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不退烧或者甲流重症病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8-16 04:17: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卫生部媒体通气会

  时间:2009年11月4日下午15:00

  地点:卫生部1208会议室

  邀请专家:冯子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病控制与应急反应办公室主任)、沈颖(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副院长)、曹志新(朝阳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

  主持人:各新闻单位记者朋友,甲型H1N1流感防控媒体通气会现在开始。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邀请到的三位专家,他们分别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病控制与应急反应办公室冯子健主任,北京儿童医院沈颖副院长,朝阳医院呼吸科曹志新主任医师,感谢三位专家百忙之中出席我们的通气会,面对面地给记者解答一些关于甲型H1N1流感防控方面的问题。

  今天通气会的主题主要是围绕两个方面内容:一个是甲型H1N1流感疫情监测报告方面的问题,二是关于病例的医疗救治问题。下面欢迎各位记者提问。

  记者提问:我从单位来之前正好看到一个国际报的稿子,说现在甲流的死亡病例是两个极端,一个是小,一个是老,而世卫组织统计是青壮年,两者有些矛盾,不知道现在甲流病例的人群特点有没有什么新的解读?

  在治疗方案中,关于重症病例的救治,应该给予达菲等抗病毒治疗,在高烧不退两三天的时候判断为重症病例,这样大家有疑问,判断为重症病例以后再治疗等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请问如何解答?

  曹志新:中国现在的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还少,我们现在总结的特点不一定是普遍规律,结合全球的情况来说。因为这次流感是个新流感,所以和以前的疫情有一些不同,体现在重症病例上发现一个特点,传统的流感高危人群,是得了流感就容易变重的那些人,目前并不能够涵盖所有的甲流高危人群的特点,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传统流感的高危人群主要是老人、孩子、有基础病变的人,比如孕妇,这些人目前仍然是甲流的高危人群,没有发现这些人得了甲流就特别轻。但是还有一个例外,这次甲型H1N1流感,一些年轻人,原来身体很好,得了病以后也重,甚至会出现死亡,这个现象在国外的病例重症人病死人多的国家是突出的,国内似乎也有这个现象,这个问题应该这么分析,年轻人得病,有一些人重,会死亡,这可能更多地反映了这个病是一个新的毒株,所以人群普遍没有免疫屏障,所幸的是,从目前国内的数据来看,年轻人里得了病以后变重,甚至导致死亡是非常非常罕见的现象,对比5万例左右的确诊病例里的病死人数来说,比国外的比例要低得多。国内的数据还需要总结,可能和这个病毒是一个新毒株有点关系一些特殊体质的人也许很敏感。

  追问:过去世卫一直说青壮年是主要死亡人群,经过这么长时间,有没有变化?

  曹志新:目前已经发表的还是国外的死亡人群是年轻的。

  冯子健:其中部分原因是,目前少年儿童和青壮年的发病人数多,所以相应重症和死亡人数也高。这个年龄组的发病人数多,就现在的阶段看,当然除了和病毒的致病性特征可能会有关系,我们还可以看到老人受到感染的机会没有青壮年高。现在学校里的暴发比较多,在学校这种环境里,人们接触方式和别的环境都不一样,孩子们在学校环境里接触时间长,接触距离近,频次高。就目前的病例来说,各年龄人群的易感性相似,因为暴露机会不一样,所以使得这个群体的发病率高,相应的重症数量也就上来了。如果我们考察重症病例占各个年龄发病人数的比例,青少年不一定是最高的。

  沈颖:关于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特点是:人群普遍易感,传播速度快,但大部分病人是轻型,有很少部分病人重症甚至危重症。对于轻症的病人,我们主张休息好,多喝水,对症治疗,因为轻症病人主要症状在前三天,发烧在38。5度以下,中药治疗效果比较好。对于重症病人,一种是重症,一种是危重症,重症病人高烧持续不下,剧烈咳嗽,痰多、胸闷,嘴唇发紫,甚至神智有些改变,比如躁动、惊厥,严重的有恶心、呕吐,有合并肺炎的临床表现,一些病人原来有慢性病,在这个基础上再得了甲流容易发生合并症。对于重症病人,我们主张抗病毒药物治疗。对于危重症病人,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呼吸衰竭型的,一种是休克型的,合并多脏器功能衰竭,需要监护治疗紧急救治。我们现在提倡重症病人要加强早期识别、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根据国外和国内的经验,前两三天很重要,这是一个窗口期,在此期间观察病人出现上述情况,要立刻到医院就医。

  曹志新:为什么说三天不退烧才是可能的病人呢?这是有统计资料的,不是专家拍拍脑袋说事不过三。是因为前期我们统计了1054例国内甲流病人的资料,很重要的是我们要统计这些病人的体温变化规律,数字是:发病第三天的时候,这些病人的平均体温是37度,三天之内基本上烧都退下来了。因此我们觉得从均值的角度说,绝大部分病人在72小时内就好转了,如果72小时还不好,这类人群很少,就可能是潜在的危重病人。因此说三天退烧的数字是有前期1000多例的依据的。这些人的三天的平均体温是37度,但是不是一天测一次,有时候高有时候低,最高体温的均值是37。5度,也很接近正常的,这是我们7、8月时做的统计。

  记者提问:这些病人高烧的时候会不会有危险?

  沈颖:大部分轻症的病人不会有很高烧,大部分都是38。5度以下,对症处理就可以了。

  追问:包括什么措施?

  沈颖:多喝水,多休息,吃一点退烧药和清热解毒的中药。

  记者提问:前两天有资料说我国80%的流感是甲流病例,有人推算说我国有80%的感冒病人是甲流,这个数字有没有依据?这个病和季节性流感是否一样?会不会反复得?

  冯子健:我们说的80%,是流感样疾病的监测系统的一个指标。在甲流发生以后,卫生部在全国扩大了这个监测系统,目前有500多家医院是这个监测系统的哨点,监测怎么做呢?让医疗机构的儿科和内科报告两个数字,一个是流感样疾病,一周内就诊了多少,同时,在相同时间段里总的就诊人数是多少,然后我们计算流感样病例占总就诊人数的比例,这个比例的变化是反映流感流行强度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国际上通行的对流感监测的做法。

  同时,我们还要对其中一部分患流感样疾病的病人采集咽试子标本,送到实验室做病毒检测。目前,在我们采集到的标本中,平均有30%多可以检测到流感病毒,其中,有80%多是甲型H1N1流感病毒,另有20%多是季节性的甲3(H3N2)型流感。这个数字在没有甲流的时候也是不断波动的,到了流行季节就高,有的时候是季节性的H1N1高,有的时候是甲型H3N2高,有的时候是B型高。在9月初的时候,甲型H1N1流感检测的阳性率只有30%多,到现在到了80%,估计这个数字还会往上涨。美国目前接近100%都是甲型H1N1流感了。30%是阳性,剩下的70%,可能是其他的可以导致流感样疾病,流感样疾病不是很特异的一定是流感,很多病可以导致流感样,比如发烧到38度,有一到两个呼吸道症状,或者是浑身酸痛的症状,我们就叫做流感样疾病,还有的是其他的呼吸道病原,都可以有这样临床表现,是指一个临床症候群。还有我们实验室检测的敏感度和检测质量,都会影响到第一个30%的数字。不管怎么说,在技术水平稳定的情况下,这个80%也好,或20%也好,就可以比较敏感地反映甲型H1N1或任何一个亚型的流感病毒所导致的流感的活动水平。

  曹志新:比如我现在发烧、咳嗽、嗓子疼,我说我有80%的概率是甲型H1N1流感,对吗?

  冯子健:不对,应该说有30%的概率是流感,30%里的80%的可能是甲流。所以说,最好不这样说,因为我不知道我们真正检测的准确性有多高,其中还涉及到采样的时机,采样的质量高低,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用30%乘以80%来计算病人的多少。在一个时间内,在采样质量和监测水平没有大的变化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用这个数字分析出趋势,但是不能准确地用来估算某人得的流感样疾病有多大的概率是甲型H1N1流感。

  追问:这个30%、80%的比例与往年比较是高的吗?

  冯子健:近两个月来,流感样疾病占总就诊人数的比例现在上升很快,前几年的流行高峰季节的水平也只有2%左右,现在已经达到了9%。

  沈颖:我们院前一周的流感样病例占发热人群的60%。

  冯子健:当然各地的情况不一样,南方和北方也不一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