下子捅进去。这怎么调气啊。


巩昌镇:在针刺技术上,我们一部分医生使用起了新的针灸器械。一部分医生仍 然使用毫针。其中一部分医生扎进穴位, 有一点得气感后或者没有得气就不管它了。


卢喜学:唉,这个道理不明白,没法玩啦。《灵枢》上讲“凡刺之道,气调而止”,不是得气而止啊。气是有生命的,人有生命才有气的。用针之类在乎调气,这个气是 到处都在的。气是活的,不是死的,看死了 就不是气了,也没法调气了。调气,调气。气不是那么神秘,不是那么面目可憎的。气是有亲和力的,气是会说话的。


图片来源:花瓣网


巩昌镇:能举个例子说明一下,如何调气么?


卢喜学:都说针灸之要在乎调气,气是什么呢?其实说一大堆概念理论还不如不讲气的。台湾林两传老师讲的实在。林两传老师的筋膜传导对气的概念理解大有裨益。


巩昌镇:您对林老师的理论如何应用的呢?


卢喜学:前几天一个小腿肚子抽筋十几年的病人,在关元穴附近找到一个筋结, 我让同学一只手放在那个筋结上,一只手放在小腿上,用手轻轻按压那个筋结,小腿的紧张肌肉就有松动感觉,针之立效。一般而言凡是远端取穴的筋结反应区都可以用这个办法来鉴别是否有效。


巩昌镇:关元穴的筋结为什么能治小腿抽筋?是全息对应,或是经络深层次关 联,或是筋膜关联?


卢喜学:脉诊摸到的,不是全息,摸到了,知道他们之间的联系,层次结构很清楚了。又比如一个患者胫骨折手术后两个月,检查没有任何愈合。针刺治疗后让同学体会在脉的尺部能摸到一股收敛愈合的力量。

气,无处不在(图片来源:花瓣网 


巩昌镇:针灸启动了人体自我恢复的机制?


卢喜学:是的,我们的针灸很多时候是启动了人体自我修复气机,而不是一下子把病给治好了。我们要把握住这个病机,启动这个气机。这个气机的运动可以用 一、林两传老师的方法来摸到。这个机是一种趋势,是一种动态变化,要善于把握体 会,气机的升降开合,我们都可以用手摸 到,五俞穴的五行特性也可以摸到。


巩昌镇:还有什么有趣的案例吗?


卢喜学:最近就给一位女博士诊脉,我说您的脑子不灵光了吧?她说是啊。手下 很浅的一层模模糊糊的,就象窗外的济南的天空一样啊。湿浊蒙蔽清窍,脑子当然转不动了。类似的东西需要临床注意观察把握。我们看许多中医临床家的医案往用词不是那么标准,这个不标准往往才是真实的。


巩昌镇:古代医生也是这样认识吗?


卢喜学:比如叶天士讲某个脉案说手下模糊,这咋讲?不过这玩意儿现在病例一旦标准化了,模板化了,也就没有了它的神。中医是活东西,一旦弄僵了也就失去 生命力了,不用人家攻击,自己先把自己弄死了。


巩昌镇:这个模糊脉是不是和老中医许公岩先生说的一样呢?


卢喜学:这个恐怕谁也不知道啦,后人只能猜测。猜测不能妄断,不能把自己的 逻辑强加在古人身上,更不能以自己的逻辑来决定历史事实。看看历史上知名的名医秦越人被太医雇人灭掉了,华佗被曹操干掉了。人都被干掉了,他们的书和理论会被太医之类的当权者流传下来吗?会被当作官方的理论吗?会在权贵们的墓堆里发现吗?中医是建立几千年深厚的文化基础上的,有着活的灵魂。不必拘泥于那几个干巴的文字上。具体的说,针灸对临床 医生来说就是门手艺,很大程度上还是得靠手下的功夫来解决问题。


巩昌镇:很精彩,我们再来谈几个案例吧!


卢喜学:前些日子一个孩子来针灸,我说这孩子开始长个子了。这个长个子怎么 摸出来呢,用手放在脊椎上,能体会脊椎有那种增长的劲儿。老农民说晚上在田里听过庄稼向上拔节的声音,跟这个是一个道理。这些东西都不难,一般我身边学生让他们摸,都能体会到,跟太极拳的劲儿一个道理。有一个例假来了老不走的病人,我让学生把手放到腰上体会手下有血液流动的声音。这是淤血的体现,在那个部位放血,淤血喷涌而出。作为一个临床医生 有意识训练敏锐的触觉是很重要的。


巩昌镇:您还有什么好的练习方法可以让我们的触觉更加敏锐?


卢喜学:这个我以前也讲过。其实我也不是一开始就会的。第一是心静可以吃素,这样自己的气比较清纯。这样可以使自己充满正能量,当然心正是最重要的。像练习太极拳或者站桩一样,主要是在临床上多观察多练习。过去我跟老师学习形 意拳站桩的时候,老师傅就说有的徒弟很笨,练习站桩,结果人就会变聪明的。自己能坚持多长时间是关键,这是需要功夫的。


巩昌镇:这些方法适用于大多数人吗?


卢喜学:也不是,就像我不建议盲目吃素,身体气血都不足,单纯吃素还是会影响健康的?天地之间奥妙的事很多,中医几千年来其实谈不上太多进步?中医就是研究生死之间的事情,进步什么?进步了就是脱离生死了,进步那么容易吗?


巩昌镇:我们如何把这些生活上的训 练方法应用到临床的训练呢?


卢喜学:静态的东西不好摸,你摸动态的变化啊。比如说肾虚的病人呢,你针刺太溪穴,你用补法,你就会发现腰部皮肤那里饱满了,肌肉弹性好了啊。再比如心火旺肾气虚的病人,在心俞穴附近刺血,你会发现胸背部肌肉张力下降的同时,肾区那里也有东西流过去了,观察到这地方慢慢高起来了,肌肉的弹性颜色也变化了啊。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入手法门,可以把中医理论具体化形象化的,没有那么神秘。


巩昌镇:让我们再回到临床的触诊问题谈一谈您的看法。


卢喜学:现在许多针灸医生忽略临床触诊。一般把触诊仅限穴位压疼,条索之 类。其实中医针灸医生的触诊要有中医的内容,比如通过触诊明确寒热虚实,明确表里阴阳,明确痰湿淤血。这些通过特定部位的触诊都可以获得明确的信息,过去有经验的按摩推拿医生手下都特别敏感,你看他们写的书很多这样的内容。


现在的针灸医生大多临床上注重各种西医的检查,各种病理反射,影像学检查。跟同事一起会诊病人,他们都觉得奇怪,我一般用手摸一下,然后说这个脊椎神经功能怎么样,我其实摸的是气血的状态,也是神经的一种状 态,我觉得比那儿影像学检查更明确。我经常说一句话不要认为只有经络里才有气血,那个神经骨骼肌肉里就没有气血了吗?这个气血也要摸出来,摸出来直接可以指导我们中医针灸临床而不是单纯照搬 西医的一套检查,远不限于肌肤,由表走里,肌肤骨骼肌肉血脉各个结构。


巩昌镇:很精彩,来个案例说明一下吧。


卢喜学:那天来了一个姑娘说是吃不进饭去,一摸脉,当然吃不进饭去,那么一 块黏痰堵在胃那里,能吃得进去吗。痰下面还压着淤血,例假也不好。让学生看胃脘部那里毛孔都很粗大。病人问咋得的,我说吃的,生气生的,她说没生气啊。以前生的啊,病人说对,以前整天生气,她母亲说从小吃油炸食品。放血以后高兴的说回去就吃饭,气顺了。这个病人不只是要明晓病因病机,更要知道病灶。


巩昌镇:这个脉有什么特点呢?越生气吃的越多是怎么回事?


卢喜学:脉上摸到问题在胃脘部,取厉兑穴和中冲穴。很多女孩子喜欢用吃来发泄,一生气就去买东西吃。这个女孩是有气不说埋在心里,为什么呢,她母亲脾气特别大,把她压住了。


巩昌镇:为什么不考虑小腿部阳明经放血呢?


卢喜学:脉上摸的跟穴位相对应,在脉上要摸出这个病灶的治疗开关在哪里。脉 穴对应。看一些古代医家的医案,清楚明了,这个病是怎么得的,病人应该是什么职 业,摸得一清二楚,根本没有任何玄虚的地方。


巩昌镇:职业也可以摸到吗?


卢喜学:中医的许多东西都是很实在,就是要用中医思维来学习。就拿这个痰来 说,在脉上摸到那黏黏的,在胃部同时摸到那个东西,在相应的穴位也可以摸到。这些思路方法其实很朴素,但是现在很少有人讲了。这其实是有其历史原因的。前提是没有把中医经络穴位等许多概念固化。


巩昌镇:您已经讲到在脉和穴位上都 能同时摸到痰、湿、风、热、寒等外邪因素, 他们总是在脉和穴上同时出现吗?


卢喜学:可以同时出现也可以随着病情的变化,在不同时间段体现出来。我们知道唐宋时期国家的医学教育正规化,有了严格的考试制度。看上去是正规了,其 实副作用也很大,开始僵化了。当王惟一的针灸铜人出现以后,整个针灸经络学术开始固化了,经络穴位开始固定在那几个点上了,经筋学说、刺络理论开始慢慢退出历史舞台了。许多鲜活的临床实践的东西 慢慢不被重视了。这跟那个科举制度其实是一样的,对照一下就知道的,。


到了后世的八股取士,更是不可收拾。过去说秀才学医,笼中抓鸡。这个秀才一学医,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不去说了,坏处就是立马高大上了,把许多带有泥土味的东西都丢了,把针灸这固化在那个看上去非常美的范畴里面了。言而无文行之不远,但是针灸是一门临床技术,并不单纯是一门学问。同时任何一种针灸技术,他背后都有一种逻辑,一个哲学思想在指导,要找出这个逻辑,找出这个思想。


巩昌镇:七情偏颇也会在脉和穴上同时表现出来吗?


卢喜学:会的。


巩昌镇:如何寻找这些穴位呢?


卢喜学:我都是用脉找的。当然一些 别的针灸流派也有他们的方法。


巩昌镇:能总结一下七情的脉穴表现吗?


卢喜学:这个我没专门研究过,都是夹杂其他病因病机里面一起分析的。 


巩昌镇:您经常引用左常波,请总结一下左常波的手下功夫吧。


卢喜学:我说不好,他的要求是放血要深透,调气要细腻,调经筋要立体。


巩昌镇:很好的总结!详细一些。


卢喜学:他的东西别人都说不好,只有他自己能说好,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理解来说。左老师的放血分微络放血、大络放血和阴络放血三个层次。每一个层次都要求放血放的准确,并且非常明确放血需要达到的目的。放血目的不同,放的部位也不同,放的到位,不留残渣余孽。


巩昌镇:谈谈左老师的调治经筋吧?


卢喜学:调经筋要求考虑身体经筋结构的立体性,彼此影响的立体结构,这个结 构并非完全是力学结构,比如颈部的经筋对胸部腹部疾病的影响。


巩昌镇:关于调气?


卢喜学:调气要细腻,我说不好,因为我达不到他那样的境界,他提出了一个针 灸气化的概念和调神的针法。最近他可能在网络上会有讲课,听他的课会有更好的了解。


巩昌镇:很好!您也提到章瑛博士。 我听过她的微信课。章瑛博士如何强调手下功夫呢?


卢喜学:我记得章瑛有一天说,她发现她手下的针刀变软了,这应该是很高的境界了。


巩昌镇:这是一种境界。


卢喜学:把硬的针刀在手下能用到觉得变软,到她需要到的地方,避开所需要避开的东西。


巩昌镇:我们讲手下乾坤,对您有过影响的手下功夫都挖掘出来,您觉得有什么意义?


卢喜学:这是否也是我的一个反思和学习的过程。


巩昌镇:还有什么观察和体会呢?


卢喜学: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学养不够就不会有根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