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 没养成就吃了—66章-67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5 20:03: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66.几个周末过后,五一长假来了,陆邵的腿还没好利索,别说集体出行游山玩水,就连回家都不大方便,陆邵不想回家了。
  陆妈在电话里指责:“小混蛋,太没良心了,爸爸妈妈这么想你,你怎么可以放假不回家?”
  陆邵一听这话,当即把不打算回家变成了不回家,他道:“我已经确定我是捡来的了,你们不用再演戏了。”
  千里之外的陆妈伤心欲绝,当晚定了飞往K城的机票,隔天上午就领着陆爸杀上门了。
  路希眼中的贵妇人在冲进他的住处之后,把陆邵那头漂亮的栗色卷毛蹂.躏成了鸡窝,并不停的猛掐其脸蛋儿,以爱之名下狠手,直至陆邵举着双手大叫“我错了,我投降,我不是捡来的。”贵妇才将注意力转向别处,那个别处叫路希。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孩子?越看越漂亮,简直像天使一样。”陆妈对路希的喜欢不止体现在言语上,她还狠狠的亲了路希两口,那副抱着路希不撒手的模样和池洋初见路希时一样儿一样儿的。
  陆邵瘸着腿把路希抢了回来,对自己的父亲道:“看好你老婆。”
  从进门起就在打量路希的陆爸朝路希温文尔雅的微笑:“你有兴趣做模特吗?你的外形条件非常好,我可以提供……”
  “打住!”陆邵对自己的父母简直忍无可忍,恨不得把路希藏起来,“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你们不想被不孝子扫地出门的话,请拿出长辈应有的态度。”
  陆妈噗嗤一笑,指着儿子道:“亲爱的,你好像护食的小狼狗,你的尾巴咧?别藏起来,摇给妈妈看看。”
  陆爸温柔慈爱的目光在儿子和儿子的同学之间打了几个转,笑着说:“护食的时候怎么可能摇尾巴?”
  路希深度无语,好诡异的对话,好诡异的相处,好诡异的一家人!
  身为主人,路希自然要尽地主之谊,他用丰盛的午餐招待了同学的家长,并表示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晚上可以住他房间。
  陆妈忙道:“不介意不介意。”
  陆邵闷声闷气的说:“人家就是客气一下,你们住人家的房间,人家住哪?”
  二室一厅的房子,只有两间卧室,路希陆邵各一间,客人确实没地方住。
  路希道:“我回家。”
  越到国定假期杜君浩就越忙,路希怕他不好好吃饭,也怕他忙起来饿着花卷,如果有人照顾陆邵,一放假他就回家了。
  告别了诡异但有爱的一家人,路希骑着小自行车回了他和杜君浩的家,迎接他的照例是花卷和一室清冷,花卷的食盆里的狗粮已经堆的冒尖儿了,但花卷很是嫌弃的一口没动,原来杜君浩在一周前就开始忙碌了,餐厅,酒吧,拳击馆都在五一来临之前就开始为假期间的活动做宣传,杜君浩自己都吃不上踏实饭,哪有心思伺候狗啊?
  路希给花卷吵了一盘子鸡蛋,安抚好赌气的花卷就开始洗衣服拖地的忙活,他是天生的劳碌命,总想把家里的两位照顾的妥妥帖帖的,哪次回家都像个尽职尽责的小保姆一样。
  家里终于恢复了整洁,路希冲了个澡,想歇口气再去买菜,正休息的时候,池洋就把电话打过来了,周展下午到K城,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池洋挺高兴的,也挺忧心的,据以往的经验判断,周展回来的前几天都是他的屁股劫,有杜君浩的儿子在他家,周展最起码不会在家中的任何以一个角落发.情,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感念路希是杜君浩的儿子,因为周展怕杜君浩。
  被池洋强行掳上车,朝机场驰骋的时候,路希想给杜君浩发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回家了,但又被劫走了,但短信编辑完之后又删掉了,他需要解救,但不想给忙的分.身乏术的杜君浩添乱,他觉的周展应该很乐意送他回家。
  令池洋和路希都很意外的是,周展是带着伤回来的,左臂骨折,用夹板固定着挂在脖子让,这样的形象倒不显狼狈,反而给一身军人气场的周展增添了几分男人味,不过池洋显然不欣赏这样的男人味,他喋喋不休的骂了一路,要不是开着车的话,他说不定会哭上一鼻子。
  “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不会了。”被骂的周展一直在如是保证,或者说安慰媳妇儿,不过这次的安慰不是空话,以后他再也不用参加Z队的任务了,他和那个有血有泪有着无数热血记忆的队伍告别了。
  路希觉的自己很多余,让池洋把他放半路上,池洋又不肯,只好多余的跟到了池洋家,然后趁着池洋放车偷偷跑掉了,为此池洋又把周展骂了一顿。
  “他非要走,我也不好拦着。”周展用那只未残的手扒拉媳妇,“再说咱俩还得回家不是,我怎么也得在家露一面再和你二人世界,不然妈又要骂我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了。”
  池洋毒舌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他们要真那么想你早就去机场等着了,而且你本来就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周展嘿嘿的笑,门都没进就亲亲蹭蹭的往媳妇儿身上贴,胳膊受伤算什么?只要那儿没伤,他有的是办法把媳妇儿压倒。
  杜君浩到家的时候,路希准备的饭菜早就凉透了,路希也早就睡下了,已经在外面吃过晚饭的杜君浩把儿子做的饭菜热了,给自己加了顿宵夜,吃完宵夜,洗过澡,应该抓紧时间休息了,毕竟夜已经不长了,他明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可他很想去看看儿子,也不知道是太忙,还是孩子有意躲着他,他觉的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儿子待上一会儿了,甚至连梦里都见不到儿子了,这本该让他松一口气,可人是种矛盾的生物,他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会想,这是不是说明他们的距离是不是间隔的太远了,不是地域上的距离,而是感情上的,这样的揣测让杜君浩说不出的难受,他只是希望孩子理清对自己的感情,而不是把孩子推开,生疏隔阂不是他想要的,而是他无法接受的,可是事态已经脱离他的控制了,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言听计从了,他不想回家了,每每想到这里,杜君浩就不让自己继续想了,他怕自己为当初的决定后悔,事实上他早就开始后悔了,他不过是不想承认罢了。



67.路希没有睡觉锁门的习惯,因为花卷有半夜出去找吃的习惯,锁了也会被它打开,而且家是让他最为安心的地方,没有上锁的必要。
  杜君浩一扭门把手,房门就开了,屋子里很暗,路希睡的很实,杜君浩借着门外透进来的光线走到床边,在睡相安稳的孩子旁边坐了下来,睡在里侧的花卷仰起狗头看了他一眼就又趴了回去。
  杜君浩看着昏暗中的孩子,特别怀念以前的时光,孩子对他的亲昵,信任,感情上的依赖,以及看待他的目光,可惜全都变了模样,不管他承认与否,他们的距离都在变远,他不是不想补救,而是不知道怎么补救,孩子已经表明离的远一点,接触少一点,对彼此都好,这让他怎么补救?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忍耐着难受静观其变,可忍耐终归是有限度的,他还能忍耐多久呢?从被需要到被当成禁忌的落差让他非常难受,他现在可以尊重孩子的决定,以为孩子着想的前提忍住这份难受,但如果再生出别的变故,比如说孩子把无所托的感情放到那个卷毛小子身上,他一定会把孩子抓回来,他会把他锁起来,他真的会那么做。
  隔天,杜君浩推了一个不该推的饭局,张川急吼吼的追了出来,问他知不知道他们今天要请的人是谁,他当然知道,但他觉的有张川招待那位贵客就足够了,他也是这么和张川说的。
  张川拽着他的一条胳膊说:“我要有工夫招待他们我会拉你过来?我还有别的事,敬圈儿酒就得走,你必须留下。”
  杜君浩道:“我答应路希今天回家吃饭。”
  张川气的脑袋嗡嗡直响,明知道不该骂他滚,可惜一不小心没忍住:“你被解雇了,以后都不用来了,你就围着你祖宗转吧,有他啥都有了!”
  杜君浩点了下头,越野车很快就开走了,张川言语尽失,抖动的手指着渐行渐远的车和人,半天才吐出一句:“混账!”
  杜君浩敲门,居然没人应,他只能自己开锁,家里亮着灯,花卷没在玄关趴着,厨房里炖着鸡汤和鱼肉,但路希并不在里面,杜君浩正要去推路希的房门,路希的声音就从门缝里透了出来。
  “真的不用了,陆邵也很照顾我,我照顾他是应该的。”路希嘴上客气,其实很头疼,陆邵的爸妈太客气了,得知陆邵受伤之后一直是他在照料,执意要登门道谢,谢谢他,也谢谢把他教育的如此之好的家长,可他的家长既不喜欢陆邵,又不喜欢吵,就算陆家三口带着满满的诚意和谢意也不可能受到欢迎,所以他死也不肯把地址告诉陆妈,而陆妈非要问出来不可,俩人这都打了一刻钟太极了,目前不分伯仲。
  陆妈说:“那不一样,他比你大,哥哥照顾弟弟是应该应份的,他要是不照顾你,阿姨……”
  陆邵实在听不下去了,冒着被揪掉耳朵的风险把手机抢了过来,语速奇快的对路希说:“她人来疯,不用理她,唔!我把他和我爸的电话号码发给你,你把我们都拉黑名单,嘶~~我有事找你去外面打电话,嗷!Ailsa,我警告你你再打我我可还手了!”
  路希满头黑线的挂了电话,对他寸步不离的花卷不知道什么时候跑门前去了,见他挂了电话,朝他“唔~”了一声。
  “想出去就自己开门,等我干什么?”路希不明所以,把手放到门上的一瞬“真相”了,他笑着对花卷说,“你也太能撒娇了吧?”
  房门一开花卷就跑了出去,左右瞧瞧,低头嗅嗅,停在了主卧门前,它想告诉路希,杜君浩回来了,可路希惦记着汤和鱼,从卧室出来就直接奔厨房了。
  昏暗的卧室里,杜君浩静坐在床边,眼底有思索也有冷意,大概是疑心生暗鬼的原因,他明知道同性恋者没有普遍到一碰一个准儿的程度,可还是觉的陆邵的威胁指数很高,他做梦都想把那小子从儿子的生活里踢出去,让他这辈子都没机会靠近自己儿子,可在陆邵的去留上,他该死的对儿子承诺过,他会尊重儿子的决定,他很想反悔,有那么几次话都到嘴边上了,可对上儿子黑乎乎的眼睛,那些话又咽回去了,他不想让儿子觉的他言而无信,也不想让儿子觉的他专.制蛮横不讲理,说白了他只是不想被儿子讨厌,所以他只能忍耐,但他忍的挺辛苦的,他由衷的希望那个卷毛小子别再挑衅他了。
  黄金周过完了,杜君浩不那么忙了,路希也要开学了,杜君浩不住的说服自己,依照时间来算卷毛小子的腿应该好的差不多了,说不定开学就滚蛋了,他何必要多此一举惹儿子不舒服?才把“你同学什么时候搬走?”这句话忍住。
  世事难料,杜君浩没想到黄金周之后的第一个周末,儿子竟然回家了,他本以为儿子不会回来,所以儿子短期之内再回家对于他来说就像个小惊喜,可他的好心情只持续到晚饭之后就结束了,儿子交给他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一摞钱,儿子还没开口,他就涌上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挺准的。
  信封里的钱刚好是两万块,是陆邵一年的房租,是陆妈临走前强塞给路希的,真的是强塞,在被路希拒绝之后,她和陆爸上了去机场的出租车,然后把钱从车窗里扔给了路希,然后一溜烟的跑没影儿了,路希想把钱还给陆邵,陆邵不肯要,他道:“我妈什么做派,你也见识到了,这钱我不能拿,拿了会挨骂,还会挨打。”
  路希吭哧吭哧的说不出话来,为难写在眼里,虽然不甚明显,可还是被陆邵看出来了,于是陆邵又说:“你要不方便收留哥哥,哥就搬回宿舍住,这钱你收着,你照顾哥那么久,他们应该有所表示,没有拿钱侮辱你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你要实在不想收就捐了吧。”
  路希踌躇半晌,最后把钱收下了,他原本想等池洋来找他的时候交给池洋,池洋来是来了,可钱并没带走,原来杜君浩把房租打给池洋了,池洋贵人多忘事,直至见到这两万块才想起这事儿来,所以这钱转了一大圈之后到了杜君浩手上。
  面对那叠碍眼堵心烫手的人民币,杜君浩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如果把钱交给他的是别人的儿子,他可以愤怒,可以表现愤怒,可以让对方拿着钱落荒而逃,可把钱交给他的是自己的儿子,打打不得,骂骂不得,晾着他让他自我反省也不行,他要是有那个自觉性就不会把钱拿回来了。
  杜君浩凛着脸坐在沙发里,纠结,恼怒,暴虐,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他觉的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撞散了。
  “路希,你觉的爸应该怎么处理这笔钱?”杜君浩做了将近十分钟的心理调整,才勉强的吐出一个平顺的句子。


长按二维码进入游戏


长按上方二维码赞赏❤


互动

在留言区留下你们想看的小说(具体类型),我会尽力帮大家找。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壁纸,别忘记了要干什么哦,谢谢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