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人道的老公(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7 20:52: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有书女王 图:网络


01

 

林月脑子懵了一下,仔细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骂他居然带她回家。

 

好在身上完整,他应该没对她做什么!

 

顾不上欣赏对方修长挺拔的身材,林月冷静的说道:“我的衣服呢?”

 

周凛没想到她能如此冷静,笑着说:“你昨天吐在床上了,衣服也全都脏了,早上我让人送洗衣店去了,本想给你买新的,不过想着你回家可能不好解释就没买,你先穿我的睡衣吧,早饭已经做好了,你洗漱完了就下楼来吃。”

 

说完伸手顺了顺她有些乱的头发,然后就出了卧室。

 

林月没心情理会他的小动作,现在最担心的是她要怎么和老公解释一晚上没回家的事情,找出手机看到16个未接电话和8条短信。

 

先看了未接来电,大部分都是老公唐轩的,还有几个是同事王姐打来的。

 

先给王姐打了电话,很快就有人接了:“月儿啊,你昨天去哪了啊?你家唐轩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只能那么编瞎话儿了,还好郭主任帮忙配合要不就交待不过去了。”

 

叹了口气,林月还是和王姐说了实话:“王姐,我现在是彻底说不清楚了,昨晚我喝醉了以为郭主任能送我回家,没想到最后是周凛送的我。”

 

“啊?你说是周市长送的你,可你也没回家啊!”

 

“他没送我回家,估计是不知道地址,也不好给唐轩打电话,我在他家呢,不过什么也没发生,王姐别人如何我管不了,可你得相信我。”林月觉得也只能和王姐解释一二了。

 

“唉,月儿,我听你的语气也知道没什么事儿,可是你知道不知道……,算了不说了,王姐只能说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你能把握住自己,就算别人再如何也不能强迫你,你明白吗?”

 

“我知道,王姐,我以后一定提高警惕。”

 

挂了电话,林月又给唐轩打过去,唐轩语气有些抱怨:“月儿,就算你不能回来也应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啊,你知道昨天我打了多少个电话找你,你都没接,还好我有王姐的电话,不然我都得报警去了。”

 

“对不起啊,唐轩,真的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了。”林月觉得有愧连连道歉。

 

唐轩听了语气也缓和了:“算了,下次注意就行了。昨天王姐还让我给你们郭主任打电话呢,我怕对你影响不好没打,你今天还得上班吗?”

 

她只能撒谎了:“是啊,一会儿我和王姐还有其他同事一起去单位,今晚估计能早些回去。”

 

“那行,你一定得吃早饭啊,不然胃受不了。”唐轩又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林月开门下楼,到餐厅时看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粥还有一些清淡的小菜,这时周凛又端了一盘馒头放在了桌上说道:“给家里打过电话了?快坐下吃早饭吧,都是现做的,比外面买的强。”

 

吃完早饭,周凛怕她不自在让阿姨做完饭就回去了,所以周大市长破天荒的系起了围裙收拾餐桌,洗起了锅碗瓢盆。

 

周凛温柔的笑道:“你的衣服估计中午能送来,我一会儿就得去市政府,到时你给洗衣店的人开门,对讲机中间最右侧的按扭是开门的,我今天会早些回来,然后送你回家。”

 

“不用了,衣服送来我就回去,你不用提前回来送我。”林月连忙拒绝。

 

“这里是尚林苑,你确定你能回去?”周凛挑了下眉。

 

林月一听就没话说了,尚林苑全市有名的别墅区,市郊豪宅,她就是走出园区也没处打车,更不用提什么公交线路了,这周凛天天上班居然住这么远,不嫌累啊。

 

见她不说话,周凛洗好碗回房间换了衣服,又告诉了她房间的娱乐音像设施,让她随意打发时间,便去上班了。


02


快十二点时洗衣店送来了衣服,林月换了衣服继续看电视,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最后干脆盖上周凛的大睡衣,躺在沙发上舒服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就看见周凛正在茶几那忙乎着,林月摸了一下脸赶紧起来整理衣服。

 

周凛回头对她笑:“这回可是真睡醒了吧,快来,你午饭肯定没吃吧,我带了些吃的回来。”

 

但她只想尽快回家,不想在这里再耽搁,没想到周凛又说:“我中午也没吃,你就当照顾我一下吧。”

 

没办法只得又和周凛一起吃了顿早不早、晚不晚的饭,车是人家的,还要他送,周凛要吃饭,她又能怎么样。

 

终于在回家的路上了,林月稍微松了口气,路上周凛不停的找话题和她聊天,她没怎么理他。

 

距她家还有二条街的时候,林月就让周凛停车,周凛没听她的,说道:“避嫌也不用离那么远吧,你在这下车至少还得走二十分钟,我知道你的想法,放心好了,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最后周凛在附近一个不显眼的巷子里停了车,林月下车,在关上车门前对周凛说:“周市长,请您到此为止吧,算我求您了。”

 

说完微微的行了个礼便把车门关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边林月回到家,看时间还早就打扫了一遍屋子,快收拾完的时候唐轩回来了。

 

唐轩接过她手中的抹布,帮忙擦电视柜,又嘿嘿笑着。

 

林月白了他一眼说道:“笑什么呢?”

 

“我这是高兴呢,回家能看见我媳妇在家的感觉真好,平时都是我在家等你。”

 

林月也笑了,很庆幸没有向前迈出那一步,踏进去就是深渊。

 

自从提出和周凛断绝来往后,就开始专心帮唐轩治病,不过这个病还真不好说,医生说还是不要用药物治疗,得以心理治疗为主。

 

一段时间的宁静,林月以为周凛已经放弃了,没想到快六月末的时候,郭主任说市里准备组织一次旅游,地点是著名的休闲度假胜地。


考虑到区办事大厅做为数字信息系统工作的“实验田”,大家平时工作都很辛苦,市里领导特批了款项,要带办事大厅的全体同事一块去,而且可以带家属。

 

为了不影响办事大厅正常的工作,领导决定分两批去,林月自然是第一批跟着去的,报名的时候她把唐轩的名字也报上了,一是怕周凛耍花招儿,二是也想和唐轩一起出去玩玩,就当补蜜月,反正是免费的。

 

谁想到,唐轩突然不能去了!

 

“不是都请好假了,怎么突然说不能休了?”

 

唐轩看了林月一眼低声说道:“是梁局亲自说的,这周有重要检查,所有部门都要备检,特别是技术科是检查重点,这几天不让请假。”

 

她叹道:“唉,好吧。明天我去和办公室说下,把你名字撤掉,多好的机会就这么浪费了。”

 

唐轩搂了搂她的肩,说道:“对不起,月儿,我知道为了这个家你费了不少心思。我也知道现在是我拖累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一定配合治疗把身体治好,而且我也会努力改变自己,学着为人处世,搞好和领导还有和同事的关系。”

 

林月听唐轩能这么说还是挺欣慰的,只要唐轩心理健康,那么其他问题都不重要。

 

“我不在家这几天,你可别打游戏打得太晚了,也不要总喝酒,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

 

出发这天唐轩也早早起了床,然后打车送她去机场。

 

其实行李也不多,只带了些换洗衣物,其他度假村都有,倒是很轻松,和同事汇合之后,唐轩又说了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准备回去了。

 

“小唐啊,你对月儿可真上心,虽说是出发时间早了点,可天也是大亮了,你还特意来送,小两口还真是感情好呀!”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其他人听完互相看了看,然后都哄笑起来,只不过看着唐轩的眼神有同情、有怜悯更有幸灾乐祸。

 

唐轩不知道情况,只是满脸通红的打了个招呼就赶紧走了。

 

林月觉得因为她唐轩才被别人如此看待,心里感到很愧疚,情绪有些低落的上了飞机。


03

 

等到了地方他们单位的人都被安排在了C区,二人一房的隔断式客房,就像独立的小套间一样,一人一间卧室。

 

众人都对这样的住宿条件非常满意,导游发了房间卡。

 

等安顿好已经中午了,大家都一起去了餐厅,进了餐厅眼前一亮,午餐是自助式的,各色餐点做得都非常精致,而且高档的料理也不少,于是大家都蜂拥而上开始大吃起来。

 

因为这次主要是休闲度假,所以整个时间基本都是在度假村享受各种服务,林月下午和同事们一起去做了身体养护,又去泡了温泉,回到房间躺在宽敞的大床上舒服得睡着了。

 

她是被敲门声弄醒的,起来还有些懵,过了会儿才想起这是出来旅游了,开了门见是陈秀珍站在门外,说道:“陈姐,有事儿吗?”

 

陈秀珍笑着说道:“你还真能睡,这都快晚饭的点儿了,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去主餐厅,晚上有欢迎宴呢!”说完好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加了句“听说周市长一个小时后也会来度假村。”然后又笑了笑才回房去了。

 

周凛当然会来,这可是市里组织的旅游,她至于笑得那么诡异,林月摇了摇头开始换衣服洗漱,没一会儿陈秀珍就来找她一块去餐厅了。

 

餐厅很大,周凛用麦克简短的讲完话后就让大家开始进餐了,照例挨桌敬了酒,然后就和陪同人员回专属包房用餐去了。

 

林月也不是十分饿,再说这大厅里烟气、酒气的也是呛人得很,和同桌的人说了声,她准备回房间看电视去。

 

出了餐厅门口,先给唐轩打了个报平安的电话,唐轩那边还在单位忙,说了两句她就挂了电话。

 

站在台阶上分辨回去的方向,肩膀就被人轻拍了下,回头一看是郭主任,便说道:“郭主任,您也吃完啦?”

 

郭主任看了眼林月,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月啊,不是我这个做领导的摆谱、爱教训人,你也知道平时市里领导,特别是周市长对我们单位是非常照顾的,对你印象也特别好,你们的待遇也是周市长给提的,这种场合你说什么也应该主动去陪着坐一坐,怎么能一声不响的没事人一样呢,唉!”

 

看着郭主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林月很为难,郭主任一副她不去绝不罢休的样子,嘴里还说着“现在年轻人不好管”,“我这么大年纪还得受领导的夹板气”什么的,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和郭主任道了歉便跟着他去了包房。

 

包房里人不多,只六个人,林月在老位置坐下,端起酒敬周凛,周凛今天还是有点领导样子的,表情动作都很规矩,在桌上谈笑风生也没多关注她,这样正合她意。

 

林月的酒量很差,只喝了几杯头就开始晕了。

 

后来实在觉得难受,说了去洗手间就脚下发飘的出了包房,想去外面透透风,谁知刚见点儿风,头更晕了,一个没站稳就往后倒了过去,也没感觉疼,然后眼前就一片漆黑了。


林月醒来的时候觉得很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她,让她觉得很喘不过气来,勉强睁开眼睛发现四周很暗,接着就看见了周凛的笑脸,他的手在她身上来回摸索。

 

林月心下一惊,下意识的问道:“你在这做什么?”

 

周凛低沉的笑了声没回答,却直接封住了她的唇。

 

林月被动的承受着周凛这个火辣的吻,有些迷糊,而且被周凛喷出的热气弄得更晕了。

 

费力的想着,她怎么会和周凛单独在一起了。

 

却突然感到周凛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她胸前,吓了一跳的同时也意识到身上没穿衣服只盖了层薄被。

 

更让她害怕的是,周凛掀开了被子,身子压了上来,居然也没穿衣服……

 

林月立即清醒了些,此刻身体的感觉告诉她,和周凛还没发生什么事!

 

她一定要让周凛停下来!

 

“你放开我,你说过不强迫我的。”

 

周凛看着林月,低头跟她唇贴唇说:“平时看你倒是不胖,没想到身材还真不错。月儿,我当然不会强迫你,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你心甘情愿给了我。”

 

说完没给她再开口的机会,直接堵住了她的嘴,手也不停的在她身上游移着,那感觉真是该死的好。

 

林月认识到周凛今天是真的不想放过她了,便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起来。

 

但酒醉后的身体实在使不上什么力气,倒感觉像是半推半就的迎合着周凛,听着周凛更加喘息的声音,她干脆一动不动的无声抗拒。

 

察觉出她的消极对抗,周凛笑了,声音有些暗哑的说道:“傻丫头,男人可没这么轻易放弃的,一会儿告诉我,我和你老公哪个好,嗯?”

 

说完他开始转移阵地,林月的身体阵阵的颤栗……

 

她真的怕了,林月意识到今天晚上成事的话,她的人生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便低泣哀求:“周凛,求你了,停下来……”


04


但是男人的眼神被欲望沾染的深幽可怕,他的手也往她身下探去……

 

他又亲吻了一阵子,便开始转移阵地,顺着她的颈项逐渐往下。

 

林月哪里经受过这个,即使和唐轩也曾多次尝试过,可唐轩从来没有过这些手段。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的缘故,但她知道她是有感觉的。

 

这才是让她感到害怕的,林月一直都是冷静自制的,现在她却要坠入深渊。

 

她终于挺不住了,半支起身子着急的喊道:“周凛,你停下听见没有,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呢,我真的生气了。”

 

喊完头猛的一晕身子又摔了回去,周凛没有再继续吻下去,又回到林月的身边,整个身子都紧紧贴在她的身上,不停的磨蹭,亲昵的亲了亲她的耳朵笑着说道:“好,我不亲了,看你急得,结了婚的人还这么害羞?”

 

林月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周凛,你能不能放过我,我求你了行不行,我真的不能和你发生关系,真的。”最后两个字已经带了些哭腔。

 

周凛全身紧绷的压着她,但听了林月声音微小的恳求,他好像更加兴奋了,另一只手捧着她的脸说道:“好孩子,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说完又搂着我不停的亲吻。

 

林月在周凛这个经验老道的男人面前,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终是溃不成军。

 

最后在他得逞进入她身体的时候,林月哭喊道:“周凛,你混蛋!”

 

周凛此时非常的震惊,不敢相信她居然是第一次。

 

快速的反应过来停下动作,他没有再动,抱着林月连连亲吻,哄着她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月儿,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从没……别怕,忍一忍,一会儿就不会那么痛了,别怕。”

 

过了好一会儿,周凛放开几乎要昏睡过去的林月,她隐约听到他说:“这是什么情况,月儿,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林月躺在床上不想睁开眼睛!

 

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面对,但是下一步要怎么办呢!

 

此刻她必须离开周凛的住处,不然一会儿天大亮了,外面的人多起来就麻烦了。

 

屏住息呼吸慢慢的伸出手,拿起手机看了下,快5点了。

 

轻轻的挪开周凛搭在我胸前的手翻身下床,捡起散落在衣服开始往身上穿,身后就传来周凛还略带睡意的声音:“起这么早,去哪儿?”

 

动作迅速的把衣服穿上系好,转过身看着已经坐起来的周凛,说道:“回我的房间去。”

 

周凛听了也下了床,林月赶紧偏过头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周凛温热的身体就挨了上来,双臂环在她的腰上,手还轻捏了下,脸贴着脸的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和我哭闹呢。”

 

林月张开眼,看他已经套了条睡裤才放了心,然后很平静的说道:“哭闹?那不是太矫情了,我可不会天真的控诉你昨晚的行为,我虽然喝醉了,意识还是清楚的,何必自找没趣。”

 

转过林月的身子,周凛仔细的看她的脸:“你倒看得开,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再睡一会吧。”说完就要搂着她回床上去。

 

她挣脱了周凛的手,说道:“现在时间还早,我想最好还是不要让人看到我在这,先回去了。”

 

周凛有些不高兴,皱了下眉说:“怕什么,你不用顾虑那么多。”

 

林月不想再耽搁时间,也没再回应周凛的话,便走过去开卧室的门,周凛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道:“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有件事情你是不是也应该和我解释一下?”

 

林月觉得周凛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反过来质问她,头也不回的说道:“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那么回事儿!”

 

周凛却松开了手,一脸无所谓的笑了:“你不说我也一样能知道。”

 

林月到底失去了从开始维持到现在的冷静,立即转过身大声说道:“不许你让人去调查唐轩,听到没有?”

 

周凛这次倒很好说话:“行啊,那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也省得我费事。”

 

林月低头不语,周凛上前抱住她,柔声说道:“很为难吗?那好,我来说如果我说对了你点点头好吗?”

 

她还是不说话,但也没拒绝,周凛亲了下她的眼睛,说道:“你丈夫是不是身体有问题?”

 

林月听了抬起头看了眼周凛没否认,周凛已经肯定他说对了,笑着说道:“这事儿其实太简单了,如果不是他身体机能有问题,就是性\取向有问题,不过我想你丈夫还没差劲到我明明是个Gay的情况下,还会和你结婚。那么只能是他身体有问题了,不过这一点也挺让人不可思议的,你们婚前交往的时候,或者在已经明确会结婚的情况下,居然没有过亲密行为。”

 

周凛这是在笑话她这个老处\女,没有魅力让男人有兴致吗?林月冷眼看着语气有些惊叹的周凛,决定不再理会这男人,先离开要紧。

 

周凛再次拦住了她,说道:“别走了,再陪我一会儿。”说完手脚又不老实起来,一手固定住她的双臂,另一手就开始解她衣服扣子,唇也凑了过去。

 

林月急忙说道:“不行,我不舒服,你别又来。”

 

周凛听了还是吻上了她的唇,辗转反侧的纠缠了好一会儿,直到失控前才放开她,低声笑着:“你这是第一次肯定不好受,今天就先放过你了,不过以后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了你。”

 

林月做贼一样躲闪着回到了房间,才真正的松了口气,这一大早也太多惊险了,同时也感觉到了身体一阵阵的疼痛。

 

周凛在那天下午就回去了,据说是市里有个紧急会议,林月安心的度过了两天的悠闲假期,唐轩也打过几次电话闲聊,说单位现在忙得很,出了个大案要案要限期侦破。

 

休完假回来,单位里传出一些风言风语流入到唐轩及其家人的耳朵里,他们知道后偷偷进行调查,还真抓到了林月出轨的证据。


但是他们一家人都比较精明,以此来要挟林月通过周凛的市长职位妄想能全家一起升职,林月彻底对唐轩失望,哭着找周凛商量如何是好,周凛直接让林月打官司离婚。

 

法庭上唐轩拒不承认自己无能,后面林月律师拿出医院的证明,唐轩及其家人才知道真相,法官判处夫妻共同财产平分,唐轩不得不签字。

 

而林月离婚后,和周凛不再是包养的关系,而是正常的男女朋友交往,最终他们的结局将如何,就看各自的命数了。


- 有书女王的第13个原创故事 -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权情相诱(上)

权情相诱(下)

陌言的地情(上)

陌言的地情(下)

深宫里的恩怨情愁(上)

深宫里的恩怨情仇(下)

爱你致死方休(上)

爱你致死方休(下)

情浓负爱的纠缠(上)

情浓负爱的纠缠(下)

挣扎的亡妇(上)

挣扎的亡妇(下)

错爱的宫谜(上)

错爱的宫谜(下)

意外怀孕(上)

意外怀孕(下)

露水情缘(上)

露水情缘(下)

阁楼里的一夜迷情(上)

阁楼里的一夜迷情(下)

被玩弄的妻子(上)

被玩弄的妻子(下)

夜夜贪欢之情妇(上)

夜夜贪欢之情妇(下)

· 有书女王 ·


我有孤独和酒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我有故事和酒

你愿不愿意跟我奔向自由

扫描二维码跟我走

—有书女王原创发布,转载请联系授权 —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