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葱花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2 16:38: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原创首发】作者  |  王俭周


每当看到葱花饼,闻到那一股葱香味儿,禁不住我就想抱怨一下母亲大人——缘何没有把这门儿生活技艺传给您的儿媳。


母亲烙的葱花饼,色泽红润,外焦里嫩,味道自不必赘述,一个字——香。那种味蕾的诱惑,常常刺激着我那发达的腮腺,诱使口水涌泉而出,故而热腾腾的饼出锅后不用流食润喉引路,就能很顺畅地生吞一整张!


       老婆做的葱花饼,颜色不甚美好,图案内容倒是比较丰富。一张“作品”中,总要有三两个“鸵鸟”牌墨水瓶盖大小的黑乎乎的圆圈来点缀。饼很有嚼头,能考验你的口劲儿,非“伶牙俐齿”不能克难攻坚。 我很庆幸我有一口好牙齿,年过半百非但没有一颗松动,而且能和后生较劲——看谁能一口气咬开一捆啤酒瓶盖儿。看看同龄人那一口豁牙狼藉,想想我老婆做的葱花饼,不由得让我联想到了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
 

令人遗憾的是,老婆的牙齿没有能与时俱进,而且已经有几颗非原生态的。她要自食其果不很容易,得把那张能当飞碟玩儿的烙饼撕开泡到稀饭里,泡半个小时到软乎乎的程度方能食用。所以我家若想吃烙饼,必须配稀粥。吃米饭配烙饼没有道理——难道还需要烧一壶开水来?


       老婆牙力不胜却比较爱吃烙饼。每当她抱起瓷盆准备和面的时候,我就劝她:“省点儿手劲儿、也让牙省点儿力吧,不如到外面买现成的。”


老婆比较执着:“外面的饼不好吃,太香,不脆。不如自己烙的。”我很佩服她盲目乐观的精神。不过我有一个悲观的预测,想再吃到儿时母亲的味道,恐怕余生无望,希冀托给来世吧!



老婆说的不错。大街三岔路口的葱花饼太香,香得有点儿恶心。有人说耗子油香,或许大街上的葱花饼就是耗子油做的。不是就有一种油叫“蚝油”嘛!不管此蚝油是不是彼耗油,一想起那上房入地、追蝇逐臭的跳梁小丑,就令人作呕。不管卖烙饼的从业人员身上那严严实实的大褂子多么地白,也漂白不了耗油在我内心深处的肮脏。于是,当路边饼店那一股葱香荡漾过来诱我口舌生津的时候,我马上畅想一下五星级酒店里的山珍海味。葱花饼有海参鲍鱼好吃吗?

……

又有几天没吃葱花饼了!老婆忍不住又想回味一下葱花饼的味道,并且和我说:“咱们好好地研究一番。”于是老婆执笔我口述,追忆一下母亲做葱花饼的步骤,研讨一下如何将“坚硬”化为绕指柔。和面——揉面——面——擀片——抹油——均匀撒细盐葱花——卷起——掐段——拧作麻花状——再次擀片——成型上锅。走起!

怀着诚惶诚恐与期待满满相互交织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揭盖出锅,几个黑圈圈图案不出意外地又一次映入眼帘。还是你——飞碟!老婆百思不得其解,苦思冥想后终于突然明白过来!“对了,母亲在饼出锅后第一步是拿着饼在面板上两下拍两下,一撴一拍饼就散了。”岂不知咱家的饼刚柔不相济,撴折了一块儿也没有把饼撴散而后成为一堆。



我们把问题追究到了原材料上。面有问题!面肯定不是原来的面。以前种小麦用的都是农家肥,而现在用的都是化肥农药,其超标残留物在高温下会不会产生化学反应以至于板结了?接下来的问题还有食用油。现在的油多是转基因食油,儿时的食油都是自己种的芝麻油、菜油、蓖麻油,母亲用布条裹在筷子上蘸两下,擦到鏊子上就能烙出香脆可口的葱花饼。还有一个问题,温度的控制。温度的控制要往细处说。两个方面,其一,现在的煤气一打开就火力四射,关掉就凉了没有余温,不如以前的“过火”;其二,鏊子。以前的鏊子热得慢、凉得也慢,现在的铝合金平底锅鏊子热得快凉得也快,火小了烙不熟,火大了就糊了。温度难以把控!

问题看来无解了。除了老家还有千把个蜂窝煤,鏊子没有了。这让我突然想起来,那口厚厚的黑黝黝的沉甸甸的鏊子哪去了?母亲留下来的鏊子,也算是祖产了,让媳妇当废铁给卖了。当初卖掉祖产换来的五块钱,现在恐怕就能买一斤葱花饼,这让老婆无限后悔。不过转而一想,即使还有那个鏊子,不含化肥的面还有吗?非转基因食油还能买到吗?每每想到这里,卖掉鏊子的后悔感就冲淡了许多……

飒酥酥的葱花饼,似乎就只能储存在深深的记忆里了。



一日网上偶然看到制作葱花饼步骤,有一个细节是我以前不大注意的——温水和面。我马上和老婆交流心得,老婆这才恍然大悟。于当日中午重新研制。虽然品相没有多大改观,但是在面板上撴了两下,老婆笑了:“散了散了。”吃在嘴里,软塌塌的!只不过还是没有母亲的味道。

老婆看到我似乎还有一点不满意,研制葱花饼的热情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终于忍不住撂下一句话——“爱吃不吃,饿得你轻!”
      

或许,诱人的味道就是饿出来的!


【推荐语】


一张香喷喷的葱花饼,从童年一路小跑过来。


那饼上,带着母亲的味道。


全文看似着力点在妻子如何研究葱花饼的制作工艺上,其实写出的是亲情和爱情的绵绵温情。


母亲不能给做烙饼吃了,是作者更加思念母亲了!妻子反复研究葱花饼,看似幽默地讽刺她水平低,其实是在赞美她爱家、爱家人的那颗心!


有人说:乡愁其实就是童年的胃。


的确如此,舌尖上的味道,饱含着你的全部记忆。这味道里,有你挨过的打、有你闯过的祸,有童年的懵懂、有青涩的岁月……


乡愁里,其实最让你久久难忘的,偏偏是那些糗事——即使年少时的尿床,也带着温热的气息,仿佛看到那“地图”上还袅袅升腾着热气,那般亲切。因为,那是你的童年!属于你的童年,谁也抢不走。


                  ——大爱无痕点评




王俭周  芝兰园签约作者

王俭周,男,汉族,1968年生,林州市河顺镇栗家沟村人。长期从事建筑业。喜欢阅读,爱好文学。其作品是社会最基层的声音,脚手架上的文学。




©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觉得不错,请点赞↓↓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