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走婚(63-70)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1 00:17: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六十三章 躲避

因为出了这种事儿,所以从韩飞燕家进去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出来。等我跟韩飞燕来到了她那隐蔽的地下室里后,我就看到了傻姑李欣。

此刻的傻姑李欣看上去被韩飞燕收拾的非常的干净,就连傻姑的头发都被韩飞燕整理的特别的整齐干净,乍一看,傻姑俨然成了一个俊美的大姑娘。

等我们进来了之后,韩飞燕不得不把傻姑整的乱了一些,给她换上了我现在穿的这身脏兮兮的衣服,跟着就把傻姑给放出了地下室,然后让她回归到村子里。

还别说,傻子也向往自由,等傻姑被放出去后,那高兴的愣是在韩飞燕家的院子外面转了好几圈儿后才撒野的向着别处跑去了。

傻姑走后,我就住在了韩飞燕的家里。闲下来的我在韩飞燕家享受了两天的好日子,什么都不用做,除了吃就是睡。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在第三天被打破了。

第三天一大早,韩飞燕就接到消息,巫婆婆命令村子里的每一个人今天都在村中央集合,谁都不能缺席。看起来,巫婆婆很有可能发现后山埋葬坛奴的地方遭到破坏的事情了,现在开始展开调查了。

得到消息之后,为了保险起见,我就躲进了韩飞燕的地下室。在进入地下室的时候,韩飞燕告诉我说,她要是不亲自下来,就别让我自己随便上去。在地下室的拐角处,韩飞燕给我准备了一些吃的。韩飞燕还告诉我说,在这里面尽量动静小点,别惊动了上面,没事的时候,就随便转转。

我知道韩飞燕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韩飞燕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等我进入了韩飞燕的地下室之后,当我来到地下室的最大的石厅里之后,透过石厅里的灯光,我居然看到了墙壁上挂着一个石英钟,这让我不禁觉得韩飞燕还是挺人性化的,居然知道在这里,给我留一个能够明确时间的东西,要知道,之前傻姑住在这里的时候,可是没有这样的东西的。

到了石厅里之后,我就开始四处闲逛了起来,由于石厅加整个地下室通道也就那么大点儿的地方,所以我几圈转下来之后,也没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

就这样,在地下室里,我度过了悠闲且枯燥的一天。

等第二天下午,我看墙壁上的石英钟显示在三点左右的样子,地下室有动静儿了,我看到韩飞燕进来了。在韩飞燕进来之后,她给我送来了两本书,韩飞燕告诉我说,这书无聊的时候可以打发时间。还说巫婆婆现在几乎都快吃住在村子里了,每个人都开始接受调查。每个人前几天都做了什么必须都要如实跟她说,反正意思就是上面风声挺紧的,我可能要在里面多住两天。

得到这样的情况之后,我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我就目送着韩飞燕离开了。

我注意到,韩飞燕给我的两本书还挺有意思的,一本书是类似爱情的小说,像这种没营养的什么情啊爱的虐心小说我是不会去看的。另一本是一本漫画,不过我这人平时看看动漫还行,看漫画也看不进去。所以说,韩飞燕给我的两本书,我也就扫了一眼就丢到了一边不打算去看。

实际上,她的这两本书我之前还见过,当时我还跟韩飞燕提起过,我不爱这类的东西,但韩飞燕却偏偏给我看这两样东西,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拿给我打发时间还是别有用意。把这两本书丢在了一边之后,我就躺下来眯着眼睛,算是闭目养神了。

可是总这么待着,除了吃就是睡,总归不是个事儿,于是我没事儿就四处溜达转悠着。转悠转悠的,我就来到了墙壁上那唯一的物件儿石英钟的跟前。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挂着的这个石英钟有点特别。这个石英钟悬挂的地方很矮,居然就在我的前胸位置左右。按道理来说,正常的石英钟怎么着也应该挂在人头向上半米左右,这样看起来也得眼,可是为什么韩飞燕要把石英钟挂在这么矮的地方呢?

忍不住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就凑近了更加仔细的看了看这石英钟,等我凑近更加仔细的看过去之后,我发现一个更奇怪的现象。在这个石英钟多出的木质沿边,上、左、右共钉上了三枚钉子,这三枚钉子死死的将石英钟给固定在了石厅的墙壁上。这看似是把石英钟给固定的更加的牢靠,但是在我看来,这很不寻常,试问,就是一个破钟而已,至于这样给固定在墙壁上吗?挂上去一般也掉不下来,这么做不是费力不讨好吗?

还有一点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我感觉这个石英钟的后面是被一块儿凸起的石头顶着的,这种即视感就好像是石英钟的后面像是多出了什么似的。

看着这个固定在墙壁上的石英钟,我虽然觉得特别的奇怪,不过最终我也就没有多想,只是多看了几眼之后,我就又去别处转了。

一连两天,韩飞燕都没有出现。她不出现,我也就不敢上去,只能耐着性子就这么等着。直到第三天下午三四点钟左右,韩飞燕下来了。

等韩飞燕下来之后,我注意到,她最先是看了一眼墙壁上的石英钟,好像在检查这个钟似的。

见韩飞燕似乎是在检查墙壁上的石英钟,我虽然觉得很好奇,但也没问什么。等她看完了石英钟之后,韩飞燕不知怎么,脸上竟带着一丝失望的表情。跟着她就对我道:“你现在可以上去了,巫婆婆已经走了。”

“巫婆婆怎么墨迹这么久?”我对着韩飞燕问道。

“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巫婆婆想要精确的核查每一个人,所以时间就耽误了久一点。不过还好,最终巫婆婆什么都没有发现,只得气急败坏的走了。”

听韩飞燕这么说,我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韩飞燕准备离开这个地下室。我注意到,在韩飞燕转身离开的一瞬间,韩飞燕又多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脸上的失望之色更浓了。她这样的表情让我觉得特别的有问题,但是我没多问,只是看在眼里......

等我们离开了地下室,出现在了韩飞燕的家中之后,韩飞燕让我在她的家中先等一下,跟着韩飞燕又对着我说道:“你今天先不要出去,等我夜里把傻姑带回来,给你们换好装之后,你再出去,懂不?”

“放心,我知道轻重。”我对着韩飞燕回道。

晚上十点左右,韩飞燕果真找到了傻姑,然后把傻姑的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还给了我,跟着把傻姑带到了地下室里。等安顿好了傻姑之后,韩飞燕就给我化了妆,然后我穿好了傻姑的衣服之后,我跟韩飞燕告了别,然后就来到了村子里了。

话说在地下室待了三四天,这一出来,感觉空气就是不一样,怎一个爽字了得。

等我在外面疯疯傻傻的转悠了一圈儿之后,我的身后突然就冒出了一道身影。不用说,又是那个女流氓苏萍。

“喂!你认识我不?”苏萍瞪着大眼睛拍了我一下肩膀看着我问道。

“你白痴啊?问这么傻的问题?化成灰我都认识你!”我拽拽的回道!”

“呀!你终会出现了!我这么问你是在试探你,我怕你还是傻姑,我都这么一连试探两天了。话说你怎么一连消失了三四天啊?去干啥了?不知道人家想你了吗?”

“得了!你可千万别想我,我受不起。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那个巫婆婆一连在村子里排查了三四天,我不消失难道还等着巫婆婆查到我头上吗?”我白了一眼对她道。

“巫婆婆一连排查了三四天?你听谁说的啊?压根儿就是没有的事儿!就是当天巫婆婆来询问了村里的所有人之后,第二天她就再也没来,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哪有排查三四天这么一说?”

“啊?真的假的?”听苏萍这么一说,我猛的皱起了眉头来。

第六十四章 三个原因

“这个我骗你干什么?不信你可以跟村子里别的女人打听呀!对了,你不是认识那个叫婷婷的女孩嘛!你问问她不就结了。”苏萍又对我脆生生的道。

听苏萍跟我说这话,我的眉头不由的皱的更深了。

见我紧皱着眉头,苏萍眼珠子一转,然后对我问道:“你说巫婆婆在村里排查三四天?那么是谁告诉你巫婆婆在村子里排查三四天的?难道是那个韩飞燕?”

听苏萍对我这么问,我白了她一眼道:“要你管!我是自己这么觉得的,不可以吗?”

见我对她没个好脸色,苏萍气呼呼的对我道:“你当我爱问似的!”跟着苏萍话锋一转又对我小声道:“喂!要不然你去我家坐坐呗?我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呢!保证让你胃口大开。”

“少来!不是给我准备好吃的,是准备吃我吧?诶?我就纳闷儿了,你跟我都搞那事儿了,难道巫婆婆她看不出来吗?”

我清楚的记得韩飞燕跟我说过,村子女人晚上搞没搞事儿,巫婆婆是能看出来的。难不成,这一条现在看来也是韩飞燕骗我的?

见我这么问,苏萍得意洋洋的对我道:“或许别人逃不过巫婆婆的法眼,不过我却是个例外!怎样,要不要......”

苏萍这话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她的话道:“想都别想了,这风波刚过去,我还不想节外生枝。要是你受不了,自己找根胡萝卜去!”

说完,我就拍拍屁股走了......

说老实话,我现在真没心情跟苏萍整点啥的,我现在满脑子的都是问号。如果苏萍跟我说的是真的,那韩飞燕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地下室那么多天?我有点想不明白。

等我离开了苏萍之后,趁着夜色,我就来到了婷婷的家里。

等我来到了婷婷的家里之后,我看到婷婷正一个人在二楼的窗户处向外眺望着。我发现婷婷几天不见,脸色明显有些沧桑,看来,对于自己的宝贝坛奴被收走,婷婷还是不能释怀......

见我来了,婷婷就对我说道:“好几天没看到你了,你去哪里了?哦,对了,巫婆婆前几天说村子里发生了大事情,有人坏了她的规矩,她在村子里好一番折腾,不会坏她规矩的人是你吧?你做了什么?”

听她这么问,我笑了笑道:“反正就是发现了她一点秘密吧,具体我就不说了。对了婷婷,跟你说件事儿,你猜的很有可能是真的,搞不好,你们所养的坛奴到最后真会成为巫婆婆身边汉子的那种力大无比不惧疼痛的怪物。”

“什么?真的可以吗?”婷婷大惊道。

“真假不确定,但好像有这个可能。哦!不扯这些没用的了,我来问你一个事儿。你知道巫婆婆说有人坏了她的规矩,要在村子里排查村中的人,那巫婆婆查了几天吗?”

见我这么问,婷婷一脸好奇的看着我道:“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巫婆婆当天查村子里的所有人,到了晚上就查完走人了,再就没有查什么啊!”

“意思是说,巫婆婆没有在村子里查上个三四天?”我确认道。

“没有啊!”婷婷回道。

听婷婷这么回答我,我就知道,苏萍没有骗我,照这么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韩飞燕在骗我!

那韩飞燕她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她要说巫婆婆在村里排查三四天,让我在地下室里闷了三四天?

我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越想我反倒是心里越有气。于是我跟婷婷打了个招呼就走人了,跟着我直接就气汹汹的“杀回”到了韩飞燕的家里。

等我来到了韩飞燕的家里之后,这个时候的韩飞燕已经换上了一身睡袍,看着还挺勾人的。而且此刻的她脸色带着倦意,看样子是准备要睡觉了。

见我进来了,韩飞燕一愣,跟着她对我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见她一脸好奇的看着我,我直接就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跟着我对她气呼呼的问道:“说吧,干嘛要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没听明白?”韩飞燕表现出一脸的无辜状。

“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巫婆婆在村子里查了一天就走了,你却告诉我她在村里子查了三四天,你到底是什么居心?存心让我在地下室闷着,逗我玩呗?”

“哦?谁告诉你的?是不是你看到那个苏萍了,然后她跟你说的?”韩飞燕直接就跟我提到了苏萍。

“别什么事儿都往苏萍的身上想,我是通过婷婷得到这样的消息,这事儿婷婷不可能骗我。说吧!你是不是骗我了?”

听我这么跟她解释,韩飞燕脸色一怔,跟着她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没错,我是故意骗你的,我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有三个原因的。”

“有三个原因?行,你倒是说说看。”我对她咬牙切齿的回道。

“第一个原因,巫婆婆是一个做事诡异,行为千变万化的人。虽然她只是查了一天就走人了,但是我怕她中间又杀了个回马枪,刚好你再出来,那就糟了,所以我就为了保险起见,多闷了你几天。”

“那第二个呢?”我又问道。

“让你待在地下室是好事儿,万一巫婆婆瞒着村里的人,私下里自己调查,再查到了傻姑的身上,刚好傻姑被我召回去,那你不是撞到枪口上了嘛,所以我这也是为了安全着想。”

“行!算你说得通,那第三个呢!”我又问道。

见我问她第三个问题,韩飞燕犹豫了一下,最终咬了咬牙对我道:“本来第三个原因我是想让你自己去发现的,但谁知道你没有自己去发现到。也罢,那我就带你再回一次地下室你就知道了。”

在韩飞燕跟我说这话的时候,从她的动作和表情中,我明显能够看到些许挣扎,就好像她不愿意说,但又不得不说似的。

“回地下室?”我不懂问道。

“这第三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我之所以要多把你留在地下室两天,跟这个原因有很大的关系。相信你应该看到了地下室石厅里的墙上挂着的那个石英钟了吧?”

“哦!你说那个钟啊,我看到了,怎么了?”我问道。

“你不觉得那个钟有问题吗?”

“有问题?哦!对,是有点不对劲儿,那个钟挂的位置那么靠下,有些不合常理。而且你还把那个钟用三个钉子牢牢的固定住,这让我觉得特别的别扭。还有,钟的后面鼓鼓的,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似的。”我回忆之前所看到的情况对韩飞燕说道。

“哦?这么说你看出来了?”

“当然看出来了,我跟你说,就我这眼力见,不是跟你吹,放在古代,我就是包青天狄仁杰。放在外国,那就是福尔摩斯......”

听我这么吹嘘我自己,韩飞燕白了我一眼,跟着她又对我道:“既然看出来了,那你为什么不研究研究,或者拿下那个钟看看?反正你在地下室里也没什么事儿做,我给你的两本书你之前说过没兴趣,摆明了不会看的,我是故意丢给你这两本你没兴趣的书的,目的就是要你无聊去研究这个钟的。”

“懒得动手,怎么?目的是为了让我研究那个钟?难道那钟里面暗藏着什么玄机?”我对她问道。

“等我带你去了你就知道了。”韩飞燕对我道。

等我们来到了地下室之后,等韩飞燕带我到了那个钟所挂的地方之后,在韩飞燕的一番动手操作下,我才知道了这里面的玄机。只是,韩飞燕这么搞一通,让我对这个老女人的认知程度又深了一层。我现在真的拿捏不准了,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到底心里面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她又想在我的面前证明什么?......

第六十四章 木牌

等我们来到了石英钟的面前,韩飞燕当着我们的面儿撬出来了固定在钟上的三个钉子,然后把固定在那里的石英钟给拿了下来。等石英钟被拿下来之后,我看到在那个地方,凸显了一块儿凸起的石头。

看见只是一块儿凸起的石头,我郁闷的对韩飞燕问道:“你就是让我看这块石头?”

听我这么问,韩飞燕笑了笑道:“你等着瞧就好了!”

说完这话,韩飞燕就用手用力按在了那块儿石头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当韩飞燕的双手按在了这块儿凸起的石头上之时,那凸起的石头竟然陷了下去。跟着韩飞燕用手在陷下去的这块石头上一转,这块石头就在韩飞燕的催力下,竟然向着右侧缓慢旋转了起来。

等这块石头向着右侧缓慢旋转了半圈儿之后,我们的面前,这个原本只是一面岩层的墙壁上,突然发出了那种像是原始古老的轰隆隆声。伴着这样的声音响起,我们脚下的地面开始出现了颤动,而我们面前的墙壁,竟慢慢出现了一道裂缝,随着裂缝一点点的越扩越大,最终在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门洞。

当这个门洞出现了之后,透过这个门洞,我看到了里面又出现了一个小的空间夹层。

等轰隆隆声停止,韩飞燕就缩回了手来,跟着她对我笑着说道;“走,跟着我进去瞧瞧。”

还不等我点头回答,韩飞燕就当着我的面儿当先走了进去。

等我跟着韩飞燕走进去之后,在这个小夹层里,我看到了让我无法相信的一幕。

在这个小空间里,竟然罗列了七八层高下密密麻麻的木牌。这些木牌打眼一瞧最少也得有个二三百个,我注意到,每一个木牌上好像都写着一个名字。

让我尤为震惊的是,排在最后的一行木牌上,我居然看到了在倒数第六个的上面,写着张七这么个名字!

“这是什么情况?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木牌?”我一边看着木牌,一边震惊的看着韩飞燕。

见我这么问,韩飞燕突然露出了一脸的苦笑,跟着她并没有对我回答什么,而是在这些木牌面前的一个桌子下,取出来了三柱香和一盒火柴。跟着韩飞燕用火柴点燃了三柱香,然后诚心拜了三拜,跟着把这三柱香放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的香炉里。

等韩飞燕上了香之后,她这才对我道:“这些木牌都是我供奉的,每一个木牌都代表着我所知道因走婚死在村子里的那些男人们。你看,在倒数第六个的木牌上,就刻有张七的名字,相信这个名字你不陌生吧。在张七的后面,刻着陈强名字的木牌就是那个跟我走婚的小子,也是你口中的那个愣头青。虽然他是死在了巫婆婆的房子里,但也是因走婚而亡,所以我也给他立了个木牌。每到了初一十五,我都会过来祭拜他们。”

“你为什么这么做?这些走婚的男人死了之后你都给立了木牌?他们所有人的名字你都知道?”

我这话问完,韩飞燕就摇了摇头道:“很多名字我是不知道的,比如第三排的第五个木牌,这个人的全名是三个字,叫李什么飞,由于我不知道中间的那个字,干脆就用李飞代替,只是中间多空出了一个空白的地方。还有你看上面,好多名字我是直接用姓代替,甚至还有几个没写字的木牌,那是我实在不知道死者姓甚名谁,所以只能立下空白的木牌。”

听韩飞燕这么说,我细一瞅,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又问道。

听我这么问,韩飞燕一脸的苦涩,她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对我道:“这些男人固然可恶,贪图美色,实在过分,但是也不至于因此而死,这也太残忍了。我这么做,算是为了全村的女人,更是为了巫婆婆而赎罪吧!每当我看到这些木牌,我都时刻警示自己,要记住这些男人的死,要时刻记住这是一个充满罪恶的村子,要时刻记住,巫婆婆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最邪恶的魔鬼!”

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韩飞燕的双瞳猛然缩小,一股狠厉的光芒出现在她的面容之上......

听到韩飞燕跟我说这样的话,又看到这么多的木牌,我虽然看着很震撼,但同时我的心里也充满了疑惑。

“你为什么非要让我看到这些木牌?我相信之前你是想让我自己发现这里,然后自己看到。现在主动带我来这里看这些东西,你到底意欲何为?”

听我这么说,韩飞燕对我回道:“我是想在你的面前证明我的决心,想用这些木牌告诉你,我对这些男人的抱歉和对巫婆婆的恨。巫婆婆不仅毁了这个村子里的女人,更是残忍的害死了你们这些外来的男人,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也算是帮村里的女人摆脱深渊,更是帮外来的男人摆脱误入歧途的命运。”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你总得具体说一说吧。”我又扫了一眼这些木牌后对她回道。

“除了帮我救出我的女儿之外,还要帮我从巫婆婆那里偷得一本书。只要有了这本书,我相信我就能救了一整村子的女人!”

“什么书?”我是越听越好奇。

“我记得巫婆婆以前来我这儿的时候,不小心遗落了一本老旧泛黄的书,我当时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只是翻查了几页,粗略的扫了那么几眼,然后就被巫婆婆发现后给收了回去了,当时因为我看了几眼,巫婆婆还对我好一番说教,说我不该看的东西不可以去看,否则不饶我。等巫婆婆走后,我凭着我的记忆竟然自己做出了书中记载的一种蛊毒的解药,然后我神奇的解了我自己身上的蛊毒!”

“什么?你是说你身上被巫婆婆种的蛊毒已经解开了?”我听得是瞠目结舌。

“没错,我现在已经不受巫婆婆的控制了!”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为村中其他的女人解蛊?既然你能解了自己身上的蛊毒,那她们身上的蛊毒你也应该能解了才对!等你解蛊成功之后,你可以带着全村的女人逃走啊,可以摆脱巫婆婆的控制啊!”我对她大声道。

“哪有那么简单,实际上,巫婆婆在我们村里每个人身上所施的蛊毒都是不一样的,不过所幸我和我女儿被施加的蛊毒是一种,只是在寻找给我女儿解蛊的解药之时,我缺少了一味草药,这才耽误了为她解蛊的时间。等我刚找到这味解药没多久,我女儿就发生了这档子事儿,然后被巫婆婆带走了。你还记得当初婷婷对我说,如果救出韩晶晶,也让我想办法解了她身上的蛊,让你把她带走这话吗?我当时虽然答应了,但是却答应的很勉强,因为我不知道婷婷身上中了什么蛊毒,所以我不知道怎么解了她身上的蛊毒。但是如果你找到了巫婆婆的那本泛黄的老书,相信只要给我时间研究书中的解蛊的内容,就能帮助全村的女人脱逃。”

“当真?”我对着韩飞燕问道。

“当真!我因为目标性太明显,根本就无法靠近巫婆婆,也没有办法能找到这本书,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了这本书,我担保,我可以做到这一切。只要全村的女人身上的蛊毒被解了之后,只要我们都不再受巫婆婆的控制,那巫婆婆一切的邪恶计划将被破坏。嗯,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眼下,我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看你能不能帮到我了!”

......

第六十五章 夜宵

听见韩飞燕跟我挑明了这话,意思是让我在有可能的情况下搞到巫婆婆的那本泛黄的老书,我犹豫了一下后最终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能做到的我一定做!”

见我这么说,韩飞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跟着她一脸诚恳的对我道:“那就拜托你了。”

等我们俩从地下室里出来之后,我也没有在韩飞燕的家过多停留,就准备离开。而韩飞燕这个时候也没有打算留在家里,她告诉我说她要去韩晶晶的家里一趟,说是去给坛子里的坛奴喂养自己的鲜血。

虽然坛子里的坛奴是假的,不是真实的我,是用来糊弄巫婆婆的秋丽的尸体,但是演戏要演全乎,每天该怎么做还要怎么做。本来她是打算睡一觉之后,过了凌晨在天没亮前再去喂养的,不过被我这么一搅合,她也就没心思再睡了。

听说韩飞燕要去韩晶晶的家给替代我的那具秋丽的尸体喂血,处于实在没事情可做,我也就跟着一起去了。不过我俩并没有一起走,我是先去的,韩飞燕说她十分钟之后再去,这样也好掩人耳目。虽然现在是晚上,但难免村子里会多出某些有心人来。

等我一路装疯卖傻的来到了韩晶晶的家之后,我就一路小跑的来到了二层阁楼,跟着我就爬到了阁楼上的木台,准备去瞧瞧里面的那具秋丽的尸体。可是当我刚爬上去之后,我特么居然看见,苏萍那个娘们此刻居然正蹲着打量着坛子里的尸体。可能是太过注意了,连我来了都没发现。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会儿苏萍正用一个类似小刮铲的东西在小心的刮去坛子里尸体脸上的油彩。

“喂!你在干什么?”我低吼一声。

我这一声低吼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吓得苏萍一跳。

等苏萍回头看见来人是我之后,她对着我拍着胸脯道:“是你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韩飞燕那个老女人来了呢!她要是来了就尴尬了。”

“你在干什么?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再次对苏萍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好奇坛子里的这个人是谁而已。既然你都能活下来,那至少坛子里总得有替代你的死人,要不然也瞒不过巫婆婆的。村子里死人有数,我就想看看这个替代你的死人是谁。”

“那你看出来了吗?”

“这不是刚上来准备看,你就出现了嘛!吓了我一跳,我还没看清楚呢!”苏萍对我回道

“没见清楚就别看了,一会儿韩飞燕要来了。”

“你刚从她那里回来?你去找她问了关于巫婆婆在村子排查几天的事情了?怎样?她是不是骗你的?”苏萍反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赶紧走吧,一会儿韩飞燕看到了你,那就不好了。”

“有啥不好的?难不成她还敢声张吗?你实话告诉我,这坛子里的人是不是秋丽那个女人?”苏萍直接就对我问道。

“呃......你自己都猜到了你还问我?没错,你很聪明,她是秋丽。”我觉得都到这一步了,不差告诉她这件事情的真相。

“呦呵!韩飞燕好一招移花接木啊!”

就在苏萍感叹的时候,从楼下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韩飞燕来了。

“喂!韩飞燕来了,你还不走?”我忙对她回道。

“嗯!行,我现在就走。对了,跟你说件事儿,要是你方便,一会儿趁着没人注意去我家找我,我好像知道韩晶晶被藏在哪里了!”

说完这话,苏萍就沿着木台的一根木柱子,身手矫健的溜了下去,不一会儿就下到了院子里。就这身手,不翻墙做贼,简直是埋没人才......

不过苏萍最后离开时的那句话让我很是振奋。她居然对我说,她好像知道韩晶晶藏到哪里去了!

她说她知道韩晶晶被藏在哪里了!!!

这可是个大事情,我最初的初衷也就是找到韩晶晶。想起韩晶晶,我的心不免就疼了起来,很疼很疼......

现在来看,韩晶晶可能是这些女人之中,我唯一一个有好感的,是唯一一个多少让我动了点真感情的女人。

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韩飞燕已经上来了。见韩飞燕上来了,我连忙装作看坛子里的尸体的样子,跟着还装模作样自言自语的道:“啧啧,真是厉害!这么久了,这尸体还没腐坏,也不知道都给这尸体泡了什么药水。”

见我在打量着坛子里的尸体,韩飞燕笑着走了过来。然后也不看坛子里的尸体,她先是闭上眼睛像是默哀了一会儿后,跟着直接就咬破了手指,向里面滴了两滴血。等做完这一切之后,韩飞燕就对我道:“别在这儿待着了,走了,难道你要跟死人睡在一个房檐下吗?”

“切!”

听韩飞燕这么说,我撅了撅嘴,跟着就快速下了楼。等我下了楼之后,我就离开了韩晶晶的房子,然后装作出去找住的地方的举动。

在我出去之后,我发现韩飞燕并没有跟着我离开韩晶晶的家,反倒是在离开之后,她突然关闭了韩晶晶家的灯光,使房屋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也不知道她是今晚在那里睡,还是又要搞什么鬼。

在村子里装傻的溜达了半个小时之后,我就溜达到了苏萍家的门口,然后就走了进去。

等我刚进入苏萍的家里之后,我就听到苏萍好像在家里忙活着什么,而且满屋子都是炒菜的香味儿。

“我靠!家里怎么这么香?你人呢?”

当我冲着房间里问完这话之后,我突然从一个小屋子里听到了苏萍的声音。

“等一下,还有一个菜就好了。”

“啊?我靠!你大晚上的在炒菜啊?你不怕有心人看到你炒菜冒出的油烟特别关注你这里吗?”我一脸担忧的问道。而在问她这话的同时,我也走到了传来她话音的那个小屋子。我看到,此刻,苏萍正围着围裙,像模像样的炒着菜。

见我进来了,又这么问她,苏萍转过头笑着对我道:“没事儿,我经常晚上自己给自己整吃的,住在我周围的女人们都习惯了,没人会注意这个。”

听苏萍这么说,我放下了心来,跟着我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深夜吃东西的女人会长胖的,你可小心着点 。”

“我不怕,我干吃不长肉。”苏萍回道。

“对了,你炒菜做什么?难道炒给我吃的?这么好?”

“不是有句俗话说的好嘛!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我先抓抓你的胃。”

“行了,你别扯那些没用的,我让谁抓了也不会让你抓了!对了,你刚才在韩晶晶的家跟我说什么来着?你说你知道韩晶晶被藏在哪里了?在哪儿?”我急忙问道。

“一会儿饭桌前告诉你,你先别急!”

见苏萍不打算现在告诉我,我也就没逼着她,然后就走了出来。

大概十分钟左右,菜都做好了。一共三个菜,我看了一眼,也各自尝了一口,色香味俱全,真的是好手艺。

不过奇怪的是,在我吃到用她们当地的野菜所清炒出来的菜的时候,我发现这菜里透着一股很熟悉的味道,这到底是啥味道,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等我吃了几口之后,我对着我对面坐着的苏萍问道:“现在能跟我说说你知道韩晶晶藏在哪里了吗?”

怎知我这话刚问完,苏萍居然面色有些红润的对我反问道:“先别纠结韩晶晶在哪里,我问你,你想不想进入巫婆婆的房间里瞧一瞧?”

“只要安全,我当然想进去看看,那里我可是很好奇的。”我直接回道。

“据我所知,明天巫婆婆好像和汉子以及跟我接话的黑衣人出门办差,都不会在那里,我可以带你去她的房间里看看。等看过了那个房子,我再告诉你韩晶晶被藏的地方可以不?”

“你老跟我绕这个圈子干啥?韩晶晶到底在哪里直说不行吗?不过我确实很想到巫婆婆的房子里瞧瞧,那我听你的。”

实际上,我心里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我想,保不齐就在那里能找到韩飞燕所说的那本老书也不一定呢。

见我同意了之后,苏萍突然站起了身来,然后绕到我的背后,跟着把身体靠在了我的身上。

“怎样?有没有很难受,身体有没有很热?刚才在那道山野菜里,我可是放了两杯我们村儿那种特有的催情的茶水的哦!”

“啊?卧槽!怪不得我总觉得这菜味儿熟悉来着。你特么......”

没等我话说完,苏萍就用嘴巴堵住了我,悲催的我又特么被这个女流氓给逆推了......

第六十六章 合谋

被逆推的感觉总是让我很郁闷,不过只要跟她“一交战”,那我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

一晚上的激情又是让我筋疲力尽,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等我们“停战”了之后,我跟苏萍闲聊了两句然后就呼呼大睡了。

等一觉起来之后,我又是特别去了村北的臭河沟沾沾臭气。话说跟这女流氓办回事儿,还得跑这儿来“享受”一下臭气熏天的感觉,也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等从臭河沟出来了之后,我就在村子里瞎逛了逛,然后就慢慢来到了村西口的位置等待着苏萍的到来。

过了足足一个小时左右,苏萍才“姗姗来迟”。等苏萍来了之后,她跟我先打了个手势,然后我俩就小心谨慎的向着巫婆婆的房子里走去。

因为苏萍一早知道巫婆婆和汉子以及那个黑衣人不在家,所以我俩趴在草丛里也没那么的谨慎,走的也很快。之所以还趴在草丛里,是因为我们怕被村里的女人看到我们向着这个方向而来。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巫婆婆的房子前。

我们来到了巫婆婆的房子前之后,我看到苏萍先是四下里扫了一圈儿,然后发现没什么异常之后,跟我做了个手势,然后我俩就一前一后从草丛里窜了出来,直接来到了巫婆婆的房门前。

等我们靠近了巫婆婆的房门前之后,跟之前一样,苏萍从地下捡起了四五枚小石子儿,然后先是推开了门,跟着往里面丢进去了两颗。

等这两颗小石子儿被丢进去之后,瞬间,房间里传来了那道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脚下也传来了强烈的震感。后面还伴着之前我所听到的那种像是怪兽的嘶吼声。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丢进去两块石头会出现这样的变动?还有,那怪叫声是什么东西?听着好瘆人!”我对着苏萍问道。

见我这么问,苏萍笑了笑道:“这是什么机关我也解释不来,但我感觉应该是声控或者是重力控制的那种,丢两个石头进去,里面就会响起声音或者受到重力的感应,从而触发机关。如果我们不触发这道机关,咱们进去万一发出任何的细微响动,都没个好。而且这道入门的机关差不多每五分钟才会触发一次,而且只是针对入门的时候才会触发。至于那声声怪叫,可能是巫婆婆研究的什么怪东西所发出来的声音吧,具体我也不知道。”

听苏萍这么说,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等这样的响声和震感都消失了之后,苏萍就彻底推开了巫婆婆的房门,然后我俩就小心谨慎的走了进去。

刚一走进去,我差点没被房间里的怪味儿给恶心吐了。这房间里充斥着一股股腥臭的气味儿,还伴着一股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药味儿。

看我瞬间就拉下了脸来,而且有着一股想吐的冲动,苏萍对我轻声道:“忍着点,这个房间是巫婆婆平时用来做各种实验的,所以味道难免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做各种实验?什么实验?”我问道。

“比如实验某些蛊毒的功效,比如实验某些毒草的作用,再比如......反正就是一大堆恶心人的实验,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苏萍想要继续跟我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收了口,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见苏萍没有跟我细说,我虽然心里好奇的紧,但也没有去问,就这么一直跟在苏萍的身边。

巫婆婆的房间整个结构跟平常房子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值得说明的是,巫婆婆的房子里间数很多,大大小小的房间估计有十好几间。我看到苏萍在走到最里面靠右侧倒数第二间房子的时候,她就推门走了进去。

等这个房间的房门被推开了之后,我发现在这个房间里,有几个大塑料桶子,桶子里装的是什么我还不清楚,但是从外面看,里面隐约有一个黑影儿,看起来桶子里必然是藏着什么。

除了几个桶子外,周围还有几张放着各种我不认识的稀奇古怪的瓶瓶罐罐的桌子。而就在其中的一张桌子上,我甚至还看到了几样让我毛骨悚然的东西,这几样东西居然是几个白森森的头骨。

看到这几个头骨,我是背脊一凉,总觉的在这里看到这种头骨是特别可怕的一件事儿。

看到这几个头骨,我就不敢看了,只好转移注意力去看苏萍。我发现在进入了这间房间里后,苏萍只是带着我留在门口的位置,并没有带着我直接往里面走。跟着她蹲下来用手敲了敲我们脚下的地面,像是在听她自己敲击的声音。听了一会儿后,苏萍便抬起头观察了一下周遭的环境。

苏萍这样的举动让我很奇怪,但是我只看,不去问。像是发现没什么情况之后,苏萍就在这个房间里走动了起来。

苏萍走动的很小心,生怕搞出任何的响动。我看到苏萍在各个角落都看了一圈儿,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等一圈儿看下来之后,苏萍一脸失望的样子,然后她自言自语道:“果然什么都没有。”

“你在找什么?”我问道。

“几样救人的药剂!”

“几样救人的药剂?你也有要救的人?”我好奇的看着她。

见我这么问,苏萍笑了笑道:“是啊,上次我进巫婆婆的这个房子里,是我知道有一种药剂正是我所需要的,所以我才会那么急着进来,哪怕被你发现了都认了,因为我怕万一错过了,然后被巫婆婆发现了这个药剂,再被她给收走,那可就不好了。但是这次,好像这药剂再没有了呢,怪不得他没有提醒我......”

“这个房间没有,那别的房间兴许有呢!还有,你是怎么知道上一次房间里有药剂等你去拿?难道是谁告诉你的?还有你最后说的那句话,谁没有提醒你?!”话说苏萍的话让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见我这么问,苏萍向着我投来了一个极为邪魅的微笑,跟着她咧开嘴对我笑道:“只有这个房间有的,至于我之所以知道这里会有我所需要的药剂,那是因为...提醒我的人想帮助我救我想救的人。简单来说,我的后面也是有人在支持我的,你还记的从巫婆婆房间里走出来的那个黑衣人吗?”

“黑衣人?你是说......上次的药剂是他告诉你放在这里的?你们是一伙儿的?!难道说,你能顺利的进入巫婆婆的房间里,也是他告诉你的?!”当苏萍一提到黑衣人,我瞬间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见我这么猜测,苏萍笑了笑道:“我们可不是一伙儿的,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各取所需罢了。她巫婆婆以为我是她的班底,以为我会为她所用,却不知道,她的身边那个牢固的钉子此刻已经慢慢脱离了她,准备将钉子那锋利的钉头刺向她了呢!”

苏萍的话虽然没有说透,但已经足够表明出她的意思了。不管苏萍和黑衣人是不是一伙儿的,但至少证明,他们俩是在合作,苏萍知道怎么进入房间,怎么拿到所谓那救人的药剂,肯定都是黑衣人告诉她的,保不齐,那个黑衣人就知道韩晶晶被藏在哪里,然后黑衣人给苏萍说了,苏萍才会跟我说,她好像真的知道韩晶晶的下落了!

就在我满脑子都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苏萍叫住我道:“行了,我知道你现在想的事情很多,不过你暂时还是先别想了。既然我带你进来了,那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带你去看看吧!”

听苏萍这么说,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跟着,苏萍就带着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走动。

我发现,苏萍每带我走进一个房间,她都会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像是在防备着什么。而且间接,我还在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听到了一些沙沙的声音。

在巫婆婆的这些房间里,除了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和一些草药之外,也就没什么了。本来还指望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找到韩飞燕要的那本老书来着,可是看了一圈儿下来之后,别说一本书了,连张纸我都没有看到。

等苏萍带着我大小的房间都走完了,唯独最里面左侧的那间房间没进去之后,苏萍就要带着我离开这个房子。

见她要带我走,我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最里面的怎么不带我看看?”

见我这么问,苏萍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跟着她语气低沉的对我说道

“黑衣人跟我说过,那个房间是看不得的,看见了,是会......死人的!”

......

第六十七章 后花园

“啥?会死人的?有...有这么严重吗?”我一边惊讶的看着苏萍,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着那个我们没进过的房间。

“你要是不怕死,那你就打开门进去看看,我准不拦着你。”苏萍对我耸了耸肩回道。

“我...我活的好好的,没事儿干嘛冒这个险?靠!走就走了,不看就是,我可不想因为好奇心搞得自己丢了小命!我特么还没有老婆孩子呢!我爹妈还指望我回家传宗接代呢!”

见我这么说,苏萍嘴角轻轻上扬道:“你还不傻嘛!”

“我又不会跟自己的命过不去。”我白了苏萍一眼。

等我和苏萍走出了巫婆婆的房间中之后,我就对着苏萍问道

“诶?对了,你为什么每进入一个房间都要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啊?总感觉你像是防备着什么。你不是进去过吗?怎么总是防着什么啊?”

见我这么问,苏萍对我回道:“我虽然来过,但是每进入一个房间,有些动作是必须要做的,我之所以那么小心,那是有原因的。相信你也听到在房间里的犄角旮旯隐隐传来了那种沙沙的声音吧。要是我没有做出那些动作,没有小心谨慎的观察,万一惹出来了这些传出沙沙声音的家伙,那可就不好玩了,相信你不知道,那些传来沙沙声音的家伙都是制蛊的毒物。”

“什么?制蛊的毒物?!”

听苏萍这么说,我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要知道,那日,我是亲眼看到愣头青被那些恶心骇人的毒物没多久就给吃干抹净的,那种场面,可不是单用恐怖这两个字就能概括的,我可不想变成下一个愣头青。

被苏萍这么一说,我就不打算再继续在巫婆婆房子附近逗留了,于是我对苏萍小声道:“咱们还是走得了,别等到巫婆婆回来了就不好了。”

“放心,黑衣人跟我说了,这次陪同巫婆婆出门好像又是去见什么神明来着。黑衣人告诉我说,他们这次出门,少则一日,多则三日,这中间巫婆婆是不会提前回来的。”

“又是去见什么神明?那个神明到底是什么啊?总不能真是神仙什么的存在吧?”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管那个神明是什么,这可不是该咱们操心的话题。怎样?是跟我回去还是自己装傻玩去?”苏萍对我问道。

“玩什么玩,你不是说等进完了巫婆婆的房子里后,你就带我去找韩晶晶吗?你不是说你好像知道了韩晶晶在哪里了吗?那现在正好,巫婆婆又不在家,赶紧带我去找韩晶晶啊!”我急不可耐的对她道。

“怎么?看来你对这个叫韩晶晶的女孩很上心嘛?”苏萍对我问道。

“还好吧!就是觉得她是个好女该,我应该救她。至少人家女孩为了不牵连我,在巫婆婆的逼迫下也不用血咒唤回来我,就这份情谊,足够我为救她而万分努力了!”我回道。

“这样啊!怎么感觉空气酸酸的,我好像吃飞醋了呢!”苏萍装模作样道。

“少来!你这个女流氓还会吃飞醋?你吃奶油我还信,吃醋就免了哈!行了,别跟我墨迹了,快带我去找韩晶晶吧。”

见我这么急的样子,苏萍笑了笑道:“我是跟你说过我好像知道韩晶晶被藏在哪里,但是现在咱们还去不得。对!准确来说,咱们还找不到韩晶晶被藏的那个地方!”

“卧槽!你耍我啊?你都知道她好像被藏在了哪里,怎么会找不到这个地方?!”我整个人都急眼了,这种感觉就是,明明希望的道路就在眼前,然后走着走着道路变成悬崖了......

见我急了,苏萍对我道:“你小子小点声,你听我跟你解释。那个黑衣人前一晚跟我接头说,他偶尔听到巫婆婆说过,最近想要拿韩晶晶试一种蛊来着。这种蛊会迷惑她人的心神,使中蛊的人会在思想里把巫婆婆当成自己的主人,一心效忠于她,是一种可怕的控人心神的存在。要是这种蛊在韩晶晶的身上试验成功了,那全村的女人都会跟着遭殃。现在村里所有的女人是被逼迫的,如果这种蛊都施加在全村女人的身上,使她们身心被控,全身心的效忠巫婆婆,那就不是被逼迫,那就变相成为了一种自愿,成为巫婆婆的一种称心如意的工具了!”

“卧槽!这么毒?不是,你跟我说这一大堆没用啊!我要知道韩晶晶在哪里!你扯到什么蛊拿韩晶晶做实验这样的话我不爱听。”我大声道。

“你急什么,你听我慢慢说。后来巫婆婆不经意的跟黑衣人提过,她说自己把韩晶晶给藏到了自己的“后花园”里,准备在那里试蛊,而那个后花园,据黑衣人说,是巫婆婆的私人领域,就连他都不得而知。村子里的一些被巫婆婆看上眼的特殊坛奴,都是巫婆婆秘密运到她那个所谓的后花园的,而跟随巫婆婆身边的那个汉子,就是她后花园的产物。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包括在后山小河岸边发现的坛奴尸体,不过是一些对巫婆婆来说并不重要的东西。巫婆婆最根本的东西和秘密还在那个所谓的后花园里!”

“原来还有这么个地方。巫婆婆果然老奸巨猾,这么说来,她并不是很信任那个黑衣人嘛!”我酸酸的道。

“在巫婆婆的眼里,她只相信自己,这也是我最初跟你说的,这个村子里的女人都不可信,包括我在内,因为我们都只信自己,而你,要做的也只能是......相信你自己!”

苏萍跟我说起了这话反倒是令我一怔。跟着,苏萍又对我说道:“而且黑衣人还告诉我,巫婆婆给韩晶晶试蛊,成功了的话,韩晶晶将会被蛊惑,最终对巫婆婆言听计从。如果失败了,蛊毒将会在韩晶晶的身体里反噬,最终落得一个死亡的下场,所以这是一个死局,不管成功失败,对韩晶晶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结果。”

苏萍的话立刻让我感觉到不淡定了,这反而让我更急了。

“那还等个JB啊!赶紧想办法找到那个地方救出韩晶晶啊!要不然她就要完了!”

“可问题是,我们谁都找不到那个地方,你想,连黑衣人都不知道的地方,我们怎么找?”

“那...那怎么办?”我心里有点慌乱。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这是一个很累也很笨的办法。”苏萍托着下巴轻声道。

“都这会儿了,就别卖关子了,有话说,有屁放,快点!”我气呼呼的对苏萍道。

“其实这个方法就是......等巫婆婆出现之后,你就紧密的观察着她,不让她离开你的视线。我相信,巫婆婆总有要去她的那个神秘的后花园的时候,只要你盯紧了,你早晚都会看到。”

苏萍的这个方法确实很笨,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

“而且也只有你能做到,我想,要是巫婆婆去她的那个后花园,一定会想办法支走她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我都会被她搞得找事情做,从而没时间去跟着她。但你就是个例外,巫婆婆不会在意你,因为你是傻姑,傻子在巫婆婆的眼睛里,没任何的威胁,你懂我的意思吗?”

苏萍说完这话之后,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一刻,我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我说什么都要跟踪巫婆婆找到那个所谓的神秘后花园。我一定要救出韩晶晶,我也相信我一定能够救出韩晶晶的!

......

第六十八章 报仇

等苏萍跟我说完了有关巫婆婆的这个后花园的一切之后,苏萍就问我现在跟不跟她去她那里。

虽然苏萍“盛情相邀”,不过我还是给否决了,很明显,这个女流氓让我去她家就是为了搞那个事儿。我可不打算伺候她了,感觉这妞子那方面的欲望太强了,跟打了鸡血似的,我伺候不起......

见我不同意跟她走,苏萍准备老戏重演,准备再跟我在草丛里野一下,不过我没随了她的意愿,直接就趁她不注意,迅速跑掉了,然后摸回到了村子里。

等我回到了村子里之后,我准备继续在村子里装疯卖傻一会儿,打算到了晚上,准备去婷婷家或是韩飞燕家,让她们给我准备一些干粮,我是准备跟定巫婆婆了,准备带些干粮打“持久战”了!

让我恶心的是,等我回到村子之后,也不知道点背还是怎么着,我竟然遇到了那个骚女人阿星。看到这个阿星,我心里就一肚子火气,这女人没少拿我开涮,而且还是闷死张七的罪魁祸首,我要是有机会,我非得弄死她不可。我甚至都想给她整到一群公猪圈里,让公猪日死她这个臭娘们......

等阿星见到我之后,她就开始逗我玩了,我只能装的跟傻逼似的配合她,虽然心里十分的窝火,但是没办法,谁叫咱现在是傻姑呢,是个彻彻底底的傻子呢......

在逗了我一会儿之后,阿星把我带到了她家的院门前,我虽然不想去,但是我也不敢过多挣扎,怕做出过多的动作被人看穿,而且我还发现村里有几个女人已经注意到我这边了,她们还相互间对我指指点点笑说着,感觉把我当猴似的......

等阿星把我领到了她家门口之后,阿星让我站着别走,然后从她的家里拿出了一盘鞭炮,也就是咱们俗称的大地红。

看到这一盘大地红,我就有点怕了,我不知道阿星从哪里搞到的这玩应儿,要知道村子里可是没有这种“先进”的设备的。不过想了想我就释怀了,指不定是哪个走婚的哥们拿到阿星家用来晚上庆祝什么的呢。

等阿星拿出了一盘大地红之后,阿星凑到我身边,然后扯开我裤子的一角儿,跟着就把这盘大地红扯下来几个,用手里的火机点着了后,往我裤子里丢。

只听轰的一声,这给我炸的,当时下半身就传来了一阵疼痛,差点没给我篮子炸化了......

我这火了,这娘们也太损了吧!而且万一她用这东西把我衣服裤子炸坏了,不小心露出了我里面的家伙事儿,再被她看到了,那可就麻烦了。

就在我紧张害怕的时候,阿星就扯着我的裤子,准备继续往我裤子里丢鞭炮,看到这一幕,我只能赶紧蹲在地下捂住耳朵装怂,假装害怕的蜷缩起来。

看我这样,阿星是一脸的失望,然后自言自语道了声。

“真孬,傻子就是傻子,没劲!”

就在阿星说完没劲这话之后,她突然脸色一变,跟着躬身捂起了肚子来。此刻,她嘴巴里嘟囔着说什么来不来事儿之类的话的,随后就快速的丢掉了打火机,然后也不去管地上的那盘大地红,就这么向着她家院子里靠左侧的那个厕所跑去了。

看阿星就这么走了,我心道总算是解放了,于是赶紧准备逃走。可是看到身边的大地红,还有她进入厕所的方向,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损招。

我心里暗想,你特么炸我篮子,那我就炸你下面的小妹妹!

想到这儿,我就拿起了打火机和地上的那盘大地红跑到了厕所前。

等到了厕所前,我看到阿星正蹲着呢。趁着她蹲着的时候,我直接点着了手里的这盘大地红,然后快速走了进去丢到了她蹲的坑里。

为了表示出我傻子的一面,在丢进去了之后,我还当着她的面儿蹦起来,跟个傻孩子一样拍手傻笑来着。

“噼里啪啦!”

厕所内瞬间宛若过年,一股白烟席卷臭烘烘的空间,鞭炮被我扔进阿星的坑里,火花四溅的崩了起来。

“傻姑,我个臭婊子!你拿炮崩我下面……你妈鸡大腿的,你别让我抓住你……!”阿星也不管屁股还是什么,双手捂着裤裆,嗷嗷的喊着。在大地红的助力下,我甚至在阿星的脸上还看到了崩出来的那种血糊糊的东西.......

那阿星成这逼样了,这给我爽的。我心想,我傻有傻道,谁叫你人不干人事儿,今天算是报了一个仇,解了我一口恶气了。

看着厕所里的阿星这就已经提裤子准备追出来了,我撒腿儿就跑。不过我跑的时候,还是装出坡脚的样子。我相信阿星她不敢追出来,除非她好意思就这么在村子里追着我跑,不要颜面了。

从阿星家的院子里跑出来之后,我心里这个爽啊!这一次总算是多少报点仇了,老这么被她欺负,今天算是开了心了。这也算是阿星自作自受,叫她这么玩我。

等我在村里有转悠了一会儿之后,直到天色渐黑,我才趁机溜进了韩飞燕的家里。

其实我想去婷婷家来着,不过我觉得,有些事情我需要跟韩飞燕说一说,所以决定还是去韩飞燕的家里。

等到了她家之后,韩飞燕也在家。于是我就跟韩飞燕说,我今早看到巫婆婆和汉子他们出门了,隐约我听到那个巫婆婆自言自语说什么,她把韩晶晶藏到了一个地方,还说这几天就要去那个地方。所以我准备这几天盯紧了她,看看她什么时候去那个藏着韩晶晶的地方,我也准备第一时间跟到位。

我现在跟韩飞燕说话没几句是真的,因为我知道,现在韩飞燕给我的感觉也不可信,甚至她让我找的那本书也不见得就是为了村子里所有的女人着想。我还是听着苏萍的那句话为好,在这个村子里,别人都不可信,我只能相信我自己,否则,别有一天被人当枪使,把好人崩死了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当韩飞燕听了我说的事情的时候,韩飞燕表面看起来是特别的振奋。于是她让我在这里等一会儿,说去给我做一些好吃的,顺便给我准备一些可口的干粮。

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韩飞燕的饭菜做好了。等韩飞燕做好了饭菜之后,我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等我吃饱了肚子,韩飞燕就给我拿了一摞炸好的油饼,这就是她给我预备的干粮。

将这些油饼装好,我就离开了韩飞燕的家。走的时候,韩飞燕还对我嘱咐说,让我自己小心着点,她等我的好消息。

出了韩飞燕的家门后,我就在外面找地方睡了起来。等天亮之后,我就窝在了巫婆婆家门前的草丛里等待着她回来。

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我这么一等就是两天。在第三天上午的时候,我才看到巫婆婆带着黑衣人和汉子回来了。

躲在暗处我发现,巫婆婆整个人的状态似乎显得更苍老更疲倦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在巫婆婆临近房门前的时候,我刚好在这个角度能清晰的看到她的脸。我发现,巫婆婆的脸颊之上,之前那个多出来的像是蜈蚣一样的疤痕,在此刻竟然微微发着血红色的光亮,而且那道如蜈蚣一般的疤痕居然像活了一样,在巫婆婆的脸上蠕动着......

第六十九章 霸下驮着

看到巫婆婆的脸上的疤痕微微泛着血光,而且好像在蠕动着,这吓了我一跳。

看到这个情况,我以为我眼花了,然后我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在仔细看过之后,我发现巫婆婆的脸上那道蠕动的疤痕真的不再动弹了,而刚才所产生的那微微红的光亮也不在了。

眼前的一幕突变,让我不由的愣住了。我心道,难道我刚才真的看花眼了?可是细一想不对啊,刚才的画面是那么的真实。

就在我纠结于巫婆婆脸上疤痕的时候,我看到巫婆婆已经带着黑衣人走进了房间里。至于那个汉子,就在外面守了起来。

等巫婆婆走进去了之后,我就耐心的在外面观察着,饿了吃着我带来的干巴巴的油饼,渴了就去一边的草丛小水沟里整点水喝。实在要是困得不行了,我就躺在草丛里眯一觉。这么一蹲守,愣是蹲守了三天,我就有点抗不住了。

看着自己还剩下的半块儿油饼,还有自己有些萎靡的精神头,我就有点想打退堂鼓。可就在准备打退堂鼓的时候,当天下午,我终于看到有变化了。

就在当天下午。巫婆婆带着汉子出门了。他们所去的方向是村子里。在村子里,巫婆婆先是去了韩飞燕的家,然后陆续又去了其他的几家,最后去了苏萍的家里。

我感受到,巫婆婆在苏萍的家里呆着的时间最久。等巫婆婆离开了苏萍的家里之后,她就带着汉子回去了。

在跟踪的这一路上,我特别的小心。虽然我知道,以我傻姑的形象,就算巫婆婆看到我也不能怎么样,但我还是尽量不让她发现为妙。

等巫婆婆带着汉子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之后,我发现不大一会儿,那汉子就又从巫婆婆的房间里出来了,只是这次出来的却是一个会眨巴眼睛的汉子,这应该是黑衣人出来了,真正的汉子估计回到屋子里休息了。

等这个黑衣人顶替这个汉子出来了之后,我就看他在四周来回溜达着。就这么一溜达又是大半夜。

过了凌晨两点钟左右,守门的黑衣人回到了房间里,然后真正的汉子又出来了。不过这次他不是自己出现,连带着那个巫婆婆也拄着拐杖出来了。

在门口,巫婆婆还特别嘱咐黑衣人一番话,跟着这才带着汉子向着村子里走去。

看到巫婆婆大晚上的凌晨两三点钟带着汉子出门,我就觉得蹊跷。虽然我现在困得不行不行的,但是我知道,我此刻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没准这就是我唯一的机会也说不定。

等我偷摸跟踪巫婆婆来到了村子里之后,我发现巫婆婆先是在村子里各个地方转了两圈儿,像是在巡视着什么一般。

等巫婆婆转了两圈之后,她就带着汉子向着村中后山走去。

看到巫婆婆带着汉子向着村中后山走去,我就觉得不大寻常。要知道,村中后山之地,除了座山坟那个地方之外,再没有什么别的地方。难道说巫婆婆要去那个座山坟去?亦或者说......座山坟就是巫婆婆的后花园?!

想到座山坟有可能是巫婆婆的后花园,我整个人都变的有些不自在了。把死人墓地当成自己的后花园,确实是让人难以想象,不过这也太凶残了吧......

等我跟随巫婆婆来到座山坟这里之后,我看到巫婆婆并没有在其他的坟头上停留,而是直接走到了最里面的一排坟地。

据我所知,最里面的一排坟地死的都是最早的那一批跟韩飞燕一起被拐到这个村子里的老女人们。

等来到了这一排坟地之后,在从左向右数的第四座坟地前,巫婆婆停了下来。

我看到巫婆婆在来到了这座坟前之后,她就坐了下来,跟着嘴巴里就念叨着一些话,像是跟这座坟里的死人拉家常似的。

要知道,大半夜的,你看到一个老太婆在对着一座坟说话,那得是一种什么状态、什么体验?估计吓也得把人吓死。

看到巫婆婆在那儿说着话,好像跟这座坟聊天一样,再加上这夜晚气氛的衬托,小风阵阵的,我吓得腿直哆嗦。不过我心里不停的告诫自己,这都不叫事儿,只要我勇敢点,胆大点,不自己吓唬自己,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可能巫婆婆在跟所谓的“老朋友”聊天吧,总不至于在跟鬼说话吧......

由于我们相隔着有一段距离,我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但是由于今夜满月当空,我隐约能看到,巫婆婆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很高兴很欣喜,她一边说着话,还一边触摸着坟堆前所立的那个石碑。

我看了一下,好像在这个座山坟上,只有最里面的这一排坟堆才立有石碑。

在那儿跟这座坟说够了话,巫婆婆这才站起了身来,跟着她轻咳嗽了两声,然后又用拐杖敲击了两下地面。在做好这一切之后,我看到,巫婆婆身边的那个汉子那双无神的双目突然亮了一下!

对!就是亮了一下,白天里我看不出来,但是夜晚,在巫婆婆做完那一套动作之后,他的双目确实亮了一下。不过亮了一下之后,又很快的黯淡了下来。

跟着,我就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举动,那个汉子,居然徒手对着坟前的那座石碑开始用力的扭动了起来。

在汉子用力的扭动之下,我远远的看到,那个石碑居然真的被扭的转动了起来。而随着石碑的转动,此刻,这石碑居然向上上升。当整个石碑被汉子扭转了一百八十度之后,石碑也上升到了一个相对的高度,跟着,我看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由于天边满月当空,所以我可以清晰的看见,这座石碑的下面,出现的是一个巨大的石龟,而那个汉子双手抱着石碑,就站在那石龟之上。

虽然看着是石龟,但比之寻常的龟,它的嘴巴里却有着极为锋利的牙齿。石龟的身上驮着的是石碑,它那样子似乎是正在吃力地向前昂着头,四只脚拼命地撑着,好像在挣扎着向前方奋力的爬着,又总是爬不动一样。

这好端端的石碑下面,怎么还隐藏着这样的一个巨大的石龟呢?看到这一幕,我真的感到匪夷所思。

我看到了这石碑下的石龟之后,我突然想起了老家的一位大爷跟我讲的一个故事,猛然间我明白了我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叫做“霸下驮着”。

霸下驮着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事情,要说有什么讲究,还得从石龟的具体来历说起呢!”

听老家的大爷跟我说过,传说龙生九子,九子个个不同,其六子为霸下。霸下,又名赑屃(bixi),形似龟,平生好负重,力大无穷,碑座下的龟趺是其遗像,现在展现在我面前的这个石龟,应该也是霸下的化身。

传说霸下上古时代常驮着三山五岳,在江河湖海里兴风作浪。后来大禹治水时收服了它,它服从大禹的指挥,推山挖沟,疏遍河道,为治水作出了贡献。洪水治服了,大禹担心霸下又到处撒野,便搬来顶天立地的特大石碑,上面刻上霸下治水的功迹,这就是我前面说的“霸下驮着”,自此,沉重的石碑功德压得它不能随便行走。”

霸下和龟十分相似,霸下在民间被俗称为石龟,它是长寿和吉祥的象征。在古代,一些有着功绩或是身份显赫的人的石碑的基座都由霸下驮着,在碑林和一些古迹胜地中都可以看到。

既然看到这座石碑下都是被霸下驮着,岂不是说坟堆的主人也有了不得的功绩?或者说他们的身份很不一般?值得霸下驮着?我不由的好奇起了那座坟的坟主人的身份来。

就在我好奇这个的时候,让我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接下来巫婆婆居然把手伸进了石龟的嘴巴里,然后像是在里面扭动着什么。等巫婆婆一番扭动之后,那个巨大的石龟居然活了!

.......

第七十章 暗藏玄机

当我看到那个巫婆婆在扭动起了石龟嘴巴里的什么东西之后,那个石龟突然间竟伸长起了脖子来,感觉像是在拼命挣扎着似的。

随着石龟使劲儿的向前伸长着脖子,令我大开眼界的一幕出现了。

我发现在紧挨着龟背左侧上的石碑靠下的斜面上,突然裂开了一道裂缝。这道裂缝就像是出现的一道拉锁一样。下一刻,这道如拉锁一般的裂缝猛地扩开成了一道石门。我细一看,这石门之内还有向下通行的石阶。黑乎乎的石门内一眼望不到尽头,看着既神秘又恐怖。

看到这一幕,我简直难以置信,甚至我都忘记了呼吸。我相信,从这里走进去,很有可能就是所谓的后花园。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这太尼玛骇人听闻了,这哪是机关,这简直就是比高科技还要牛叉的神迹啊!

谁能想到后花园就是所谓的座山坟墓地?谁能想到石碑是开启石龟的机关,而升起的石龟则是进入的另一道机关?还有,这庞大的石龟联动着这样出神入化的机关是怎么形成的?是谁建造的?这尼玛要是放在过去我的生活中,我只会认为这是电影里才有的场景。

就在我叹为观止的时候,我看到巫婆婆走进了那个石门。而在龟背顶端扶着石碑站在那里的汉子也松开了手,直接从石龟的顶端向下自由滑落,很顺利的就滑落进入了石门之中。就在两个人进入石门中,然后顺着石阶向里面走的时候,像是又触发了什么机关,那个向前伸长着的石龟脖子突然又缩了回来,然后我看到,那个裂开的石门就那么慢慢的闭合了。跟着龟背顶端的石碑慢慢的向回旋转。随着石碑的旋转,石龟正在慢慢的向着地底下沉去。差不多也就半分钟左右,尘埃落定,原本升在那里的石龟已然不见,这里又变成了一座普通的坟地,坟地前就只是单单立着那么一个看着特别普通的石碑......

痴痴的望着那个石碑良久,我最终还是选择冒险走了过去。等我走过去之后,我先是在周遭查看了一下,跟着我就打量起了石碑。

通过月光的光照,我很容易看到石碑上刻有的碑文,当我看清了石碑上的碑文之后,我又是为之一愣。

我看到,石碑上刻着这么几个大字:李长娟之墓。

李长娟?!

看到这么个名字,我瞬间就想到了我自己现在扮演的这个角色。

之前韩飞燕跟我说过,李长娟不是别人,就是傻姑李欣的母亲!

发现这个墓地是李长娟的,我对于李长娟这个女人的身份有了一丝的好奇。我在想,为什么李长娟的墓地会是机关的入口?为什么她的石碑下会有石龟霸下?难道说石碑下的石龟只是设置机关的需要?还是说这个李长娟真立有什么功德?

就这么干巴巴的想了良久我就不再去想了,这不是我操心的事儿,我也没必要管那么多。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巫婆婆现在进去的正是她所谓的后花园,那她进去了之后是不是会对韩晶晶采取什么试蛊的行为?这我是真的很担心。

看着石碑好一会儿,我就摸起了这个石碑。我发现在石碑的左右两侧边缘的地方,各有一个五指指印儿,两个五指指印摸起来特别的圆滑广润,也不知道是特别挖成这样的还是怎么形成的。不过我可不信是汉子使用力气用手指按出来的。再怎么说这可是石头,就算他再有力气,那只会按碎了这石碑,不会按出这么圆滑的指印。

摸了摸这个石碑之后,我就也学着刚才那个汉子的样子,准备扭转这个石碑。我刚才注意到,汉子是顺时针扭转的,所以我也顺时针的这么扭动了起来。

可是我扭了半天,特么的,这个石碑居然就没有要动弹的迹象,我就跟个傻逼似的,大半夜的,抱着石碑使着劲儿,不知道底细的,还以为我大晚上的对着石碑发情呢......

就这么抱着石碑扭了半天,我实在是没辙了,最终只能选择放弃,然后又缩回到了我之前躲藏的那个地方,默默的观察了起来。我就那么静等着,等待着巫婆婆的出来。在等待的过程中,我把我最后剩下的半块儿油饼也吃了。

我本以为,巫婆婆进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出来。但是让我郁闷的是,直到我就这么蹲着守到了凌晨五点左右,眼瞅着天就快亮了,也不见石碑那边有什么动静儿。

就在我有些等不起了的时候,就在我又饿又渴又困的时候,终于,石碑那边出现了响动。

我看到石碑突然响起了一阵阵摩擦声,然后石碑自行顺时针旋转了起来。伴着石碑的旋转,那个巨大的石龟又这么出现了。

然后石龟脖子向前猛地一伸长,沿着石碑向下的斜面龟背上就出现了那道石门,等石门出现之后,巫婆婆和汉子就走了出来。

在他们刚走出来,石龟的脖子又一回缩,然后石门顷刻间关上。然后就看到龟背的顶端石碑自动的逆转开来,最终一切都又消失不见,只留下了那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石碑。

待坟堆前恢复了原状之后,巫婆婆跟着就对着坟堆笑说道:“呵呵,我走了,过几天我再来陪陪你。咳咳咳......”

在咳嗽了两声之后,巫婆婆就带着汉子一脸病态的离开了。

在巫婆婆离开了座山坟,彻底走远了之后,我来到了李长娟的坟前,对着那石碑又好一番研究,期望自己能扭动石碑把地下的那个石龟给升起来,可是我费了半天的力气,累的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也没有任何的收获。

最终,无奈之下,我只得从座山坟离开了。

离开了座山坟之后,饿的有点不行的我先是去周边的山沟里采了一点野果子吃。在吃了点野果子充饥之后,我就辗转回到了村子里。

不过我回村的时候还是特别的小心,我生怕遇到了阿星那个贼婆娘。上一次我那么搞她,估计在见到我,她能往死里的祸害我。

还好,在村子里我没有发现阿星。装疯卖傻了一阵子之后,我最终选择趁人不注意进入了韩飞燕的家里。

在韩飞燕的家里见到韩飞燕之后,我也没跟她交代什么实底儿,只是跟她说,跟了巫婆婆好几天了,连个毛的线索都没发现,现在饿得眼睛发花,实在是扛不住了,所以赶紧让她给我整点吃的。

见我这么说,韩飞燕也不敢怠慢,就赶紧给我张罗吃的去了。

等海吃了一顿之后,我就又跟韩飞燕闲聊了一会儿。在闲聊的过程中,韩飞燕告诉我说,村子又来男人了,这一次来了四个。

听说村里又来男人了,我也是感觉到相当的无奈,又特么来了四个送死鬼......

从韩飞燕的家里出来了之后,我就向着帐篷那边去转了转,看看新来的四个生面孔。韩飞燕说的没错,确实是来了四个送死鬼。不过这一次这四个家伙没有住张七大哥留下的帐篷,而是自己带了帐篷来的,看来前期的准备工作还挺足的。让我相当无语的是,在这四个人之中,我隐约听到其中两个是父子关系,当儿子看着也就十七八的样子,那个当爹看着估计到不了四十。父子二人组团来走婚,也不知道儿子他娘知道了会怎么想......

在“参观”个这四个生面孔之后,没地方去的我准备去苏萍家一趟。倒不是我想跟那个女流氓办事儿,事实上在那方面我还挺怕她的。我之所以想要去,是想让她帮我想办法,我该怎么进入这个有可能是巫婆婆后花园的机关里。我跟踪得到的线索我不告诉韩飞燕,但我不能不告诉苏萍,因为苏萍是知道我跟踪的目的的,而且是她提供我所谓韩晶晶被藏在后花园的线索。更重要的是,我现在需要帮助,我需要她的帮助,因为我知道,我一个人,怕是应付不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