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名叫藏书的龙 | 什么值得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08 16:02: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藏书很痛苦,成婚是改变他龙生的一次机会,新娘却跑了。

千万年来龙族恪守着一夫一妻制的生活风俗,比较九州大陆其他种族,不能简单地归纳为更加忠于爱情。龙族的独立性较强,彼此间互相尊重,普遍受教育程度高,知识渊博,这些因素直接影响了他们的道德信念。

藏书的居处是上古某个朝代的太学院,学院虽然毁于战火,很多珍贵的书籍得以保存。藏书对书,也可以理解为对知识的热爱远远超过了同类,甚至影响到自身的修炼。作为大陆上的稀少种族,龙不得不想方设法融入其他种族中去,其中也不排除大部分龙喜欢扮演其他种族的模样并与之生活。龙在二百岁以前必须修炼他们的变身术,资质较差的可能需要二百五十年到三百年。藏书保持着龙族修炼变身的记录,五百一十九年六月又二十九天,如果不是因为看完了学院里所有剩余书籍,这个时间应该再长一些。

藏书决定离开隐居的山林,到人类聚居的地方去寻找更多的书,为此他完成了变身术的修炼。最初的日子惨不忍睹,藏书是个知识渊博没有任何生活阅历的龙,在人类世界中他简直就是个二傻。最基本的,藏书没法养活自己。龙可以吸取天地的精气以供养的本体,一旦变身就必须摄入变体所需要的营养。所以藏书的这项记录也可以归入龙族的编年史: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乞讨为生的龙。在极度饥饿的时候,藏书不得不跑到荒郊野岭,变回自己的本体以减少对食物的依赖。

历尽千辛万苦后,藏书终于醒悟道自己艰难求生的原因是看的书太少,所以很多东西根本都不懂。依靠自己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生活知识,藏书决定自己动手写一本《人类社会生存指南》,避免后来的龙同样走他的弯路。

当然,不仅仅是一本《人类社会生存指南》,藏书看过越来越多的书,接触到越来越大的世界后,才发觉太多的知识学问没有被记载成册,他要把它们都记录保存下来。藏书开始了他边走边写的历程。

走到豫州索兰城的时候,藏书遇到了花蓉。

龙族之间可以感知对方的变体,据说某些大法师级别的术士也有此能力。那天,正蹲在墙角下记录如何仅靠喝水来保持体力的藏书,被一阵油饼的飘香所引诱。他来到饼摊前却不好意思开口,因为卖饼的女子是一个年轻的龙。最初花蓉因为太忙没有注意到藏书,直到摊位前只剩下几个馋嘴的孩子。当花蓉看到衣衫褴褛的同类,虽然有些诧异,还是很兴奋地向藏书打招呼。在九州大陆上两个龙的偶遇绝对是件难得的事。藏书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直到最后花蓉才发现对方所有的注意力都是在油饼上。当晚,藏书吃了一顿自他修成变身术后最为丰盛的饭菜。

藏书和花蓉一块开始卖饼,实际上这是收容和被收容的关系。为了避免别人对自己年龄的怀疑,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龙族总是在不断迁移,这使藏书可以继续他的边走边写,还能填饱肚子。藏书也曾试图帮花蓉的忙,揉揉面,烧烧水,结局总是越帮越忙。日子一天一天过,花蓉渐渐喜欢上了藏书。虽然这个书呆子的年龄大了些,什么事都不会做,但是藏书心肠好,老实,而且很执著。与此同时,藏书也细微得觉察到姑娘的心意,他是比较迂腐,但不是很笨。某天,花蓉给正在埋头读书的藏书送来午饭。她靠着藏书的肩头,瞅着他一边啃着油饼,一边飞快地在纸上写着什么。

花蓉:你在写什么?

藏书:蛮族语言演变过程中一些发音的变化。

花蓉:这有什么好研究的?

藏书:是知识,万一失传了多可惜。

花蓉:你呀,除了书还有什么关心的?

藏书:嗯,油饼吧。

藏书老老实实地回答,花蓉一把抢走了藏书手里的油饼。

花蓉:再也不给你吃了。

藏书:为什么。

花蓉:这是我的嫁妆,是做给我丈夫吃的。

花蓉拿着油饼跑了,留下藏书一个人发呆。

藏书决定要娶花蓉。他一天没看书,陪着花蓉做油饼。一边给花蓉打下手,一边讲些书上看来的有趣故事。花蓉“咯咯”笑着,像春日的阳光一般灿烂。

成婚那天,花蓉要藏书去给她买件大红的新裙子,龙族的女孩子其实也爱面子,不过这样的要求实在不过分。买裙子的过程藏书完成得相当出色,此前他认真研读了数本关于买卖原理、如何讨价还价以及经济学术方面的资料书。在藏书走出店铺的时候,他意外地看见酒肆外的长桌下垫着一本破旧的书,据说是上古时代的一位大法师尧孔子著的《河洛族中流传的创世神话》。藏书如获至宝,酒肆的老板同意藏书可以在这里看,但是不准把它拿走,因为这本破书是来垫桌脚的。

藏书完全忘记了裙子和花蓉,直到酒肆打烊。藏书一路还在念叨着河洛族的创世神话,到了家门口才想起今天是个什么日子。花蓉已经走了,她寻去的时候,看见藏书正蹲在酒肆的长桌前如饥似渴地看书。花蓉把卖油饼的家什留给了藏书,还有一张纸条:“其实,你应该永远和你的书在一起。”

藏书的第一个念头是去找书,他不知道怎样挽回。藏书坐在地上,一本本翻他写的、别人写的书,什么也没找到。朝霞从缝隙中渗进屋子,书的影子慢慢将藏书掩埋。

有人说藏书用卖油饼的钱造起了第一座龙渊阁,他卖了四百年的油饼,走遍了整个九州,看了写了数不尽的书,再也没有遇到花蓉。后来有不少人来龙渊阁看书学习,在藏书的教诲下,他们自觉自愿地将学会的理解的研究出来的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做梦梦到的东西全都记录下来,写成一本本的书,把整个大陆的知识全都保留下来。这些人就用龙渊阁来称呼自己的组织,把藏书尊为龙渊阁的门主。

藏书造起龙渊阁以后,依旧出去卖油饼,每年回来一趟,把一年来看的书写的书全都留在阁子里。直到有一年,藏书出去了,再也没有回来。龙虽然很长寿,但是没有什么人、什么种族是可以永恒的。门人商讨后,推选出了他们的第二代门主,而且成了惯例,所有龙渊阁的门主都是上一代的门主死后,由门人推选出来的。

门人在整理藏书留下来的物品时,发现一口小箱子。箱子里除了条大红色的裙子外,还有一本厚厚的《油饼制作技巧大全》。书的扉页上写着:“你说我该和我的书永远在一起,我做到了,你会原谅我吗?”

(完)

精彩内容推荐

这个发起九州的男人,在新九州发布了七年来唯一一篇新作!

水泡人物专访:现在的我,更像“舞叶组“的麦门冬


我要推荐
转发到