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阿大葱油饼重新开业是一种“奢侈”的幸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5:10: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没有媒体提前泄密,没有预热宣传。因无证无照经营被责令关门停业,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网红美食阿大葱油饼1028日重新开张了




今年10月初,网络订餐平台饿了么主动联系黄浦区市场监管局,表达了扶持阿大葱油饼合法合规经营的意愿。经黄浦区市场监管局沟通,饿了么与阿大葱油饼经营者吴根存达成扶持合作的初步意向,阿大葱油饼重新开张没有让百姓们等太久



从现场的照片中可以看到,一大清早就有不少市民赶来看阿大了,门口还贴了一张“饿了么请你免费吃饼”的公告,又是重新开张又是送饼,一下子阿大葱油饼店前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据说这次饿了么掏腰包给街坊四邻送饼,是为了感谢大家对阿大葱油饼的支持和帮助。

 

“说真的,刚停业的时候,我还挺郁闷的,后来政府部门一直来关心,很多企业也找上门来谈合作,现在能重新开业了,我还挺激动的。虽然店才7平方,但所有执照齐全,以后再也没有烦的事了,坏事竟然变成好事,太不容易了,说明我成功了!”阿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乐滋滋地说着。

 

阿大葱油饼重新开张,阿大笑了,饿了么搞了一次漂亮的公关也笑了,政府平息了最近几个月的社会舆论也笑了,然而他们的喜悦背后,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奢侈”的幸运。

 

这种幸运有多奢侈,看看下面的信息就明白了:据阿大透露,正式营业后,每个月的店租完全由饿了么支付,所有的营业收入饿了么都不会参与分成,“我只要付清水电煤就行,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额外的支出,而且这家店我完全自主。市场管理部门也很看好我们这次合作,非常支持,有了他们的监督关心,我也更有信心了。”

 

同时,媒体把阿大刻画成一个做了30多年葱油饼,有着匠人一般的精神,摊子前永远排着长队的“葱油饼之神”,连BBC都来报道过,“转正”有舆论力的强大支持。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协调下,饿了么、永嘉路一饭店和阿大三方合作,新店装修火速完成。

 

就此而言,阿大葱油饼“转正”绝对是“奢侈”的幸运,如果换成一个毫不知名的小贩小吃,命运又会如何呢?




现在在回头看看阿大葱油饼关门停业一事,阿大反映出的诸多问题从来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927日晚,上海黄浦区市场监管局发布通告,责令阿大葱油饼关门停业。据了解,阿大葱油饼最初始于1982年,那时候他在南昌路181号西侧的菜场做葱油饼,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许可证一应俱全,然而随着菜场的拆迁,阿大陆续经历了爱心早餐车、马路设摊、弄堂摆摊,因为种种原因,最后不得不把摊头摆回了家里,“当时工商对我说,‘路上不能摆,只要居民没意见,你就在家里做’,这一做就做到了现在,整整13年。”而因为利用民宅从事经营活动,“居改非”的性质也无法办出执照,拖到现在,此前的证明文件已然过期。

 

此次对于无证无照的投诉,他也觉得很无奈:“这些年不是没想过办证,但实际情况的确有限制,办不下来。”

 

执照是阿大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不少网友纷纷为他支招,比如可以在家附近租一间小店面正常经营,稍稍提高一下葱油饼单价进行补贴。而阿大的困难就在于此,咱们简单算笔账:每个葱油饼5元,一天卖300个,一个月不休息的话收入4.5万元,扣除成本水电剩2.5万元,但黄浦区一个小店面的月租就要2.5万元,所有的盈利可能全部打了水漂,况且阿大有4级残疾,之前起早贪黑供儿子读大学,即使儿子现在工作了,他还有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弟弟需要照顾,经济负担其实很重。




反观现在的政策对于阿大这样的社会弱势群体来说确实有一些值得商榷之处:比如申请《餐饮服务许可证》需要提供餐饮服务场地的产权证明、租赁合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批准书》、《国有土地使用证》等,或者有关部门出具同意在该场所从事餐饮服务经营活动的《场所使用证明》。这样的门槛不能算低;《餐饮服务许可审查规范》规定,切配烹饪场所面积要大于食品处理区面积50%,凉菜间面积要大于食品处理区面积10%,这块一些小型餐厅,尤其是偏外卖类型的很难做到。

 

不如如此,现阶段还有一些尚未界定清的规定,比如营改增后,餐饮企业一般纳税人销售现场消费的食品属于销售服务,适用6%税率;销售非现场消费的食品属于销售货物,适用17%税率。像葱油饼这种套个油纸就可以吃的食品该如何界定税率?

 

阿大葱油饼由危机转化为重生,体现了执法部门的开明和变通,更体现了植入执法全过程的服务意识,这是难得一见的执法温暖。但随便在网上搜一搜,像阿大这样同样自力更生、踏实经营的其他小型餐厅就没有这样幸运了。




钱江晚报1028日消息,“越香王老汉”是国内第一个臭豆腐注册商标,这块臭豆腐,曾因上过《舌尖上的中国》而名声大噪。位于鲁迅故里景点的越香王老汉臭豆腐店,每天都有不少人慕名前来,这里也成了吃货们游绍兴时的必去景点。

 

现在因为无证无照经营,王老汉臭豆腐加工点被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查处,不仅要没收8.7万元“违法所得”,还拟罚款43万元。“他们说我卖臭豆腐的店手续是齐全的,但制作臭豆腐的加工点是非法经营。”对此,做了半辈子臭豆腐的老板赵宝贤怎么也想不通。

 

1028日,一个是欢欣鼓舞重新开张,一个是无证无照被停业整顿,不知管理者看了这样的两条新闻会作何感想。而两者却又很难说谁是谁非,岂不尴尬?

 

阿大葱油饼“转正”,要为执法部门记一功,以表彰执法部门的服务姿态转变,也是为了激励更多执法部门以此为镜鉴,把执法服务也融入民生理念。管理者如何在现有法规框架下,协助小微餐饮正规化经营,同时又延承美食传统,很值得思考。毕竟,不是哪里都有黄浦区市场管理局穿针引线,不是哪里都能靠饿了么扶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